• 分别

  为了保全陈阳和碧瑶的周全,我必须要和白起同行回到咸阳。不过他答应让我见陈阳一面,我想让陈阳回去告诉师父我的处境不至于日后回去被训得狗血淋头。

  出了小石屋天已经昏昏亮了,风雪却没有丝毫的消停,白起有一匹很俊的红棕宝马,叫红红。我想红红如果通人语晓得这名字应该会很伤心。可惜这么高贵的品种却败在一个名字上,骏马的名字一般都很大气像什么追风闪电流星逐日,这点我还是很有研究的。

  我迫不得已要和他一起骑着红红回军营,所以就有了接下来这幅画面,我,白起还有红红在雪地中艰难的前进着,我被他的狐裘裹得严严实实的,他拉着缰绳,我屈在他的怀里,这一吸一吐的雾气让我好憋屈,总觉得哪里不自在。

  这可能就是以前师兄师弟们常常说的风花雪月吧,现在这场景有大风有雪花,还有一弯快要消失的月牙。果然是风花雪月销人魂啊。我都能感受得到他心脏的律动,还有那覆在后背的结实的胸膛。

  “你是哪里人啊?”他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最|w新*章?\节C上“U酷9匠网$!

  “我只是东海之滨的村民而已,祖祖辈辈都是农夫。”我颤抖着吸了一口气,他将我圈得更紧了。

  “唔,原来是世外桃源来的高人啊。难怪那么不一样呢。”这语气好生温柔。

  “有哪里不一样了?不还是一个嘴巴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吗?”我纳闷道。

  他瞟了我一眼,笑着说;“还是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两个眼睛,你却多了一分想让我多看几眼的灵气。这算不算不一样。”我撇了撇嘴,小声的嘟囔;“这样说你也不怕我误会你对我有意思,长得帅就可以胡说八道啊不害臊。”

  “你在说什么?”

  “啊嗯,没什么,我在说你这马走得实在太慢了。这样我们得骑到什么时候啊?”

  “你很着急吗?是担心那个邹国太子吗?”这话问的冷冷的,却又像是逼问似地。

  “我都说了我跟他只是同门而已,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怕他回去晚了师父会担心罢了,他一定要尽快回去通报才行。”

  他没有说话,只是感觉气氛很严肃,又过了很久,他淡淡地说道;“就算他们走了,你一个人也不必害怕。让我来照顾你。”这一瞬间一种情谊兜兜转转突然柳暗花明,我难以形容这奇妙的感觉,只觉得好温暖。

  我心中还是有一种震惊一时难以平复,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了秦军的军营,白起把我从马背上抱了下来。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那些士兵交头接耳还偷偷的捂着嘴笑。我自然是面不改色只是有点无言以对,这些当兵的果然是比大婶还无聊。

  “将军,这位便是医术高明的韩凌姑娘吗?”我抬头看了看上来迎接的男子,正是诛杀了邹国大臣的那位副将。白起点了点头,说:“韩姑娘是贵客,吩咐将士们必以厚礼相待,对了把那邹国太子放了吧。我们要见他。”

  “是,领命。”我便跟随白起到了一个帐篷里,这里面是一个大笼子,陈阳和碧瑶就在那里面。陈阳的神色憔悴,在经历了这样的大悲之后,他又怎能回到那昔日的无忧无虑呢?碧瑶则蜷缩在一角,看起来十分害怕。她看见我来了竟喜极而泣,哭哭啼啼地说;“韩,韩凌,韩凌!你来了!快想想办法救救我们!陈阳他现在一蹶不振,你想想办法啊!”

  陈阳听见碧瑶说我来了,立刻转过头来跑到笼子前,焦急的问:“韩凌,你也被抓来了吗?你怎么那么笨,平时那么爱作弄我们的那股子古灵精怪去哪了?都怪我,是我没用,保护不了你和碧瑶。”他们还能这样子大悲大喜看来白起并没有折磨他们。这样实在是太好了。

  我冲陈阳笑了笑:“陈阳你不必自责,我们都会没事的。武安君已经答应会放了我们的。不过,我也答应会随他去咸阳救治一个人。所以你们要先离开回去告知师父,我办完事就回去。”陈阳愤怒的说道;“不行,你得与我们一同回去,我没办法向师父交差。”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小心地瞄了瞄身边一语不发的白起,你说陈阳经历了生死为什么还是这么愚钝呢。

  我板着脸说;“现下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这个傻蛋还想着能全身而退?我平时这么耍你关键时刻也不见你机灵点。要么你先跟碧瑶离开,要么我们通通死在这里,你自己看着办吧。”陈阳无奈,张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白起准备好了马匹和粮食,我把陈阳他俩拽了出来,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告诉师父我过些日子便回山免得他老人家担心。我上伊罗山十余载,虽然时常奉尹寒之命在伊罗山周围的小国救治一些病重的人,但是尹寒却会派其他的弟子与我同行,从不会让我一个人下山,此次身处困境不得不与陈阳他们分别。

  陈阳垂头丧气地伫在帐篷旁边,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地说道:“如今你已经不是太子阳,你是伊罗山尹寒公子的徒弟,你要听师姐我的话,你要保护好你的师妹碧瑶,不可再为已经发生的事而自暴自弃。你父亲亡国那是定数,他长年累月不务朝政沉溺美色,以至于秦国不费吹灰之力便灭了邹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肩负起你的责任,才不枉费师父和我们的一番苦心,还有一路小心。”

  陈阳如醍醐灌顶,两眼闪烁着泪光用力的点头说:“谢谢师姐忠告,陈阳受教,只是秦人凶残你要万分小心,我定会保护好碧瑶,师姐放心。”陈阳这小子,从小到大就没叫过我师姐,此番历了这大劫是懂事了不少。碧瑶则已经哭成了泪人,死死地抱着我。

  “上马吧。”白起的一句话打破了这甚是凄惨的画面,看着他们上了马,我也帮他们把干粮和保暖的衣物挂在了马膊子上,接着拿起马鞭朝着马屁股左右一挥,两只马便拼命的飞驰。他们终于安全了。

  白起看了看我的失落之色,说道:“为何这副苦相,怕我吃了你不成?”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回道:“我只是后悔学医,为什么我不学武呢,那么去咸阳的也不用是我了,你说是吧。”白起呵呵笑了两声“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我还是会带你走。你且先去好好休息,我们择日启程。”

  这白起铁定是看上我了,想到这里我的脸唰地红了,暂停暂停,不能再想了先休息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