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身世
  酷匠S2网i唯一h!正版,d其#L他}都X是盗}&版5

  我本是东海之滨处,一户采药农家的女儿,我的父亲精通医术,识百草药,在我的印象中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可是与父母相伴的愉悦日子也就不过短短十载。

  我明事理的早,那时常见母亲流泪,我非逼得问她为何常常看着我便落泪。母亲告诉我,我自打出身以来便时常昏睡,短则数日,长则数月。母亲每每看见我从睡梦中醒来,亲切的唤她娘亲的时候,便会转过头,抱住脸轻轻的抽泣。

  那时父亲以他毕生所学,断定我是灵媒体质,具体的什么不清楚,只是说好像对鬼神有着更为灵敏的感知。世间浑浊的阳气让我无法正常成长,所以时常昏昏欲睡。为了能让我平安的长大,父亲寻到了伊罗山的尹寒公子,求他务必要救我一命,这便是我后来的师父尹寒。

  那年我十岁,自从父亲把我带到了伊罗山我便再也没有回过家,回过东海之滨。我的心里甚是思念爹娘,可是一久便已习惯,我要做的就是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地活下去。

  我的脖子上有一颗海蓝色珠子,那是尹寒给我的,他这么说:“女娃你的星相位于月亮,月本属阴,你的生辰也是纯阴,加之你是罕见的灵媒质体,若不佩戴这颗同属至阴之物的月凌珠,恐你在世间无法长大,要珍惜这颗珠子,它也是在等它的主人,而今你便是它的主人。”其他说的什么我也就没放在心上,只是明白了这月凌珠是护我平安的宝贝,我是连洗澡也是戴着的。尹寒门下有许多寻仙问道的人,他们一样跟随尹寒在伊罗山修行。

  其中有一个叫陈阳的,曾经因为好奇这颗珠子便硬生生的来摘,刚拿着是挺稀奇的赞叹:“好漂亮的珠子,真是光彩闪耀啊!”可是没过多久他就浑身冒着白烟,两眼一翻倒了下去。经过尹寒的医治才不至于毙命。后来尹寒告诫弟子们“月凌珠是至阴之物,凡人若佩戴久了,体内便会阳气散尽。万不可再犯。”也就是说除了我,他们碰了都是死。

  以前在东海之滨的时候,父母常叫我喜鹊,自从来到了伊罗山便再也没有人叫我喜鹊。尹寒公子说要送我一个好名字,寻思了好久才说:“寒寒太阴,凌凌清辉。这正是符合你的气宇,便取韩姓叫做韩凌罢。”其实我从心底更喜爱父母给我的名字,但是尹寒好心好意给我名字也不能说我不喜欢还是叫我喜鹊吧,我从此便做了韩凌。

  那时,我并不怎么知道用功,一心想父亲送我来只是希望我能平安的活下去,既然我能活着便也就不再有其他的追求。发生了陈阳那件事情后有人怕我,有人嘲讽我,有人甚至曾私下叫我滚下伊罗山。

  因为他们觉得我是不祥之人,我曾经认为除了父母和救我的尹寒天底下的人都是笨蛋,他们也不想想我是多么难得的活在这世上,怎么可能一点点威胁打击就可以逼我离开,于是后来我十分严肃地对他们说:“我不仅是个不祥之人我还是一个梦游大神,我真是惶恐这月凌珠若半夜跑到你们身上,这可怎么办?”说完一个个都脸色铁青,不敢再吭声。他们也不敢再来挑衅我,正所谓此消彼长,没有人惹我生气我倒是挺无聊的去做弄他们,比如张长文偷吃烧鸡,我就会要求他分我鸡腿,可是张长文说什么也不肯,这时我就会说:“不知道月凌珠在枕头下面还能不能吸取人的阳气啊,你好不好奇?”他就会可怜兮兮的把整只烧鸡都给我。又比如陈阳的青阳剑,我想研究研究,亦或是碧瑶的谭木琴,我想抚个两把,我都会这样逗他们玩,并且每次都很顺利。

  我很是得意尹寒给我的这个珠子,让我可以呼风唤雨,可是狗急跳墙啊,陈阳他们结成一派去尹寒那里告我的状。我被尹寒当着所有人的面罚跪了两个时辰。那是人生第一次觉得颜面扫地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

  就在罚跪完的那个夜里,我的心情甚是沉重,自己也很明白其他师兄弟对我是很不满,没想到他们居然积累了这么多的愤怒,我有那么招人厌吗?我躺在菩提树下,问天边那轮皎洁的明月:“你觉得我那么惹人厌吗?”我望着夜空,看着这满天璀璨的繁星不禁觉得心情愉悦,我正沉醉在这迷人的夜色中,却被一个声音拉了回来。“小凌,在赏月吗?”

  我一听便知是尹寒,我正欲起身来向他行礼,他却坐在了我的身边,洁白的袍子铺在绿地上,漆黑的长发在微风中轻扬。尹寒公子对我的恩情是如山高海深般。所以即便他是责罚我,我也不会有丝毫的抱怨。但是我也并不知道那个夜里尹寒的一番话会让我大彻大悟。

  他微笑的看着我,“我不过是在这里和月亮星星说说心事罢了。赏月这种风雅之事,小凌年纪还太小做不出那种风韵来。”尹寒的笑意更深更真了些。他索性也抬头望着夜空,淡淡的问:“小凌,你怕死吗?”我很好奇尹寒为什么会这么问,说到这个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不然我干嘛背井离乡。我便不以为意的笑着说:“当然怕死,那公子你能在世间能寻得一个不怕死的么?”这时尹寒会心的点点头,一只手长拂自己的鬓发,说道:“小凌,你可知道如今世间的人们生活得多么疾苦,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怕死。他们连年饱受战乱,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若有人能以玄术救助苍生,这一定是万民之福。可是,这世间奇人异士甚少,能够心系黎民的更是缺失。

  不过,为师在你父亲送你来伊罗山的时候,发现你不仅根骨好,而且你就是灵媒,拥有灵媒之质的人更能接近神灵的气息,更易唤回人的魂魄。若你能习得歧黄之术,便一定能拯救世间许多人。你就好像是神灵派来世间的使者。你必须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尹寒的话让我很迷惑,但是我自己是哪块料,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师傅,小凌资质浅薄拯救苍生的重任小凌怎么担得起?如今我在这伊罗山也不过是保全性命,要精习歧黄之术我拍是朽木不可雕。”说着,我还很谦虚的低下了头。

  尹寒却更意味深长的说:“人生活着便是做着不会让自己遗憾的事情,只要有那颗心便没有什么配与不配。师傅一眼便知你是有慧根的人,修行不仅要有慧根而且要勤奋刻苦,最重要的是信念的坚定,你可以选择你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你想要精习歧黄之术明日五更我在这里等你。”

  尹寒离开之后,我的脑子里好象有个念头被点亮了,:“人生活着便是做着不会让自己遗憾的事情。”这句话一直刻在我的心窝里,还有深刻印象的便是那夜空中皎洁的明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