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王彬爽朗的笑声弄的一阵尴尬,不知道如何说下去,只低头沉默着。王彬止住笑声看着我说:“你别忘了你的权利和义务。”

  我不敢抬头只呆呆地盯着自己的脚尖,说:“我没忘,只是孩子太可怜了。”

  王彬沉默一会儿说:“那......取悦我。或许我会大发善心呢?”

  这言语让我突然跳回到初次求他的场面,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他那样强硬的刺穿我的身体。我的身体猛然一僵,一时无法动弹。

  夏夜的凉风舒爽地吹动着窗帘。阳台上的花开得正艳,风带着花香轻轻扑打在我的面颊上,吹的我的睫毛一颤一颤地。我深深地弓下身子,把睫毛的震动止在膝上。四周好静,仿佛屋子里朵朵的鼾声都飘了过来。

  我慢慢地抬起头侧身看着一旁的王彬,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身体挪过去。在他脚边的位置双膝跪地,反手脱掉自己的上衣,解开内衣扣子。将黑色的半身蕾丝裙一点点地褪去,赤条条地坐到他身边,靠到他的肩膀上。

  王彬的脸色有些微红,鼻翼下热热的气体吹在我的发丝间,暖暖地痒痒地。我伸出细长的手指在他胸前摩挲。一颗一颗解开衬衣的束缚,伸出小舌在他胸口的肌肤上一寸一寸地亲吻舔舐。

  王彬的身体猛地一震,然后僵持在那里。闭起眼睛任我在他身上抚摸挑逗。我起身跨在他的腿上,吻住他紧闭的眼睛,再攫住他线条分明的嘴唇深深地吸允。王彬的手慢慢环上我的腰际,在我的腰间一震揉捏。他冷冰冰地手掌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我慢慢吻进他的颈项,王彬喘着粗气沉闷地说:“技术果真娴熟不少。”我即刻吻住他的唇。此刻,我不想听到任何言语。我怕我的防线轰然塌陷下去。阻止住他的话,我的手拉开他的腰带,起身把他的裤子脱掉仍在一旁。

  点着脚尖重新跨进到他的腿上,丰满的胸部推着他的下巴。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低头吻着他的唇。王彬似乎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他双手抱住我的大腿,把我向上一提。已经润色的地带立刻被填满。我们同时震颤着发出一声闷哼。

  我的身体随着他的双臂有力的上下震颤着。我的每滴血液似乎都被点燃,在我身体里叫嚣彭拜。我听到一个消魂的女声喃喃自语般地说:“不要停......不要停”

  王彬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眼神迷乱的看着我。我并不回避他的注视,也那样定睛看着他。我们像是一对久违的恋人般缠绵着。

  突然,王彬环着我的腰站起生,把我抱到阳台的玻璃窗前放下,我的身体被他一推,整个贴在落地窗上,我能看到窗上我的幽暗的剪影。他抱住我的腰从身后重新冲进我的娇嫩之中,一次次的撞击着我的理智。我的大脑渐渐的一片空白,进入了缺氧的状态。

  一阵猛烈冲刺过后,他趴在我的背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热气喷在我的脖颈后面,带着些迷醉的感觉。

  他的身体抽离出去,热热的液体顺着我的双腿流了下去。这是第四次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爱爱。虽然担心怀孕,可是王彬从不会主动做避孕措施。我无力的滑到地上,没有力气擦拭自己的身体。任那些黏黏的液体泛滥出来。

  王彬穿好衣服走到我面前,双手抱起我走进另一个房间。拿出纸巾轻轻擦拭着我双腿上的粘液。一句话也不说,走到床的另一边躺下,很快睡着了。

  我怔怔地想着刚刚温柔的王彬,脸竟烧灼起来,心狠狠地跳了一下。悄悄起身,走到朵朵的房间,换上睡衣抱着朵朵睡着了。

  早晨,朵朵很早醒来要喝奶。我急忙跑到厨房冲奶。伸手推开王彬房间的门,里面已经没有人了。王彬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床铺都整理好了。

  我有些生气的合上门,走到屋里把奶瓶递到朵朵手上。朵朵咕咚咕咚的喝起奶来。我低头一撇,看到米白色的梳妆台上,安放在一张银行卡和一张小纸条。急忙过去一看,是王彬留的。

  这张卡上有三十万,给朵朵看病用的。医生我会尽快联系。

  看着剪短的两句话,我不禁心情舒畅好多。即刻就想告诉李妙思这个好消息,可是又怕大齐在场,心想等联系好医生再告诉她也不迟。对王彬的外冷内热我更加肯定了几分。

  朵朵喝完奶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门口问我:“叔叔呢?”

  我呵呵一笑摸着她撅起的羊角辫,说:“叔叔上班了,给朵朵找医生看病,以后朵朵就不发烧了。”

  最新Y☆章节9k上(o酷}Y匠/网

  朵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笑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耐心的等着王彬给我送来好消息。除了带朵朵去附近的小公园玩,就是逛逛超市给朵朵买衣服、日用品、玩具。朵朵和我渐渐密不可分了,连李妙思都带不走她了。

  这天的下午,天气不像正午那样热了。朵朵睡完午觉,我又带她到小公园去玩。朵朵在草地上撒欢的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鼻子汩汩地冒出血来,怎么也止不住。我慌忙抱起朵朵,把她放到我腿上,用纸巾压住她出血的鼻子。小家伙一直大哭,要找妈妈,找爸爸。我不禁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这时,一个人影从不远处的树后面窜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我面前,抱起朵朵就跑。我追上一看,是陈阳。

  我也顾不得责骂他,跟着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医院去了。

  孩子进去急救,我急忙给王彬和李妙思打了电话。不一会儿两个人都赶来了。

  李妙思一见地上抱头哭泣的陈阳,就激动的一阵撕扯。陈阳只抱着她呜咽着:“对不起、对不起。”

  我急忙拉开李妙思,安抚着她的情绪。李妙思痛苦不已地说:“他如何对我,我都无所谓,谁叫我上辈子欠了他的,可他不该这样对朵朵,她还那么小又有病。他怎么做的出来。”

  我安慰着她抬眼一看,走廊尽头武大齐正愣愣地注视李妙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