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王彬的眼神阴鹜邪魅,“别忘了,我可以随时更改年限。两年只是我给自己的时间,你以为我会对着你两年而不厌倦?”

  我被他这话惹恼了,使劲扭动自己的身体想摆脱他,但是却挣不开。他邪魅地一笑压下身来说:“你想要享受还是忍受?”

  我把头扭到一边收紧双手咬牙说:“对着你的每一次我都在忍受!你让我恶心!”说完我无力的闭上眼睛。恶心,更像是对自己说的,我竟会相信了高鹏的说辞,想从王彬的身上找到爱。他已经完全的妖魔化了,根本不是一个纯粹的人了,而我曾经对他抱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真心恶心自己!

  王彬的手在我身上游走着,轻轻触碰着我的敏感部位,锁骨,腋下,双峰,小腹,然后一点一点地移到大腿内侧。我的热力一点一点的增加,气息变得凌乱。

  他的气息哈在我的耳后,酥痒难耐。“这就是你的忍受?”

  他的手捏住我的下巴,浓烈的烟草味流进我嘴里。我不禁发出“恩恩呀呀”地轻哼。

  王彬抬头注视着我,嘴角荡漾着笑意说:“就是你这幅压抑自己的样子最动人了。”

  我紧闭的眼睛睁开来,对着他得意的眸子,声音压抑地说:“我在怀念另一个人。”

  “是吗?”王彬的眼睛深邃至极,“那你就继续怀念吧!”他的动作暴力起来,迅速地戳进我的身体。

  我的心和身体一同撕裂开来,分不清楚是哪里在痛......

  午后,我看着外面炽热的阳光却觉不到半点温暖。身体疼的厉害,所有的骨节似乎都已断开重组。王彬已然离去,屋子里都是他的味道,让我无法待下去。支撑着自己坐起来走到阳台上坐下,想找到些暖意。

  阳光很大,晒得我的眼睛酸涩难忍,热热的液体顺着脸颊落了下来,是泪吗?心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会那么疼?

  肚子开始雷声大作。昨晚一夜没睡,上午又被王彬折腾的够呛,早就饿了。给赵珊珊打了电话,约好中午一起吃饭。洗了把脸,穿了件白色的吊带长裙出了门。

  身后好像有什么声音,回头望去没有任何异常。我疑惑地打了车往市中心去了。

  赵珊珊手里拿着一把气球,阿健两手抓着两个冰淇淋,一个喂给赵珊珊,一个送进自己的嘴巴。

  我两手背到身后,笑眯眯地看着两人的亲密一幕,说:“你们也太爱演戏了吧?”

  阿健立即笑道:“哪里,真情流露,真情流露。”

  我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对举着一把气球的赵珊珊说:“你这要怎么吃饭?”

  赵珊珊轻笑一下,说:“这有什么难的。”说着,取下个气球递到一个七八的小孩子面前,说:“姐姐送你。”小孩子拿了球跟妈妈高高兴兴地走了。

  阿健立即接活说:“亲爱的,我来。”

  看着阿健和赵珊珊欢快地给陌生人发气球,我不禁笑了出来。赵珊珊就是那么可爱,虽然有点傻气,但是傻的很有爱。她就像我生命中的一束阳光,照得我心里暖暖的。

  气球很快发完了。我们也在KFC里坐了下来。

  阿健跑去点餐,赵珊珊又开始逼问我和王彬的事。比如怎么开始的,什么时候结婚之类的。其实,我也好想把一切都说出来,全憋在心里太痛苦了。可是,我却无从说起。一个偶遇的人,想方设法的把我留在身边,每日已整我为乐?多么荒诞!

  见撬不开我的嘴,赵珊珊有些生气,堵着粉粉的小嘴说:“你每次都是把心事放在心里,这一点跟那个李峰还真像。”

  我的心瞬间漏跳了一拍,忙扯开话题说:“饿死了,阿健怎么还不来?”

  赵珊珊轻叹一声,握住我的手说:“雪儿,我们三个就剩你了,我真不放心。别看你整日好像很坚强很主见,其实我们三个就你最弱,就知道替别人想。有时候人要快了,就是要自私一点,懂吗?”

  我的泪险些掉下来,停顿片刻,我反手握住赵珊珊说:“放心,我没事的,会好的。”

  吃了饭,赵珊珊跟阿健走了。两个人已经订好了去旅行的机票,很快进入他们的蜜月之旅。李妙思又要做妈妈了,人生展开了全新的一页。而我呢?身边只有一个,把我玩于股掌之上的腹黑男。我的未来似乎一片惨淡。

  穿过市中心的繁华路段,转进吵嚷的步行街。各色的百货大楼林立其中。我却无心观赏,只专注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突然一辆失控的电动三轮车向我冲了过来,我避无可避被撞翻在地,却没感到什么疼痛。回头看去,一个穿着T恤衫的小伙子抱住了我。我正不偏不倚地坐在他的腿上。

  我红着脸急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男孩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留在一头中长发,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眉毛。他羞赧地一笑,说:“没事的。”

  开电三轮的小伙子有些着急,跑过来问:“没事吧?没事吧?刹车不太灵,对不起啊。”

  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看着他手里的电话说:“不是刹车不好,是眼神不好吧?”

  小伙子有些羞怯的笑了一下,小声说:“不好意思啊,刚刚给女朋友发了个信息。”

  J看*正%版J章H节w上*酷FJ匠}A网

  我笑笑说:“这次就算了,也没受什么伤。下次可要小心点,伤了人就不好了。”

  小伙子点头赔笑着走了。回头一看,刚刚的男孩儿还在。见我看着他,他即刻红了脸,指着他右手边的百货大楼的大屏幕问:“姐,这个人是你吧?”

  我抬眼看去,正是我为风靡拍的广告片。我不好意思地笑着点点头。男孩异常激动,说:“拍的真的很好,我是学摄影的,能不能和你交个朋友。”

  男孩的眼睛很大,水汪汪的带着些许无辜的看着我。我噗嗤一声笑起来,说:“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好吧。”说着我伸出手去。

  男孩兴奋地握住我的手,说:“我叫李思诚,今年二十五岁,毕业于xx传媒大学摄影系。还请多多指教。”

  我笑的更开心了,“我只是一个小模特,不,应该是老模特,要怎么指教你?”

  说完两个人一起大笑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