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理好衣服看着王彬,他躲避着我的眼睛,好像我是洪水猛兽似的。声音却异常坚定,在我的耳侧响起“小车!”他说。

  我看着外面浓重的夜色,和两边一望无际的树林说:“我不!”

  王彬的手握在方向盘上,转头看着我。眼神在月光的照耀下,像两把利剑直直戳进我心里。“下车!”他低沉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看着那一眨不眨的眼睛,手滑到门上,打开,跨出车子。门合上那一下,车子迅速的驶走了。

  我呆呆地注视着车尾灯消失的方向,不知道该怎么回去。沿着长长的公路,我沉默地走着。我永远都搞不懂,为什么他一会儿温柔如水,一会儿又冷若冰霜。

  拿出手机翻了一遍通讯录,看到了李峰的名字,如果是他,他一定会飞奔而来吧?可是,我把他赶走了。我和他的命运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突然感觉身子好重,让我无力承受。我只得把自己压低下去,两手抱住自己。

  凌晨两点半,不可能有车子经过吧?可是却听到了汽车的喇叭声。我立刻站起来想搭个顺风车。

  一辆银色的两人座大奔在我面前缓缓停下。车窗落下,高鹏暧昧不明的笑脸出现在车里。

  “是你?”

  高鹏伸手打开车门,笑道:“上车吧。”

  我不情愿的坐进车里,车子慢慢开了起来。

  我看着高鹏笑眯眯地侧脸,不解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高鹏斜睨我一眼,笑说:“自然是王彬告诉我的了。”

  “王彬?”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人?把我赶下车,又让别人来接。到底什么意思?

  高鹏看出我心里的疑惑,笑了笑说:“其实彬很爱你。”

  我立即驳回:“其实是很恨我吧?”

  高鹏笑意扩大开来,伸手在我脸上一捏,说:“你啊,好笨!我们来打个赌吧?”

  我立刻来了兴致,忙问:“什么赌?”

  高鹏伸出长长的食指竖在唇上,对我发出一声“虚”,然后拿起手机拔出了号码。

  “喂,彬,我找不到她。”

  “不知道,顺着公路找了一圈没有人。这一带这么安静,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坏人?”

  电话突然爆出王彬的怒吼:“找不到算了,随她去死!”电话应声而断。

  高鹏听着听筒传来的盲音,叹口气说:“不老实吧家伙。”说着把车靠边停下。来倒座椅躺了下去。

  我不解地看着他说:“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没听见王彬的话吗?”

  高鹏的胳膊抱在胸前,闭目养神道:“等着吧。”

  都是一些不可理喻的人!我心想着,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王彬的样子,或生气或温柔的在不远处看着我。我烦躁的坐直了身子,看着天边的鱼肚白,让心情渐渐平复下去。我只是他买来的宠物而已,就算被丢下被抛弃也没有必要不开心。我这样反复告诫自己。

  大概过了半小时吧,不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声,听声音开的很快。高鹏即刻弹了起来。伸手把我按到座地下。我不得已蹲在地上头枕着座椅,眼睛使劲翻看着高鹏,刚想说话高鹏立即打了和安静的手势。

  我不知道出于何种心理,也许我也想知道王彬对我是不是紧张,最终没有反抗的安静下去。

  王彬的车子开了过来,在路边停下却没有下车,隔着一条马路冲高鹏喊:“你只找到这里吗?我记得放她的位置还要再远些。”

  高鹏故作紧张地说:“不是的,我开了很远没看到,又沿路找了回来。”

  接着我听到王彬的车子发动的声音,然后风一样的吹走了。

  高鹏松开我的头,说:“听到了没有?你说他爱不爱你呢?”

  我坐到座位上,心突突地跳个不停。是吗?他是爱我的?所以才要把我强留在身边。如果他让我离开李峰是出于爱的名义,那么......脸攸地红了。我在想什么?难道对那个狠心腹黑男还有任何期许?

  高鹏看着我的样子呵呵一笑,说:“我就只能带你到这里了,下车吧。”他看着我这边的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我默默的打开车门下车,冲着高鹏摆摆手,车子快速的开走了。

  天已经亮了。一夜没睡,我困倦地蹲在路边等着王彬的车子,夏天早晨空气有些潮湿,稍稍有些冷,我打了一个喷嚏站起来。王彬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停在我的脚边。

  我没有等着王彬催促,快速的上了车。

  王彬的脸色很难看,却没有丝毫倦容。嘴巴嘟的很高,眉头皱在一起,他好像在生气。

  我太困了,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我仿佛被人抱了起来。他动作轻柔的拖着我,好像拖着见珍贵的古董。我恍惚地睁开眼睛叫了一句:“峰。”

  我的身体瞬间失去了支撑,重重地摔了下去。我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被仍在了床上。王彬怒不可遏的眼睛正盯着我。他的双拳紧紧地握着,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他声音低沉地说:“你再说一遍!”

  看着王彬生气的样子,我陡然一惊。清楚地想起自己刚刚叫了谁的名字。

  我不敢看他低头说:“说什么?”

  “你叫了谁的名字?”

  我看着王彬生气的样子,想着今天高鹏说的话,我几乎确定他是爱我的了。我说:“很重要吗?你不是说,我是你买来的一条狗吗?我叫了什么你何必那么气。你别忘了,我是你从李峰手里买来的,我怀念一下旧主人,你有必要那么生气吗?还是......你根本就是喜欢我的?”

  G酷"匠网…正Y'版首w-发%

  王彬的目光如炬,他一步走到床边,把我扑倒在床上,双腿骑在我的腿上,双手把我的双手束在两边,一字一顿地在我的耳边说:“现在我就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的主人!”

  他的唇落在我的唇上,用力的吸允啃咬。我几乎不能呼吸了。见我涨红了脸,王彬满意的抬起头来,轻蔑地说:“现在你懂了吗?你是属于谁的!”

  我轻皱柳眉,垂着眼睑说:“你也别忘了,你的使用期限只有两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