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彬就着外面炽烈的阳光睡着了,我偏着头看着那张帅气安逸的脸,心里五味杂陈。

  屋外突然传来开门声,接着是行李箱滚动的声音。我慌忙起来穿了睡衣跑出去。赵珊珊拉着行李箱走了进来。我急忙把房门关上。

  赵珊珊似乎看到了什么,惊讶的大呼:“谁在?”

  我靠在门上急忙辩解:“没谁。”

  赵珊珊指着门口的黑皮鞋,笑道:“没谁?”

  我立即泄气地放开了阻拦在门上的手。赵珊珊推开我往门里观望了一下,悄声笑说:“你什么时候和王彬好的,快点坦白交代。”

  我把她拖进另一个房间,关上房门不答反问:“你怎么回来了?”

  赵珊珊立即生起气来,说:“还不是阿健,他只忙着工作都不理我。我就跑回来了,让他紧张紧张。”

  我在她肩上一拍,叹道:“你真不知足,好好的日子不会好好过。”

  赵珊珊立刻反驳说:“你也不想想,我为了他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又不理我,我多无聊啊。快说你们怎么好上的?”

  我见岔开话题这招不管用,又被她捉奸成双,无奈的把我和王彬的事情说了一遍。

  赵珊珊立即面色凝重地说:“不行,我要找妙妙开个三人会议。”

  我急忙拦住她说:“不行,妙妙怀孕了不能受刺激,再说她正在为陈阳的事烦心。”

  赵珊珊不解地追问:“陈阳又怎么了?好像我不在这段时间错过了好多好戏。”

  不得已我又把陈阳的离婚案叙述了一次。

  赵珊珊几乎瞠目结舌,说:“必须见见妙妙,至少得把她的事说道说道。”

  我知道赵珊珊的热心肠,只得同意。悄悄回屋换了衣服,又悄悄的和赵珊珊走了。这次我学乖了,给王彬留了张小纸条。

  中午三个人重又聚集在那个重庆小饭馆里,心情和以前大不相同了。这里至少坐着两个幸福小女人,气氛很是欢畅。

  赵姗姗和李妙思询问了几句贴心话,转而问到陈阳的事情上。李妙思沉默半晌说:“都解决了不提了吧,反正他都走了。”

  我和赵姗姗一起问道:“去哪里了?”

  李妙思看着我们同时伸长的脖子,不禁大笑起来说:“去G市找他的一个表哥,他表哥在那里做点小生意。”

  赵姗姗说:“哦,算他跑得快,我还想骂他来着。”

  李妙思的表情暗淡下去,我立即岔开话题说:“好了,今天是你结婚后我们第一次大集合,不提不开心的事情。”

  三个人嘻嘻哈哈地吃了一顿饭。饭后我们又去逛街,在咖啡店喝咖啡。晚上又一起吃饭,再到KTV狂吼一通。

  送李妙思上了出租车,一看手机都11点了。我有些着急了,万一王彬再发起疯来,我可又要遭殃了。

  打了出租拉赵姗姗上车赶回旧居。小区楼下,阿健的影子被路灯拉的好长。见我们回来,他立即迎了上来。

  阿健的脸写满疲惫,和我打过招呼,立刻拉住赵姗姗的手一番哄求。

  赵姗姗小嘴一撅说:“你不是忙吗?来这做什么?”

  阿健讨饶着,连忙说:“我错了,不该冷落你。我是想把这一阵子的事赶出来,然后和你去度个蜜月的。你知道,我也没什么钱,只能这么赶工,要是这个月计划不完成就请假,老板一定扣光我的薪水,到时候怎么养你啊?”

  阿健的话音刚落,赵姗姗就立刻扑了过去,两手挂住阿健的脖子不松开,说:“老公你真好,是我太任性了。”

  路灯下,两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像一副极美的画。

  突然身后传来汽车的喇叭声,王彬落下半个车窗,冷着脸说:“上车。”

  我的脸霎时憋得通红,回身看着惊讶不已的阿健和赵珊珊,有种钻下水道的冲动。赵珊珊走进王彬的车子,低头向里望了望竟然冲他挤了个眼,说:“动作够快的啊酷哥!”

  王彬的脸色有些难看,看了赵珊珊一眼,继续对我说道:“快点上车。”

  我即刻抱歉的对着阿健和赵珊珊一笑,说:“我走了。”

  赵珊珊推了我一把,不耐烦地说:“去去去。”

  车子驶走的瞬间我还听到赵珊珊的大嗓门喊:“早生贵子啊!”

  1,酷匠‘Y网首发

  我的脸瞬间垮下来,要不是车子已经开动,我真想冲下去打她两拳。

  暗自思索间,王彬的一只手按住我的头说:“你在挑战我的底线,知道吗?”那声音冷得厉害,让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挣开他的手,把视线移到车窗外面,看着外面的灯光流转,陷入更深的苦闷里。明天就是姐姐的忌日,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是不是真如神婆说的,如幽魂般在这世间游荡。

  我记得姐姐刚死的时候,奶奶找来的神婆就是那样说的,说是没出嫁的女人没有根,只能在这人世间徘徊无法往生。那时,我整日的盼着姐姐能游荡到我身边,告诉我她为什么要去死?难道这个世界那么不让她留恋吗?以至于她不顾及年迈的父母和我们几个弟妹而绝决的去死。或许她是有留恋的,不然她不会写一封信给那个“亲爱的”。

  我突然很想看看那封信,很想知道姐姐的亲爱的到底是个什么样?想到这,我不禁又嘲笑了自己一次。即便看了那信,我也无法知道姐姐的“亲爱的”是谁啊。

  车子缓慢的停下,却是在一片荒无人烟的郊外。公路两旁的树林齐齐整整的矗立着,就像恐怖的原始丛林。王彬的车子一灭火,我们就完全置身在黑夜的笼罩下。

  月亮圆的有些诡异,我借着月光看着王彬深刻的面颊问:“来这做什么?”

  王彬直直的看着我,却不说话。我屏住呼吸与他对视着。

  突然,他向我压了过来,伸手在椅子一侧一拉,我即刻仰躺在他面前。他的气息炽热的喷在我的鼻尖上,我紧张的盯着他说:“不行......不能在这里。”

  王彬并不理会我,慢慢吻上我的唇。他的舌一路小心翼翼的向下滑去。不一样的空间,不一样的氛围,极度温柔的动作,让我的身体渐渐脱离了大脑的控制。

  在这温暖的圆月下,我们再次结合在了一起......(部分内容,少儿不宜,请尽情开发您的想象力。(*^__^*)嘻嘻……)

  王彬做了最后的冲刺,却不起身眼神怔怔的看着我。那目光异常温柔,他是恨我吗?为什么那眼神里分明是爱?两滴热热的液体落在了我的脸上,顺着面颊滚入了我的嘴里,淡淡的咸涩。那竟是泪。

  我不敢置信地轻声说:“你......哭了?”

  王彬迅速从我身体抽离,坐回驾驶位怒声说:“下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