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妙思盯着屋子里的行李箱问,你要去哪儿?我迟疑一会儿说,我姐的祭日快到了,我想回趟老家。

  李妙思哦了一声,去厨房准备晚饭。我立即跑去拉她,叹口气说,你怀孕我发懒,咱们还是出去吃吧。

  李妙思打开冰箱门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我们这一餐吃的格外安静,彼此都陷在自己的心思里,根本是食之无味。

  第二天下午,武大齐跑来接走了李妙思,看他那笑颜如花的脸,我肯定他们的危机解除了。

  我像只虾米似的侧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那片不太蓝的天空出神。电话响了我也不去接,就任它那么唱着,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我想我要相聚的人和我要离开的人完全反了过来,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我还真的希望不要永垂不朽。

  不知道电话响了几次,我就那样睡去了。

  第二天,外面的天空还是青灰色的,李峰来了。我站在门里,他站在门外。他的眼睛里布满红丝,后面的头发被压到了一边,倔强的挺立在那里。

  他说,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的手扶在门上,并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我说,没听到。

  他立即说,是吗?一晚上一次都没听到?我不敢看他的眼睛,把视线停留在他挺立的头发上。他并没等我回答问题,继续说,我昨天去王彬那里找你,他说你有话对我说,是吗?

  他的“是吗?”似乎很胆怯,让我也不禁一抖。我强迫自己对上他的眼睛,很深的窥探进去,似乎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我无法回头了,我不能把残破的自己交给一个这么好的人。或许,我的心早就不忠于他了,那里分明曾想念过另一个男人。

  我不禁羞怯的低下头,小声而坚定地说,我们分手吧。

  李峰的双手猛的握住我的双肩,很用力的收紧收紧,直到我把自己紧紧的绷在一起。

  s更c新,最#`快《$上m酷j匠网

  王彬说的是真的了?李峰说,声音有些哽咽。

  我不知道王彬说了什么,但是我现在不能否认,我想尽快的结束这一切。我不能再看李峰那张受伤的表情,仿佛有把刀狠狠刺进了我的胸膛。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不解释,不否认。

  李峰的手慢慢的松开。我感觉到他指尖的力度和温度,一点一点的从我身体上抽离。他终于远离我了。

  像看个陌生人似的看着我,然后转身离去。

  他的脚步声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楼道里,我静静的聆听着那尾音,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这是画下我们结局的休止符,以后我再也不能伤害他了。

  我幻想过无数次的爱情,最终被王彬狠狠的踩在脚下,碎做一地的伤悲。

  我被王彬接到了一个高档小区,两室两厅106坪。向阳的房间有个很大的阳台,中间用一个玻璃推拉门隔开。我躺在床上可以看到阳台上种的花。客厅里有42寸的大电视,有一张很大的蓝色布艺沙发。茶几上的花瓶里插着几枝百合。

  我站在卧室门口环视一周,家电很齐全。而我却惴惴不安着。王彬看我一脸惊讶又不安的样子,似乎有些得意。他把钥匙交到我手上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我把行李箱靠在卧室的门边点了点头。

  王彬几步靠过来,把我抵在墙上咬着我的耳垂,我就喜欢你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扭动着身体,却突然发现他的欲望渐渐膨胀起来,只得安静的闭上眼睛不敢再动。手却紧紧的抓着他背后的西装。

  他在我唇上轻点着,哑着嗓子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给这个新居添点气氛?

  我避开他的唇,偏着头闭着眼睛说,你和李峰说了什么?

  他猛地挺直了身子看着我说,没什么,只是说了一些他必须知道的事实,比如这样......

  他的手大力的把我举手,我的腿不由得盘住他的腰,他膨出的欲望正顶在我的双腿之间。

  我羞红的面颊衬着身后淡绿色的墙纸,他幽幽地眼神注视着我说,你很美!说着大手在我脸上一捏。他的双手从我的脸颊移至发间,又顺势滑到我的背后,在那轻轻的一扣隔着衣服打开了我的胸罩。他的手迅速的从衣服下面钻了进来,挑逗着握鼓出的一颗红豆。

  我屏住呼吸压抑着内心的酥麻感觉,却在他得手大力的揉捏下发出一声沉闷的“嗯”字。

  他把我抱在腰间走进卧室,穿过大床来到开满鲜花的阳台。外面是无边的树林,仿若我的家乡。

  我的被抵着透明的玻璃窗,在他闯进我身体时,我仿佛看到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羞愤的用手蒙住了脸。

  我的青春梦在这豁亮的落地窗里完全清醒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