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彬站在楼道口的阴影里,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的心狂跳个不停,眼睛怔怔地看着他。他慢慢的向我走来,每迈一步都在我心上留下个脚印。他终于挺立在路灯的光亮里,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脸。他的眉毛皱在一起,嘴巴紧紧的闭合着,我能从他的脸侧能看到他紧咬的牙关。

  他就用燃烧着愤怒火焰的眼睛盯着我。我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我知道他一定很生气,可是他凭什么呢?他说我是他的女朋友,可是我一直都没承认过。而李峰才是我的正牌男友,我为什么要怕他?

  我这样想着,迎向王彬的眼睛就正义凛然起来了。

  我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王彬离我只有一步之遥,他伸出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反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使劲想抽回手却抽不回,生气地说,放开,我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

  王彬的手掐住我的脖子,嘴巴靠在我的耳边低语,你怎么就是学不乖呢?

  我拼命挣脱他的手向后退开,两手护住自己的脖子,不停的咳嗽。含泪的眼睛瞪着他说,我到底为什么要听你的摆布?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折磨我?索性我就贱命一条,你自己看着办吧!以后你休想再侮辱我!

  王彬似乎被我豁出去的样子吓了一下。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两人就那样互相注视着对方。我并不觉得我们是在吵架,倒觉得我们是一对深情相望的情侣。我不禁闭上眼睛深呼吸,打断自己的想入非非。

  我走过王彬的身边,伸手拉开防盗门,向里面走去。王彬没再拦我,只是目光呆滞地注视着刚刚我站的地方,似乎那里还有个人似的。

  只能这样了,我对自己说,李峰和王彬比较,我只能这样选择,也应该做这样的选择。

  第二天在公司也没见到王彬的影子,就像他从来没回来一样。我想,他是真的放弃了吧?不会再来找我了吧?心里没有轻松的感觉,反而有些失落。

  风靡时尚的最后一个月安静的度过去了。王彬漂亮的女秘书告诉我,合约解除了你自由了。

  我说,自由?

  女秘书笑笑说,王总让我这样告诉你,他说你一听就明白了。

  我点点头说,谢谢。

  走出风靡时尚的大门,我又是一个无业游民了!回头看看那宏伟的大楼,轻笑,叹息,转身,离开。

  回到家里,面对空荡荡的房子,突然失落起来。赵姗姗已经嫁鸡随鸡随阿健走了,李妙思一跃成了武家的重点保护对象,不能再独自外出。我更显寂寞了,即使李峰常陪在我身边。

  走过了大半个月,李峰跑来找我,告诉我说,我已经出了点小名了。

  我跟在李峰的身后,站在繁华的市中心的街区,抬头看着百货大楼的大屏幕滚动出我的照片,却觉得看的是个与我无关的陌生人。

  李峰说,看到了吗?你的照片多漂亮。

  我说,漂亮吗?不像我。

  李峰看着我笑说,太漂亮了。

  我穿过繁华的街道,把所有的热闹排除在我之外。我依旧是寂寞的,我想,内心的孤独感骗不了自己。我伸出手臂勾住李峰的胳膊,想要得到些慰藉,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

  王彬出现在街道的转角,与我们迎面走来。旁边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公主。我心里陡然一颤。王彬也看到了我,眉头一皱,却像没看到我们似的挽着公主进了百货大楼。

  李峰轻叹,王彬其实是寂寞的,他说,即使身边有多少女人也填不满。他说着勾住我的肩膀,我们比他幸福多了。

  我浅笑一下,眼酸涩的厉害。我的手在他的胳膊上收紧,收紧,又无力的松开。我说,走吧,别人的幸与不幸与我们无关。

  回到家里,我躺在窄小的单人床上辗转反侧,不知道何时进入了梦想。王彬在那里挽着如花美眷看着我。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一句话也不说,却仿佛诉尽了千言万语。醒来枕边濡湿了一片。

  几日后我接到王彬秘书的电话,说这次的宣传效果不错。公司举行了一个小型庆祝会,邀请我参加。

  我说,好的,一定参加。

  心里有些小小的期待,希望能和王彬再见一面。至少不要让我们的诀别是不美丽的。却又在心里嘲笑自己,既然是诀别又管他是什么样的呢?最终都是不再相见。

  带着各种矛盾的心情,我还是来到了公司的宴会厅。我穿着一件米白色的晚礼长裙,头发做了个波浪造型。从门口悄悄走进会场。宣传部经理正在台上讲话,没人注意到我的出现。

  我拿了一杯饮料,靠在会场角落的墙壁上,看着眼前的人不停转换。王彬没有出现。

  宣传经理已经讲完,会场里响起悠扬的音乐。我从阴影里走出来,准备离开。

  是夏小姐吗?一个男人声音叫住了我。我回头见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冲我微笑,样子大概二十多岁。

  我礼貌的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本人比照片更漂亮呢,男人说着,伸出手要与我握手。我慌忙把右手的杯子换到左手,与他的手轻轻一握。

  男人看出了我的慌乱,轻松的一笑说,不必拘谨,我叫贾亮。你看我们多有缘。

  他说着在我面前转一圈,展示着他的白西装。

  我浅笑一下说,是啊。

  那能不能陪我喝一杯呢?他说,露出了友善的笑容,把一杯酒递到我面前。

  +最Rm新^章节上f。酷☆匠网g

  我犹豫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贾亮很健谈,不时戳到我的笑点,让我忍俊不禁。一杯酒下肚,我感觉有些晕眩,我迷迷糊糊地说,这是什么酒?怎么这样厉害,才一杯就有些晕了。

  贾亮要来扶我,我向后一躲说,我去洗个脸就好了。

  我踉跄着向洗手间走去,在狭长的走廊里,我看到了王彬,他很生气的瞪着我,在我晕倒之前抱住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