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醒来,我听到厨房有响动,不禁有些奇怪。赵珊珊是从来不会煮早饭的。会是谁呢?难道是王彬?不不,或许是李妙思。

  我走到厨房门口一看,着实吓了一跳。李峰站在灶台前,系着围裙,手里拿着饭勺正在锅里搅拌着什么。

  我讶异地问:“你怎么在这?”

  李峰斜我一眼,有些生气地说:“你还说呢,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男朋友?”

  难道昨天的事被他知道了?我心里这样一想,顿时心率不齐了。我把头低下去,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含糊不清的发出一声“嗯?”

  李峰走到我面前,伸手摸着我的额头说:“还好不烧了。昨天也不告诉我。以后不舒服一定要第一个通知我。知道吗?”

  我听着李峰关心的话语,有些愧疚。昨天因为王彬的介入,我竟丝毫没有想到李峰。

  我乖乖地说:“知道了。”

  李峰满意的点点头,从锅里盛出一碗白粥,小心的端到桌上,又跑到厨房拿勺子,再跑到我身后把我推到饭桌前,说:“快吃吧,感冒了没什么胃口,喝粥最好了。”

  我不胜感激地看着他。他在我的鼻子上一刮,说:“快点乖乖的吃了。”

  我的大脑里不禁浮现了王彬的脸。我急忙低下头去吃起粥来。

  李峰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把粥吃完。

  我说:“现在几点了?该上班了吧?”

  李峰说:“不要管时间,今天休息。我和王彬说好了,没事的。”

  我哦了一声起身准备洗碗,李峰却一把把碗夺过去,进厨房洗去了。他说:“快点上床休息去。”

  我跑到厨房看着他说:“可是我都好了。”

  李峰看着我,十分坚决地说:“不行,你必须给我躺下去。今天我来找你,听赵姗姗说你病了,我内疚的不得了。你得负责让我心里好过点。”

  i更新最快上酷@匠q=网C;

  我无奈地被李峰按到床上躺下。他的眼睛温柔的注视着我,俯身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拉着我的手说:“你就不能让我少操心吗?”

  我低语:“都说我没事了,你偏要瞎操心。”

  他把食指戳到我的唇上,说:“你就是这样逞强我才要操心。”

  我沉默地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李峰对我越好,我心里就越觉得内疚。感觉像是一个出轨的妻子面对深爱自己的丈夫。

  李峰的手抚摸着我额前的碎发,温柔的就像三月里的春风。这样好的一个人和那样一个儒雅的父亲,怎么能如此的水火不容?

  我闭着眼睛,说:“能不能告诉我你和你父亲的事?”

  李峰的手在我的发上顿住,我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睛偷看他的表情。

  他的眼睛暗淡下去,深邃地看着我的一头黑发。不晓得那眼睛里看到的是什么?

  他说:“你就对这些如此好奇吗?”

  我恩了一声,说:“我想要了解你,你的好与不好我都想知道。”

  李峰呆滞地一笑,说:“有些事不知道的好,我不想你瞧不起我。”

  我立即握住他的手说不会不会。他沉默一会儿说起了他的身世。

  李峰的父亲原本喜欢一个叫江蕙的女人,可是却被他的爷爷拆散,被迫取了李峰的母亲。李峰六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找到了江蕙,她那时竟做了舞女。两人还是有感情,就悄悄又走到了一起。

  李峰的母亲知道后,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却有了心病。在李峰十六岁那年,终于郁郁而终。临死前,她还对李峰的父亲说:“我耽误了你半辈子,你去寻你的幸福去吧。下辈子再不要碰到我了,我不想再误你下一世。”

  李峰说道此处有些动情,声音几度哽咽。我说:“还不如离了的好。”

  李峰的眼睛闪着泪光,说:“我那时也这样说过,她总是沉默的摸摸我的头,说等我长大就懂了。现在想想,母亲许是太爱他了,离不开吧。只有死了才能结束这一切。兴许母亲死时才真正的解脱了。”

  我听着李峰的话,默默掉下泪来。怎样的勇气才能做到如此地步,日日夜夜的看着自己的爱人,去爱别的女人。

  李峰为我擦掉泪痕,说:“我不说,你偏要听。听了又要哭。”

  我苦笑一下说:“你的母亲是个极重感情的人,她临死前话明明是原谅了你的父亲,你为什么就不能放开呢?”

  李峰的手握成了拳头,眼光立即燃烧起了火焰,声音也提高了一些说:“后来他果真把那个女人带了回来,还有一个九岁的孩子。”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李峰说:“我不能原谅,父亲对母亲做的太过分了!我不能和那个害死我母亲的人生活在一起。”

  我沉默许久想要劝解,可是又不知如何开口。李峰的父亲也不过是执着的守护了自己的爱情,并不算是十恶不赦。可是爱着他的李峰的母亲又该去怪谁呢?都是为了这该死的恼人的爱情!

  那我呢?我又会如何继续呢?一边是王彬,一边是李峰,我到底爱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