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彬的脸色有些不爽,但却安静的坐在沙发看着杂志。我把难吃的面条倒掉,重新煮了两碗。

  王彬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碗别扭着,不知道该不该吃。我看他一下,也不请他过来,自顾自的吃起来。他把杂志扔掉,双手抱在胸前,不悦地说:“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我可是为了照顾你,一天没吃东西。”

  我边吹着烫嘴的面条边看着他说:“自己看着办。”他冷哼一声,坐过来默默的吃起面来。

  我看着像小孩子似的王彬,怎么也不能把恶毒的词语套在他身上。我忍不住问:“你到底为什么恨我?其实你不是个坏人吧?”

  他拿筷子的手一抖,说:“你没有知情权。至于我是不是好人,随你怎么看。”

  我把筷子搭在碗上,小心地说:“我是当事人,是不是也应该让我死的明白点?”

  王彬突然站起来,隔着桌子扑向我,说:“那是不是等我吃了你,再向你说明白呢?”

  我把碗扣在手里,心想只要你上前一步,我就毁你容!王彬始终什么也没做。重新坐了回去。自言自语似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呵,是不是该让那个死掉的人来回答呢?”

  我忙追问:“你说什么?死掉的人是谁?”

  王彬的筷子啪一声拍在桌上,吓了我一跳。我惊魂未定地喊:“你该去看心理医生去。”

  王彬并不理会我,穿好外套走出门去。门被摔的彭一声,震得我的耳膜都痛。屋子里随即寂静下来。只有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响着。

  王彬屡次侵犯我,我应该很恨他才对。可是我却对他充满了好奇。他就像我儿时想坐的旋转木马似的吸引着我。

  赵姗姗回来之前的几个小时,我都在想怎么骂她。可她回来时竟带着李妙思。这让我所有的怨愤都消失无踪了。

  我拉着李妙思的手问长问短着。赵姗姗进屋把外套挂起来,嘴里咬着个苹果走了出来。看着我们说:“今天为我庆祝吧,我辞职了!”

  这话着实吓了我一跳。我说,你也太心急了吧?赵姗姗神秘地一笑说:“这可是有原因的,一会儿吃饭再告诉你。”

  我和李妙思互看一眼,无所谓的笑了。赵姗姗倒有些气恼,说:“一点也不关心人家。”

  三个人在厨房又打又闹,竟也把几个菜搬上了桌。我举手酒杯说:“热烈庆祝赵姗姗成功嫁人。”

  赵姗姗立即白我一眼,又呵呵的笑起来。李妙思也举起酒杯说:“嗯,祝你永远幸福!”

  三个人咕嘟咕嘟的把杯里的啤酒喝光,重新倒上。赵姗姗沉默半晌,声音有些哑涩地说:“我结婚后要跟阿健去S市了,所以今天我辞了工作。以后我们可能很久才能再见面了。”

  赵姗姗说着说着,就掉下泪来。让我也忍不住鼻子泛酸。

  我强忍住眼泪,说:“看你那点出息,又不是再也不见面了。以后……”手紧紧的握着杯子,再也说不下去。

  李妙思拿着纸巾,边给赵姗姗擦泪边说:“不哭了,结婚是喜事,哭了不吉利。”她轻叹一声继续说道:“女人都是这样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挑着走。自古就是如此啊。”

  ,`酷…匠网e首%…发。

  赵姗姗呸了一口说:“凭什么?为什么让我们女人迁就男人?他们就不能娶鸡随鸡吗?”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那你和你家阿健说去,你可以做个改变传统的伟人。”

  赵姗姗顿时像泄了气的球似的,软在了坐上。我和李妙思都笑了起来。

  我们继续愉快的喝着酒,短暂的阴霾一扫而空。李妙思还发表了她的一个大计划——她准备怀孕了!

  我觉得自己已经被同一个起跑线上的对手落下了老远。任凭我怎么努力也无法赶超了。

  送走了李妙思,我独自一人醉倒在我的小床上。很喜欢这种醉酒的感觉。身体像是失去了地心引力似的轻飘飘的。大脑也可以完全放松下来。思想可以天马行空的乱奔一通。可是今天的思绪更是如脱缰野马似的,竟奔到王彬那里去了。

  他站在那里冷着一张脸对我说:“你是我女朋友,你必须给我乖乖的。把这碗面条吃了,不管它有多难吃!”我就在他讨人厌的面容前沉沉地睡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