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一直进行到下午三点。没有了阳光直射的树林显得有些阴森。我换好自己的衣服,盯着靠在车旁抽烟的王彬,心里五味杂陈。王彬或许有着某些恨我的原因,但他应该不是个坏人。他的眼底时不时会有一股子悲伤,我很想看清楚那悲伤的源头,却又怎么也看不真切。

  王彬把烟掐灭,扔到地上,眼光落在我身上。我的眼睛无处躲藏,直接与他的撞了个正着。他的脸被树缝里钻进来的一缕阳光照着,竟灼灼的闪着光。我的心里一片慌乱。

  回程的时候,我依然坐在王彬的车里,只是少了高鹏。我说:“高鹏呢?”

  王彬用眼角余光扫我一眼,什么也没说。我只得安静的看着窗外,却什么也没看进去。

  车里安静的让人不安。录音机也停了,只有汽车开动的声响。我偷偷瞄着王彬,他专心的开着,只是眉头扔皱着。

  车子再次驶上高速路时,我终于忍不住说:“我该不该谢谢你?”

  王彬的眼睛注视着路面,说:“不必。”

  我被他这两个字噎的一时语塞,不知如何继续说下去。

  窗外的树林都远去了,天空被太阳染的红黄不齐,似乎是哪个画家打翻了色盘。

  我轻叹一声,说:“怪不得人类都和狗交朋友了,实在是人越来越不老实了。”

  王彬猛一踩油门,我的身体一下子仰倒在后面。

  王彬看了看惊魂未定的我说:“不要给我咬文嚼字的,别以为读过点书就可以到处卖弄。”

  我把身体重新安排好,说:“本来我好心想跟你说句谢谢,谁让你故意装出讨人厌的嘴脸。”

  王彬的脸色有些不悦,说:“如果是为了工作的事,你不必谢我。我只是为了方便折磨你而已。”说着话,他的大手已经伸了过来,勾住我的脖子,使劲向他一拉,我一下子跌进他的怀里。

  我边挣扎边说放手,王彬却低头堵上了我的嘴。一抬头,我们差点亲了前面的车屁股。

  我捂住自己的嘴,说:“你疯了!”

  王彬冷笑一下,似乎对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很满意。他到底恨我到何种地步?可以连同自己的命一起赔上也无所谓。

  我把凌乱的头发用手梳理整齐,定定地看着他说:“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我?”

  王彬把车开进收费站,没有回答我。缴费完毕车子又驶回了城市。车速渐渐慢下来,车窗外的蓝天绿地被高楼大厦取代。

  我追问道:“能告诉我吗?”

  王彬眼光凌厉的落在我身上,说:“你没有知情权!你只有听话的资格。”

  我被他的话激怒了,说:“你凭什么?”

  王彬冷冷地说:“凭什么?凭我高兴。我要是想整你,你怎么也逃不掉。”

  我愤愤地说:“三个月后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大不了我离开这里。你最多可以折磨我三个月,请你尽量吧!”

  车子被路灯拦住,我趁机打开车门跑走了。心里骂着自己白痴笨蛋,竟然觉得王彬是个好人。我真是鬼迷心窍了!

  {最7N新d$章节●,上D#酷U匠t'网

  我跑到路边的便道上,回头看时王彬的车子已经开走了。

  我闷闷不乐的回到家。赵姗姗正在试结婚礼服,站在穿衣镜前转啊转的,像跳芭蕾舞似的。我站在门口看着满溢幸福的赵姗姗,忍不住要逗逗她。

  我说:“看你那副样子,我一定要让阿健看看,她的新娘子有多想嫁。”我边说边拿出手机来准备拍照。

  赵姗姗忙跑过来抢我的手机,说:“让他知道非笑我一辈子不可。”

  我说:“那有什么关系,有人肯用一辈子笑你也不错啊。”

  我说着坐到床边,无力的倒下去继续道:“好好珍惜吧。”

  赵姗姗边脱衣服边说道:“你也抓紧吧,过不了一个月这里就剩你了。”

  我用手撑起身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就剩自己才好呢,没人烦我了。”

  赵姗姗把礼服抱在怀里,小声嘀咕道:“死鸭子嘴硬!”

  我站起来说:“不理你了,回屋睡觉。”

  躺在床上,借着窗外的月光拿出手机翻看一遍。没有任何未接来电。我泄气的翻了个身,心里像有无数只小虫在咬似的。不知道李峰怎么样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人呢!就连我那平时木讷的姐姐都有个“亲爱的”。可是我似乎就是与爱情无缘。从前不敢谈感情,现在动了心思却有诸多阻碍。

  不知道姐姐现在会在哪里游荡,或者早已经投胎做人。她爱着的人呢?是不是像我一样的还会想起她,或者已经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的日子?爱情到底是社么呢?就像一颗美丽的水晶球,迷惑了人的眼睛,却在触碰时碎成一地的玻璃,割得自己鲜血淋漓。

  我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何时睡去了。

  再醒来时,已是清晨。天空微亮,一颗启明星灼灼生辉。我无法看到远处的地平线。不知道太阳何时能升起来。低头循着小区的围墙一路看下去,李峰熟悉的身影靠在他的桑塔纳上,看着我的窗。我猛然一惊,急忙把头收回来。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

  我重新爬上床躺下,心脏狂跳不止。他不是在生我的气吗?怎么又来了?他的头好像没怎么梳理,有些蓬乱。他不会一直等在那里吧?我的身体渐渐脱离了大脑的控制。我穿好衣服什么也顾不得的奔下楼去了。

  隔着一条马路我看着一脸胡茬的李峰,心里酸涩的厉害。脚步也变得异常沉重,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好像都踩在我的心上,让我举步维艰。这一刻,我忘记了王彬的威胁,我只想走到李峰的身边去。

  李峰痴痴的望着我,脚步迈过一地的烟头朝我飞奔过来。他用力的抱着我,说:“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是这样的!”

  我的泪落在他的胸口,白色的衬衫湿了一片,贴在他的胸膛上。我说:“是啊,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

  路上的行人不多,却都被我们的拥抱吸引了目光。可是我没有心情理会那些。我只想这样抱着他,再也不想放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