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寂静的在高速路上行驶着,只有录音机里的情歌不断的再唱。我看着车窗外的景物由高楼大厦变作良田,看着绿化带里的小树飞驰而去。心里出奇的安静。

  高鹏似乎耐不住寂寞了,他趴着我的椅背说:“夏小姐在想什么?不是在思春吧?”

  我被他的话气的红了脸,说:“没见过你这么不正经的!非要别人跟你生气不可。”

  高鹏呵呵地笑着,说:“既然知道我是个不正经的,为什么还要跟我生气?”

  我瞪他一眼,继续窗外的景致,不再与他理论。

  高鹏突然脸色一沉,十分认真地说:“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他的话锋转的有些突兀,我沉思的看着他,说:“你也会问这样的问题?”

  高鹏无奈道:“看来我给你的印象只有不正经罢了。”

  我被他嘟起的嘴巴和孩子气的摸样逗乐了。我说:“我的理想就是挣好多钱,可以......”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彬拦腰砍断了,他说:“穷人的理想多是如此,想必是上辈子穷怕了,这辈子只记得钱。”

  我被他的话气的不轻,怒道:“那你是自以为是的想法!你如果总是拿你自以为的想法往别人身上扣,那你永远也体会不到别人的真心。一个只会谈钱的人,想来也不会有人和你谈心了。即便有,大多也是虚情假意。你这样的人也就只剩钱了。”我越说就越发的慷慨激昂,恨不能把所有对他的怨气一一吐出来。

  高鹏早已察觉气氛不对,安静的坐回座位。王彬的脸色有些发青,他瞪我一眼,说:“是吗?原来你早就算准了我。我承认我不想与人谈什么心,所以我找了一个没有心的人!”他的眼光锋利,像刀似的合着话一并捅到我心里。我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高鹏紧张的推推王彬的肩膀,小声提醒道:“看前面,看前面。”

  王彬最终从我身上移开了视线。我想反驳他,想继续刚刚的辩论,可是心里已经完全被他的气势压倒了。理不亏心却虚了,索性安静的看着窗外生闷气。

  高鹏见气氛紧张,兴许是想缓和一下僵局,说:“你们一见面就吵,活像一对欢喜冤家。”

  我回他的一粒卫生球,说:“冤家就是冤家,欢喜却没发现。”

  高鹏呵呵一笑,说:“你这脾气倒是像极了彬以前的......。”

  话还没说完,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我和高鹏一齐扑到前面。高鹏的头一下子撞到两座的中间,脖子伸的老长,活像只出海的龟。我却无暇笑他,因为我的头撞到了前面的挡风玻璃,痛的要命。

  我揉着发痛的额头,叫嚷着:“发什么神经啊!”

  王彬却不做声,加足油门向前开去。高鹏什么也没说,安静的保持了沉默。

  我气恼的看向窗外,刚刚的良田已经变作了树林。车子一转,我们已经到了高速的出口。

  下了高速,车子转进一片树林。沿着坑洼不平的土路,我们一路颠婆着。我看着那养眼的绿色向后颠去,林子里不知名的鸟儿被我们的震荡惊起,胡乱的飞走。在看向远处那蓝蓝的天空上,几朵白云被绿色的枝桠勾住。心里突然轻快起来。

  酷6匠:|网:正l版l首√发

  车子终于在一条浅浅的溪水边停住。我跌跌撞撞的下了车,感觉路面还在跳个不停。不远处停着公司的两辆商务车。一辆车的大门敞开着,五六个人围在一起打着扑克。我一路小跑的过去,想告诉大家可以准备开工了。可那些人见我过来,便把牌一丢散去了。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站在原地。这时梅姐拉开另一个车的门,喊我过去。我尴尬的笑笑走了过去。梅姐看看四周,压低声音对我耳语道:“别理他们,一群闲人。”

  我不解地说:“我做错什么了吗?”

  梅姐说:“你不知道吗?你能做这次的宣传模特,是王总一人主张的。公司里的高层原本都是反对的,却生生被王总压了下去。听说为这事,王总还和董事长吵了一架。”

  我木然的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梅姐笑道:“不要放在心上,男朋友帮帮自己的女朋友,本来就是应该的嘛,别理他们。都是些爱嫉妒的小人。”

  我被梅姐的话彻底说懵了。王彬为什么要帮我?他不是恨我恨得厉害吗?我又想解释什么,看梅姐那信誓旦旦的样子,便放弃了。

  被梅姐拉近车里,我心神恍惚的被他操控着,完全不在状态。化完妆,梅姐拿着一套玫红色的吊带睡衣给我换上。我说:“怎么是睡衣?”

  梅姐说:“是啊,这是公司今年新推出的款式,快穿上吧,一会儿王总又该催了。”

  见梅姐下车,我关上车门,拉上窗帘换上了睡衣。

  拍摄并不顺利,我被梅姐的话彻底扰了心智。王彬气恼的吼道:“你是怎么搞得?你知道拍摄延迟一天,会给公司造成多大损失吗?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趁早滚蛋!”

  我被他骂得睁不开眼,身体不禁抖了起来。睫毛上闪出泪珠。洋子大叫到:“彬,闪开。夏雪,把头抬起来迎向日光,一手拉起裙角,一手伸向太阳。踮起脚尖,想要追逐抬头的感觉。”

  我按照洋子说的去做,泪水却不争气的滚落下来。此时。我心里想的不是拍照,却是让我恨透的王彬。

  洋子拍完了,板着相机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叫道:“太漂亮了,这次的主题就是天使的泪珠。”

  我无力的垂下手臂,瞪了一眼王彬便跑进车里换衣服去了。洋子赶上我说:“你心情不好?本来今天要拍阳光仙子系列,却被我发现你身上有股子忧郁的气质,拍出来的效果更好。在不能换模特的情况下,我只能将就你了。不过效果还不错,很漂亮。”

  我被他那句“不能换模特”完全的扯走了思绪,他说的别的话我都没听进耳里。

  我扣住洋子的手,说:“是不是王彬?”

  洋子有些尴尬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快换衣服拍下一组,一会儿光线就不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