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阳光很早就爬了上来。我睁着眼睛看着外面的淡蓝。听着外面的店铺开门打扫的声响,闻着楼下飘来的早餐香。每天的清晨都是这些,我不能把每天的早上算作崭新的,但是想到王彬,我不得不承认,这又是一个无法预测的一天。

  电话里有李峰好几通未接来电。我没有勇气数出它的数量。把电话从静音状态恢复过来。强制自己爬起来,站在窗口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算完全醒了。

  赵姗姗周日休假,我蹑手蹑脚的洗涑完毕,出了门。

  清晨的空气很好,带着花草的清香。我一路行走在便道上的树荫里,心里有些寒意。不知道李峰怎样了?会不会很担心我?或是又在哪里等着我?我环顾四周几次,并没发现李峰的踪迹。心里竟有些失望。

  酷匠g网永久免mW费#_看小说

  或许他昨晚来找我了,只是不好意思上楼去。或许在他的破桑塔纳里窝了一夜,早晨才离开?不不不,或许他没来最好了。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局面。如果被王彬发现了,又要怎么对我?

  我害怕李峰现在靠自己太近。也许三个月后,我们就能像以前那样了。对,再等等,没有必要和王彬硬碰硬。我心里一味的胡思乱想,路灯绿了两次了也没过了马路。

  “你怎么了?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我被那声吓了一跳。回身一看,李峰站在那里。眼角眉梢有些许倦意,嘴唇干的厉害,有些泛白。我看到这样颓废的一张脸,不免心酸了一下。

  “我没事。”我说,急忙顺着斑马线走开。

  李峰在后面追上来,气急的扯住我说:“红灯!”见我站住才继续说:“我等了你大半夜,你就回我个没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对我躲躲闪闪的?你要是后悔了,可以明白的告诉我,何必这样折磨人。”

  我把他的手一甩,说:“我又没让你等!等了又跟我生气,你自讨苦吃!”

  李峰被我的话激怒了,吼道:“我特么的有病!”转身便走。

  我的泪痴痴的流了一脸。看李峰的背影多了一分苍凉。

  我再也不能迈步,打了个车直接去了公司。

  周末公司里应该很安静。可是门口却停着着两辆商务车。七八个人在往车上搬动拍摄工具。我跑过去拉住梅姐问:“梅姐,这是要干什么?”

  梅姐把化妆包打开检查一遍,又合上说:“没人通知你吗?今天要去城郊拍外景。”

  我茫然的摇摇头,感觉自己完全在状况外。

  这时洋子跑了过来,说:“准备上车出发。”我跟着他到了一辆商务车旁,还没上去。洋子回头对说:“等下你和王总一起去。”

  我呆楞在原地,看着两辆车子在我眼前开走了。

  坐到门口的台阶上,背靠着石柱。身体整个托付了出去。脑子里突然想到了姐姐。她临死前的日子,就是像我现在这样,整日靠在村口的大石头上。那背似乎毫无力气。

  我不禁有些害怕的挺直了脊背。好久没有想过姐姐了。不是对姐姐没有感情。只是我总感觉自己再走姐姐的老路。一样的拼命赚钱,一样的想出人头地,一样的在这大都市挣扎求存。唯一不同的是,我还活着。

  我害怕想起她的眸子,像一谭死水似的深不见底。她坐在家门前的石磨上,背对着太阳对我说:“雪儿,等你大学毕业了就好好工作,找个好男人嫁了,别像我只操心家里的大大小小,害了自己一辈子。”

  说完这话的第二天,姐姐就从后山上的崖头跳了下去。崖边是姐姐留下的一双黑布鞋和一封信。我偷偷把信藏到了村西头的大树洞里,用石头压住还埋了些土。那信我一直没看,因为信上写的字头是,亲爱的。我想只有她亲爱的他才有资格看。

  王彬的车缓缓的开过来,喇叭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抹掉未干的泪痕,跑过去。

  王彬从里面打开副驾驶的门,声音冷冷地说:“上车。”

  我把车门重重的关上。拉开后门,却见高鹏坐在那里,一脸媚笑地望着我。

  我重又合上门,坐到了副驾驶。

  车子静静的驶进车流。高鹏的眼白翻的厉害,手扶着我的椅背靠过来,说:“夏小姐心情不怎么好啊?”

  我不理他把头靠到窗边,注视着车窗外的车流和向后飞去的绿化地。

  王彬专心的开着车。录音机里唱着任贤齐的烛光。我眼角扫了王彬一眼。他的眉头皱的很深,像有很重的近视似的。鼻子倔强的挺立着。嘴巴红润的微微嘟起。这五官如果分开来看,应该是极标志的女性。但是组合在一起却偏偏是个男人。整张脸有些孩子的稚气,却偏偏又有些大男人的桀骜不逊。我想,这样的人本身就是个矛盾体。

  王彬把目光移过来,扫了我一眼,说:“看什么?”高鹏伸头看我一眼,又看看王彬,终于安静的坐回了座位。

  我不作声默默的注视着窗外。

  王彬不悦道:“这就是你的教养。”

  我斜睨他一眼,说:“我的教养只针对有教养的人展示。”

  高鹏挑事地说:“彬,他说你没教养。真是骂人不带脏字!”

  王彬斜我一眼,没有说话。眉头却皱的更紧,嘴巴轻轻撇了撇。

  我扭头瞪了高鹏一眼,眼光掠过王彬的眉梢,便即刻别开眼去。

  车子安静的驶上高速路,停车拿卡,车子又加速行驶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