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建议下,我们简单的吃了碗面条,便去了天使酒吧。赵姗姗本来极度不愿,可是看在我孤家寡人的份上,便从了我。

  坐在灯光底下,看着熟悉的场景。不禁回忆起和李峰一起喝酒的日子。心里苦涩的厉害,忍不住干了一杯。

  赵姗姗趴我耳朵边说:“雪儿,就剩你了。你可抓紧啊。”

  我苦笑道:“我这辈子没希望了,下辈子吧。”

  阿健忙插话说:“说什么呢?姐长得这么漂亮,肯定得找个好男人。”

  赵姗姗白他一眼说:“哼!找谁都比你强!只有我这么不开眼,找了你。”

  阿健在赵姗姗的鼻子上一刮,说:“呦呵,不知道那时候是谁,吃醋吃的直冒酸水。”

  赵姗姗又要反驳,我忙打断说:“你们好了啊,不要在单身人士面前上演恩爱,告诉你们秀恩爱分的快,这可是真理。”

  两人互看一眼,不再说话,一会儿便混进舞池去了。

  今天的心情本就沉闷的厉害,却还要在幸福面前表演快乐,我真是累到不行了。

  6;酷:F匠《网+b首:发;s

  服务生走过来,放下一杯酒说:“是夏小姐吗?那边的先生请你喝一杯。”

  我顺着服务生的手指看过去,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冲我笑着。我把酒杯放回托盘里说:“麻烦你告诉他,我从来不喝陌生人的酒。”

  服务生迟疑了一会儿,端上酒走了。没一会儿,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刚才那个男人,有些气恼的冲我嚷嚷:“你是什么东西!清高什么?到这个地方,不就是找有钱的凯子吗?老子有的是钱。”

  我看他醉的厉害,不愿与他说话,站起来便走。男人一把扣住我的肩,说:“去哪?瞧不起人,是吧?”

  我甩开那手,说:“对不起,我要去洗手间。”脚步急忙迈了出去,不再理会身后的男人。

  在洗手间洗了把脸,深呼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一切都会好的!”

  一出洗手间,我就被一个胳膊从后面抱住,还没来的及呼救,嘴巴就被堵上。我的身体整个向后仰躺着,使不上力气。后面有个后门,直通到外面的一个小巷子。我不禁害怕起来。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双腿使劲扑腾着,就像泼妇撒泼那样的一阵乱蹬。

  男人明显喝多了,本来就没多少力气。再被170身高的人一撒泼,身体不稳的跌倒在地上。我见有脱身的机会,急忙爬起来就跑。男人伸腿一绊,我的身体一下子摔了出去,头磕到了过道的墙壁上,嗡嗡直响。

  男人又要上前托我,我伸手推搡着,男人一抬手在我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我的耳朵顿时失聪,意识也模糊起来。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死定了。

  只见男人还没能上前托我,就被一只大脚踹翻在地。接着男人被无影脚踢的再也站不起来。

  我的心里写出一个名字:“李峰!”但看到的脸却让我汗毛直竖。他是王彬。

  王彬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俯下身子捏住我的脸颊,说:“李峰?”

  我把脸扭向一边,没有做声。我心里讨厌他的厉害。每次见他都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即便他对你笑,也能让你寒到骨子里。从第一次见到他,就没有过好事。

  王彬甩开我,不悦地说:“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还是你宁愿被这个猪头三轻薄,也不想我救?嗯?”

  我揉着发痛的额头,强挤出一句“谢谢。”便走进洗手间整理自己。出来时王彬已经走了。

  我捂着红肿的脸颊,回到座位。赵姗姗和阿健正在那里甜蜜蜜。我拍了一下赵姗姗,说:“走了,回家。”直接就往门口走去。

  两个人一路抱怨着追了上来,借着路灯的光亮,我的伤终于被发现了。

  “怎么弄的?”赵姗姗摸着我发痛的脸颊问。

  我痛的往后一闪,抓住他的手说:“没事,碰到个讨厌鬼。”

  阿健也忙问:“是谁?”

  赵姗姗把他推到一边,从上到下的检查着我的身体追问道:“别的地方呢?受伤了吗?你没吃亏吧?为什么不喊我们?”

  我握住赵姗姗的手安慰道:“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要是你实在过意不去,就赶紧回家给我擦药吧。我额头碰的不轻。”

  在赵姗姗的一再追问下,我把事情从头解释了一遍。

  赵姗姗把李峰赶回酒店,坐在床边看着靠在床头的我邪恶的一笑说:“救你的白马王子是谁?”

  我叹道:“他哪里是白马王子?根本就是地狱使者!”

  赵姗姗无趣地说:“人家救了你啊,就算丑点,你也不能这样说人家啊。”

  我钻进薄被里,蒙住头说:“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不理你了,快睡觉去。”

  赵姗姗把我的被子掀起来,抱在怀里,说:“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我一骨碌爬起来,无奈的小声嘀咕道:“这种时候又偏偏这么聪明。”

  赵姗姗伸出白葱玉指在我额头一点,说:“坦白交代!不许隐瞒!”

  我说:“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个不想见到的人。”

  赵珊珊沉思半天,说:“是王彬?”

  我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赵姗姗自言自语道:“真的是他!哎呀,你好幸福啊!那么帅的男人,那么有钱的男人,雪儿,你发达了!”

  我生气的从赵姗姗的手里夺过被子,气呼呼地说:“我要睡觉!”

  赵珊珊俯下身子看着我的侧脸,说:“雪儿,我知道你对李峰有点意思,可是我觉得他不适合。你和他在一起好几年,你了解他吗?你见过他父母吗?你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他。你连他最基本的家庭背景都没搞清楚呢。”

  我烦躁的闭上眼睛,睫毛抖个不停。赵珊珊见我不愿多讲,终于走出了房间。

  我知道赵珊珊说的也许没错。我对李峰的确了解不多,但是人类的感情不是说给谁就给谁的,更不是想收就收的回的。对于赵珊珊口中的好男人,我却也不敢恭维。他更是个不可琢磨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