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李峰一路拖着坐进了他的破桑塔纳。车子在一阵颤抖中驶走。我斜倚在副驾驶里,默默的留下泪来。一股酸涩跑进嘴巴里。

  +酷匠X网\唯6一vk正:L版#,其\☆他W☆都{是y(盗^A版

  眼见车子驶到我的住所。我等不及车子停妥当,推开车门冲到一旁的绿化带狂吐起来。李峰把车停到一边,跑过来给我拍背。

  “不能少喝点?”李峰的语气带着些怒意,又有些心疼。

  我干呕一阵,回头看着他说:“我难受!”

  李峰一推我的头说:“活该!”

  我却呵呵的笑了。

  李峰一把抱住我就往楼上送。我想挣扎,想说被别人看到不好。可是最终什么也没做,就那样任由他抱着回了家。

  屋子里很暗,没有赵珊珊回来的迹象。李峰把我放到床上,走进洗手间。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洒了一地的雪。给这本就暧昧的夜晚平添了一些情调。我聆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水声和叹息,似在欣赏一首美丽的乐曲。让我心里不禁温暖起来。

  我把被子盖到脸上,只露出眼睛欣赏着月光。听到开门声,我慌忙闭上眼睛。李峰拿着温热的毛巾在我的脸上擦拭着,动作很轻很柔,似在擦拭一件珍贵的瓷器。我睁开眼睛看着李峰温柔的面容。伸手握住他的手,定定的看着他。

  李峰一愣,说:“听话,早点休息。”

  听话两个字,直直的敲进我的心里。看着李峰清晰的脸在我眼里化成一片模糊的影。我不禁把手收的更紧了些。

  李峰的另一只手抚上我的脸,抹掉我脸上的泪痕,温柔地说:“你怎么了?这不像你。”他的声音透着关切和心疼。让我的心紧紧的缩成一团。

  我摇摇头,把他拉近身边,声音沙哑地轻哼:“吻我......”两个字一吐出,我就后悔的要死。我到底是在做什么?而且我刚刚还吐过。

  李峰眼光迷离的看着我,沉默了几秒,他的脸慢慢向我靠过来,夹带着鼻翼下的一股暖流。

  “我爱你。”他说:“我本来打算有了事业基础再告诉你,可是,我现在等不了了。”他的唇慢慢的贴上我的。我们的唇紧紧的贴合在一起。眼泪恣意的流着,滑进我们密不可分的嘴角,一丝苦涩纠缠在我们的嘴里,却不能让我们分开彼此。

  许久他抬起头来看着我,说:“做我的女朋友。”没等我回答,便又吻上我的唇。但只是很轻的一下。我两手环着他的脖子,含泪的眸子紧紧的锁住他。我说:“今晚我是你的。”主动吻上他的嘴角。

  他深情的注视着我。然后,在我的额头,鼻尖,嘴角,各印上一个浅浅的吻。握住我的手说:“我要你永远都是我的。”说完,他站起身端上水盆走出了房间。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也许是我29年的生命里留有太多的空白,也许是我讨厌自己以往的瞻前顾后,也许是我厌倦了枯燥的没有爱情的生活,也许......只是单纯的酒精的作用。

  我更加不明白,李峰为什么没有占有我。也许我完全属于他了,心里的那丝不确定和摇摆才能安定下来。可是他却没有。当我被窗外热情的太阳唤醒时,我庆幸他没有。

  我拍着自己的头坐起来,努力在大脑里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酒,其实就一个诈骗犯,喝下去的时候让你忘乎所以的快乐着,等清醒之后,你才能发现自己的损失有多惨重。回忆半天,我拿枕头敲了自己无数下,最后只得安慰自己说,幸好我只折损了一些颜面。

  门外传来油条的香气,我猜测李峰还没走,便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开个门缝偷瞄着。赵珊珊坐在桌子前,正在安静的吃着白粥油条。

  我的心一下子吞回了肚子里。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走出房间。

  赵珊珊头也不抬地说:“刚刚回来,想换件衣服就上班的,见桌上有早餐就不要浪费嘛。”

  我做到她身边,拿起油条吃了起来。“结婚的事谈的怎么样了?”

  赵珊珊喝完最后一口白粥,说:“挺好的,定在六月初六,不错吧?日子多好啊。”

  看着她得意的样子,我调侃道:“只要结婚的对象是阿健,我看你清明节都觉得的是好日子。”

  赵珊珊白我一眼,说:“去你的,我时间到了,走了啊。”说完她一阵风试的卷走了。”

  看来赵珊珊并没有见到阿健,那阿健是什么时候走的呢?他昨晚说的话是真是假?我糊里糊涂的吃了一顿早餐。一看手机,八点半了。我急急忙忙换了衣服就跑出门了。

  跑出小区,门口李峰的桑塔纳停在那里,向我又鸣笛又打灯的。我匆匆坐进车里,说:“又迟到了。”

  李峰没有说话,时间发动车子,驶进了车流里。

  因为昨晚,我们都尴尬的沉默着。

  李峰看我一眼,说:“不难受了?”

  我低头玩弄着手机,不敢看李峰的眼睛,轻声的“恩”了一声。

  李峰顿了顿,说:“其实,昨晚我说的话是认真的。你呢?”

  我轻咬着下唇,猜想着李峰的表情。最终忍不住看了过去。李峰认真的开着车,我只看到了他的侧脸。

  “恩。”我说。

  李峰的眼角明显的弯了下来,嘴角漾起笑意。他一手开车一手伸过来,抚弄了一下我的头。

  车子停到公司的门口,我推开车门准备下车。胳膊却被李峰一把拉住。他的眉头上扬,眼底一丝不快,说:“你就这样走了?”偏侧的头,扬起的脸,意图很明显的表达着。我有些羞涩的想收回手臂,可是那手扣得更紧了。我无奈的看看四周,很轻的在那脸上亲了一口,感觉胳膊被松开,迅速的逃离了作案现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