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不幸是会传染的
  最新V章;节上酷匠网&N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回到家里。四处观望,却没发现半个人影。回头看了一眼大门,门上果然贴着一张便条:雪儿,阿健的父母来了,我们出去吃饭,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这是赵珊珊的习惯,有事绝不打电话,偏偏要写到便条上。把便条撕下来丢进垃圾桶,全身无力的窝进沙发里。终于有一个是幸福的了,不自觉的说出这句话来。我突然想到了李妙思,似乎很长时间没见过她了。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这样想着就拿出电话打了过去。电话很长时间才接起。李妙思的声音弱弱的说:“雪儿,你找我有事吗?”

  我说:“你干嘛跟做贼似的?晚上出来吃饭吧,赵珊珊去商讨结婚大计,家里只有我一个。”

  李妙思沉默了好久,才说:“好吧,你在家里等我,我过去接你。”

  挂上电话,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我知道李妙思向来温柔,但是怎么现在说起话来,越发的低三下四起来。想到此,我有些担忧起李妙思来。

  不到半小时,李妙思的车就来到了楼下。一辆黑色的奥迪,李妙思坐在后座上向我招手。我坐进去,就紧紧的抱住了她。“太想你了。”

  李妙思的眸子里暗潮汹涌,我忙问:“怎么了?”

  她并不回答,看司机一眼,说:“杨叔,可以走了。”说话间,手紧紧的攥住我的手,一路都没有撒开。

  我们进了一家四川饭店,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点完菜后我忙追问:“到底怎么了?”

  李妙思的眼里顿时,盈满了泪水。“雪儿,我是不是做错了?”我微微怔住,然后握住李妙思的双手,想要给对方一点温暖。

  李妙思反手拍拍我的手背,拿出纸巾擦了擦脸,把她最近的境遇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我。

  武大齐和李妙思本是一个小镇上的,结婚本来算得上门当户对。可偏偏武家来了这个大都市,幸运的捞到了钱,也算是大户人家了。对还是穷鬼的老乡瞧不上了。

  我说:“他们不也是穷苦出身吗?凭什么瞧不起你。”-

  李妙思说:“一开始他们就是有钱人没准还要好些。”

  我说:“你这是什么逻辑?”

  李妙思沉思了一会儿说:“我猜想,可能我让他们回忆起了以前,那段被看不起的日子吧。他家那时候很穷,还去借过我家的钱。现在每天见着我,就觉得我在挖他们的疮疤。我婆婆常常说,我们现在是有钱人了,如何如何......从不让我说老家的事。”

  李妙思凄楚的眼睛落进我眼底,我心里揪的生疼。我说:“原来有些人,会自己瞧不起自己。”

  李妙思不再说话,接过服务员上的菜,又要了一瓶酒,说:“喝一杯?”

  我把酒接过来打开,注满彼此的杯子,说:“武大齐呢?他对你怎么样?”

  李妙思沉默半晌,把手机掏出来给我看。这一看把我整个震呆了。手机相册里都是武大齐和另一个女人的照片。两个人看的那么近,傻子也知道是什么关系了。

  我还没来得及做反应,李妙思哽咽地说:“是那女孩儿发给我的。几乎隔几天就有一张,渐渐积攒了这么多。”

  我把手机紧紧的握在手里,说:“大齐怎么说?你没让他解释一下?”

  李妙思苦笑一下说:“明明看得很清楚,又何必问呢?”

  我急了,说:“你傻啊!不知道为自己说句话吗?”

  李妙思的泪无声的落下,滴在手背上。砸的我胸口憋痛的厉害。

  我说:“妙妙,你怎么这么苦?老天爷怎么总是欺负你这么善良的人?”

  我们就这样握着彼此,默默的流着泪。哭够了就开始喝酒,然后越喝越多,越喝越感到快乐。

  看着趴在桌上醉倒的李妙思,我拿出电话,几乎不加思索地给李峰打了过去。“快来接我,我醉了!在我家附近的四川饭店。”

  这就是醉了的好处,可以做自己不敢做的事!

  我叫醒李妙思,拉上她往外走。两个漂亮的女人,晃晃悠悠的迈着十字步,着实引来了不少的眼睛。我一手拉门,一手往外扯李妙思。总算走了出来。我把她往一边拉,搂着她坐在旁边的台阶上。

  “雪儿,我跟你走,我不想回家。”李妙思几乎是哭着说的。

  我说:“嗯,不回家了。”

  似乎有双眼睛注视着我们,我抬头向上看去。武大齐的眼睛直直的落在李妙思身上。

  我一见是他,生气的骂道:“武大齐,你混蛋!你是怎么对妙妙的?”

  李妙思一楞怔,含泪的眸子对上他的。在泪水掉下的一瞬,重又低下头去。

  武大齐看着李妙思委屈的样子,又见我这么凶。不知所措地问:“妙妙,我哪做错了吗?”

  我说:“你等着!”强行从李妙思手里夺过手机,找出照片,递给他说:“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武大齐看了照片,又看了发来的号码,两手无力的垂下去,“对不起,妙妙。真的对不起。”

  我猛的起身,摇晃着无力的身体,说:“对不起有屁用!”

  武大齐的手越收越紧,把手机一把摔在地上。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和声响,吓得往后一退。身体精准的跌进李峰的怀里。李峰的眼睛关切的注视着我,说:“你没事吧。”

  靠在他的怀里,突然有种被保护的幸福感。让我更深的靠了进去。

  武大齐不再看我们,只专注于李妙思。他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抱住她的颤抖。说:“她只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可是我们早就断了。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发给你的。请你相信我,相信我。”

  李妙思却哭了,很大声的。我知道那哭代表相信,又或是原谅。看着李妙思上车离去,我像失了魂似的抱着李峰的腰,支撑住自己。

  我坚信不幸是会传染的,我感觉自己已经被感染了。因为我分明感觉到心口处痛的厉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