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昨天的晚睡,太阳已经爬的老高,我还懒懒的赖在床上。电话里传来王菲的红豆,我在床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接听电话。

  王彬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传到耳里。“现在马上到公司!”

  我楞了一下,说:“现在?可是今天是星期天。”

  王彬的声音陡然暴怒起来,像咆哮的海浪,隔着电话线席卷而来:”立刻!马上!”

  电话那头的盲音似乎都在生气。我急急忙忙的穿衣,草草的洗了把脸,就冲出门去。

  一进公司大门,前台里的小姐,就带我往19楼的摄影棚走,一路催我快些再快些。

  我被催的有些急了,一把推开门,抱怨道“这不是到了!”

  屋子里的人,都回头愣愣的看着我。我有种无地自容的尴尬。王彬从一旁闪出来,吼道:“这是你的工作态度?整组人等你一个!”

  环顾一圈安静的看着我的人,我被骂的低下头去。

  “彬,不要影响我模特的情绪。”一个外国人用不太标准的中国话说道,蓝色的眼睛含着笑意,“今天只是试拍,别太紧张。我是摄影师,叫我洋子就可以。”

  我伸出手,感激的握上洋子的手。

  “快点去化妆换衣服。”王彬不耐的打断了我们。

  王彬的话让整个摄影师又热闹起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姐走过来,带我进了旁边的化妆间。这个化妆间可是我原来那个的一百倍。

  我坐到椅子里,任大姐在我脸上施展。通过闲聊,我知道大姐叫赵梅,今年其实都五十多了。简直保养的太好了。

  化完妆我对着梅姐露出了感谢的一笑。梅姐从横摆着的衣架里,找出一套黑色的内衣,让我换上就出去了。

  内衣太性感了,让我不敢站在那么多人面前。我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一再深呼吸。深深的乳沟,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白腿,这样不是赤裸裸的勾引吗?

  门外传来王彬的催促声,“要我帮你穿衣服吗?”

  我忙说:“不用,好了。”

  再次深呼吸,我打开了那扇门。

  所有人看我一眼,就又进入了开拍的准备工作里。我呼出一口气来,看向王彬。后者斜靠在一边的墙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站在红色的背景前,音乐声缓缓想起,我在各种灯光的照射下,开始摆弄着姿势。

  拍了一会儿,洋子停了下来,示意音乐小点声,走到我面前说:“我们要拍出狂野的味道,懂吗?谁也抵挡不了你的诱惑的感觉。”

  我机械的点点头。王彬走到我面前不屑地说:“这就是你的专业?今天拍不好,明天就不用来了。明白吗?”

  我轻咬住下唇,愤恨的瞪他一眼。余光洒到了门口刚刚进来的高鹏。他向我吐吐舌头,嘴巴说着听不到的话,我却看到他说的分明是“女王”。

  哼,我冷哼一声不再理他。

  因为王彬和高鹏的挑衅,接下来的拍摄很顺利。洋子的一句“OK,收工。”结束了今天的任务。我瞬间垮了下来。

  换完衣服摄影棚里已经没人了,我开门走了出去,轻声自语着:“有什么了不起?动不动就教训人,什么东西!”

  “我听到了哦。”高鹏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吓得我不轻。

  我拍着胸口瞪他道:“想吓死人啊!”对他本来就没有好印象。我加快脚步往外走,小声咕哝道:“真是个大闲人。”

  高鹏紧随其后,说:“不是我闲,我家也是这个公司的股东。”

  见我不说话,他又问:”还在为那件事生气?”

  我不理他,却默默的红了脸。

  “那天是王彬的主意,我是被逼的。”

  我已走到电梯口,回身对他说:“他是主谋,你是从犯,你们都不是好东西!”

  更@:新P最…/快上e6酷Ha匠网

  我走进刚好下来的电梯,把还想跟来的高鹏推出门外。电梯门合上的一刹那,我看到了王彬可恶的笑脸。

  走出风靡时尚,站在初夏的阳光里。我狠狠的吸了一口暖暖的空气。抬起头,透过指缝看向太阳,浑身舒畅了好多。

  “拍的怎样?”李峰背靠在门口的石柱上看着我,黑色的太阳镜遮住了他的半个脸,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我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他面前,说:“你还说,你为什么不来?”

  王彬站直身子,取下眼镜幽幽地说:“假如有一天你红了,还岂会用我陪着。”声音从来没有过的柔和。

  我说:“我红的希望比中彩票还低。再说,就算我红了,你不陪我谁陪我?”

  李峰的眼底交织着复杂的情绪,他匆忙拿眼镜遮住。

  说话间,王彬走了过来。他的眼睛直接忽视掉我,落在李峰身上,说:“晚上叫上你父亲来家里吃饭。”

  似无心等待,王彬说完后转身就走。

  我的手不由得挽上李峰的胳膊,好奇的问:“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王彬似回头望了一眼,最终钻进车里驶走了。

  我回头看着李峰,继续追问着刚才的话题。

  此时高鹏也走了出来,看着我挽着李峰的手臂,惊讶地说:“你们......恩?”

  我即刻把身体贴到李峰身上,手更紧的挽住李峰的手臂,说:“他是我男朋友。”

  李峰似有若无地耸耸肩,不置可否的态度。

  高鹏的笑意瞬间扩到最大,说:“李叔叔知道吗?”

  李峰却说:“不关他的事,你最好少多嘴。”声音有一丝冷漠。

  高鹏看我一眼,在我脸上一捏,说:“女王,你可要小心点。”

  我因为没躲过高鹏的一捏,只能目露凶光的送走了他。

  我知道李峰正在看着我,他蠕动的唇瓣很明显有话要说。但最终我先开了口。

  我说:“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李峰把眼镜向上一推,说:“朋友。”很轻的两个字,但是大有不能深追的意味。

  我见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心中却对李峰充满了困惑。我想他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