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就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比如现在,我坐在王彬偌大的办公室里,惴惴不安着,把之前的志气都抛到了脑后。不知道王彬一会儿又会怎样的嘲笑自己。要李峰一起来,王彬却说,如果是李峰来谈,这事就算了。因为一个连一件事都不能独立处理的人,不是他们公司要找的白领丽人的形象。

  看了一下手机,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刚才的紧张渐渐地被不耐烦取代。

  拿出手机低头玩起了小游戏。脖子后面感觉有气流吹来,我转头一看,王彬的脸在我瞳孔里放大开来。我吓得往后一退,直接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啊?”我被吓的不轻,大声的抗议道:“你能不能别这样。”

  王彬却不看我,转身走到办公桌,坐进椅子里悠闲的靠向椅背。

  “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们公司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王彬直接切进主题,并把一叠女孩子的照片仍在桌上。眼神扫过我的脸,却没做任何停留。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完全搞不懂。那天在水阑珊的房间里,那个成功戏弄了别人得意笑的人,和现在跟我一本正经谈工作的人,确定是一个吗?我困惑的看着王彬,半天没有说话。

  王彬看我一眼,从抽屉拿出一份合约打开说:“这份合约相信李峰已经给你了吧。如果你通过了宣传片这关,那你就可以给我们公司做电视投放的广告。工作完成,你可以拿到30万。但是如果你只做到了宣传片,那你只能拿到10万。明白吗?”

  我机械的点点头,说:“我已经看的很清楚了。”

  王彬说:“好的,把你签好的合约给我吧。”

  我微微一怔,说:“你怎么知道我签了?”

  王彬淡然一笑耸耸肩,说:“不然你会站在这里吗?”

  我不得不佩服于王彬的心思,但是却不想承认。我把合同放到桌上,垂着眼睑没有看那张脸。王彬也很痛快的签字盖章。一切就这样尘埃落定。我现在是何种心情,我自己也说不上来。要说最大的感觉,那就是对生活的无奈吧。为了名利我再一次屈服了。我有些瞧不起自己。手指紧紧的在手心里攥紧,有种压抑的情愫想要从心里破土而出,但最终都被现实的残酷虐死了。

  我声音没有丝毫温度的说:“王总,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走了。”

  王彬的目光死死的缠住我,久久未开口。我转向一旁的身子就那样别扭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迈出步子。王彬看出了我眼底的尴尬,却偏偏戏谑地说:“如果那天抱你的是我,你会怎么样?”他眼底一丝狡黠的灵动,让我气恼!

  我说:“我会给你两巴掌。”转身便走。

  王彬呵呵地笑着,说:“你小心了,我们可是会天天见面。这个广告我会亲自督导。”

  我背对着他愣了一会儿,终是头也不回的摔门走了。

  看c正版章{节r上Q酷匠sD网B

  乘上电梯而下,看着透明玻璃窗外的景致,在我眼前渐渐放大。我呼出一口气来。站在高处自然觉得自己很强大。但落地那一刻,就注定了自己的渺小。就像这电梯把我从对面高楼的顶端,又送到了它的脚下。俯视瞬间成了仰视,这命运不是谁都能掌握的,这样想着心里就好受了些。

  电梯门打开我往外走着,却被人流挤的向后退。在电梯关门的那一刻,我终于成功的挤出来了。感觉自己像是被用完的牙膏,挤得身体都疼。走出几步,感觉少了点东西。是我的手袋,里面有我的手机和一些零钱。掉在了电梯里了?还是落在了王彬的办公室?边想边往回找,却见一个皮肤白皙,眼角含笑的男人看着我,手里把玩着我的手袋。那张五官深刻的脸我终生难忘,他是高鹏!

  “夏小姐,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声音温柔异常,却让人恨不得捂住耳朵。

  我跑过去抢过手袋,气鼓鼓的说:“分明是你趁乱拿走的!”

  男人的脸往下一垮,苦叫道:“你还真是刁蛮的小公主!帮你捡了东西连谢谢也不说,反而诬赖人。”

  我拉开手袋看了看,手机还在。转身就走,身后传来的话,让我气冲冲的杀了回去。我说:“第一我不刁蛮,第二我不是公主,第三,没有证据说是你捡了我的手袋,第四,鉴于第三,我没诬赖你!”

  男人向后退了退,忙乱的点点头说:“我看你这气势像个女王。”

  我的眼底不着痕迹的漾起一丝得意,高傲的转身,优雅的走出了风靡时尚。

  从王彬处受了气,在高鹏身上顺利的发泄掉了。我屁颠屁颠的回了家。开门的瞬间我几乎晃了眼。一大捧玫瑰花挺立在客厅古老的小桌上,让我感觉那桌子下一秒就会不能负荷的牺牲。

  阿健细碎的刘海斜斜地倒向一遍,冲我呵呵的笑着说:“姐,你回来了。”其实我对天发誓,我就比他大三个月又七天,可他偏偏要叫我姐。在纠正几次无果后,我最终无可奈何的接受了。

  我却顾不上看他,扑到那一大把芬芳之地,大呼:“哇塞,太漂亮了。”闻了几口花香,我才看向阿健,说:“你怎么回来了?”

  阿健向卧底似的,趴在模糊的猫眼儿望了望,小声说:“今天不是姗姗生日吗,我想向求婚。”

  我说:“好,你小子还挺有心的。那我出去闭闭吧,给你足够的发挥空间。”说着我就进房间换了件衣服,拿上背包走了出去。

  阿健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谢谢你了,姐。”

  我说:“我是为了我的姐妹。我晚上11点前不会回来,放心。”我朝他挤挤眼关上了房门。

  那一门之隔阻断了幸福与孤独。我仿佛能看到赵珊珊含泪的眸子,幸福的盯着阿健,深深的献上一吻。而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到娱乐场所里打发下时间。

  天使酒吧灯光昏暗的旋转着。我要了杯橙汁,坐进一边的角落里沉静下去。天色还早,整个酒吧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只小猫。我喝了口橙汁,翻开手机给李妙思打个电话,她声音弱弱的说:“不太方便,不好意思啊。”我只得安慰说没事,挂上了电话。结婚对于女人本来就会牺牲很多,譬如李妙思夜生活的自由。所以我不想草草嫁掉,最起码要找一个值得我去牺牲的人。

  不知不觉间,酒吧里已经来了不少客人。音乐从刚刚的舒缓,走向了重金属。舞池里三三两两的男女扭动着身体。我很喜欢看这样群魔乱舞的场景。透过他们动作的大小、轻重,去猜测他们的性格、背景,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