怯怯的给未接来电回了个电话,电话无人接听。我一下子释怀了,也许忙去了,我落个悠闲。正在我心里舒畅的时候,电话却愤然响起。

  王彬义愤填膺的吼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拒接我那么多电话,我只拒接一个,你就不打了?”

  王彬的孩子气让我瞠目结舌,实在是没办法把那天的脸和现在的表现融会贯通。我声音弱弱地说:“不......不是拒接,是没听到。”

  王彬的声音瞬间沉了下去,说:“鉴于你的认错态度不好,我要你在水阑珊请客,限你30分钟赶到!”

  水阑珊啊!那个30层的四星级酒店!这下我这小半年都白做了。心里抱怨着,脚步却不敢停下,急忙拦了辆出租车飞驰而去。若是再因为晚了半分钟,被那无赖讹上,没准我这一年就要借钱度日了。

  眼看过了路口就到了,路却堵住了。看看时间快到了,无奈只能下车跑一段了。到达水阑珊的时候我已经气喘嘘嘘了。

  E更X\新最快‘上酷q¤匠u网*

  水阑珊的一楼就只是供客人坐着休息的地方,顾不得欣赏夹道欢愉的小姐,我急匆匆的跑向里面,准备去二楼的餐厅,却被服务台的小姐叫住了:“请问是夏雪夏小姐吗?”

  我茫然的点点头。

  服务小姐摆着好看的笑姿,说:“王先生请您去12楼的008号贵宾房找他。”

  我满腹狐疑的猜想,他叫我去房间做什么?不会意图不轨吧?为了以防万一,我给李妙思发了个信息,让他到这个地址找我。这才放心的准备上楼。走出几步我回头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叫夏雪?”

  服务台小姐的微笑立马扩张开来,压抑着声音说:“王先生给我看了您的照片。”

  我哦了一声,就跑进电梯去了。他怎么有我的照片,跨国公司的总经理也会关注小公司的宣传活动?还是从别的地方取得的照片?我更疑惑了。

  惴惴不安的按响了008的门铃,门迅速的打开。我还没做反应,一只裸露的手臂就把我拉了进去。

  眼前的竟是个陌生的男人!他光着身子,腰间只围着白色的浴巾。没给我任何惊讶的机会,他只用力一扯,我便整个跌入了他的怀里。感觉到脸上接触到了他的肌肤,我拼命挣扎起来,却只在那手臂里转了个身,背对着他。脸色因为挣扎和羞愤烫的厉害,我叫嚷着说:“我走错房间了,对不起......”

  男人却并没放手,把挣扎的我搂的更紧了,俯身向我袭来,我本能的躲避着。男人在我的侧脸上吹出热热的气体,手在我的腰上用力一握,道:“你没走错,这里就是008号房,是王彬让我在这等你的。”

  我几乎气急地吼道:“放开我,快放手啊!”

  男人像没听到似的,伸出大手捏上我的脸。我的脸早已血红一片,耳朵根都烧的厉害。脸因为被那大手捏住,嘴巴向前高高的嘟起,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言语。男人的脸渐渐的靠近,我害怕的瑟缩着闭上眼睛,眉头紧紧的皱起。

  男人的手臂却一松,我脚步不稳的倒向身后的墙壁。身体因为刚刚的挣扎和恐惧无力的滑了下去。

  男人往床上一座,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眼神里充满了挑逗:“你开个价吧,我验过货了,很满意!”

  一句话让我恨不得拍死他。我愤愤的起身要走,却被那男人先一步阻隔了去路。

  我瞪视着男人眼里充满厌恶,嘴里狠狠吐出两个字:“滚开!”

  男人夹着烟的手向我伸来,我往边上一躲,那手落了个空,有些生气的收了回去。男人向我吐了口烟,说:“装什么装?你们这些小模特,我能看上你就该偷笑了!”

  我的胸口因为气愤起伏着,继续说道:“滚开!”

  男人邪恶的一笑,又要向我扑来。我的双手拼命的推着他。

  “够了高鹏,有些过火了!”王彬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他还是穿着笔挺的西装,斜倚在门框上抽着烟,透过烟雾嘴角带着一丝嘲弄的坏笑盯着我。

  我像只刚被捞出水的小鸡一样,凌乱不堪。呆呆的看着王彬。后者和那个叫做高鹏的男人哈哈的大笑起来。因为笑得过于欢畅,烟雾呛的王彬咳嗽的厉害,但是仍旧阻挡不住那笑声。

  笑够的王彬走到我面前,捋了捋我的乱发,说:“夏雪,你通过考试了,可以做我的女朋友了。”

  我只感到了被戏耍的愤怒,扬起手在那张满是笑意的脸上甩了个巴掌。手生生的疼着,我却顾不得,转身开门,疯了似的逃走了。

  泪水在门合上的那一刻,不争气的夺眶而出。这是不可饶恕的羞辱!王彬?他凭什么?就算她那天呕吐了他一身,就算今天的道歉有些迟。他也没有资格这么践踏自己的尊严。我还曾为了他那天的大度,心存感激和歉疚?不必!从此后再也不必歉疚,他不配!他活该!

  我心急火燎的奔出水阑珊,和正赶来的李妙思撞个正着。李妙思的眼睛掠过我一身的狼狈,和眼角挂着的泪痕。吃惊的问:“怎么回事?”

  我气鼓鼓的带着哭腔嚷道:“被狗咬了!”

  回到家里心情稍稍平复了些,李妙思倒了一杯水递给我,一本正经的说:“是不是王彬欺负你了?以后还是离他远些,他家的势力很大,我们惹不起。”

  我没有答李妙思的话,只是强行挤出一丝笑,说:“我没事,以后再也不会见他!”语气满是恨意。

  李妙思一直等到赵珊珊回来,交代了她几句才离开。我躺在床上眼神怔怔地盯着房顶。“你通过考试了,可以做我的女朋友了。”想着那令人发指的话,我冷哼出声。

  赵珊珊探进头来望了望,把门合上做饭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