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炒菜铲子吓得摔在了地上,也顾不得捡起来,忙问:“谁啊?在哪里?大白天的有这样的事情!”

  赵珊珊此刻也不哭了,看着我说:“就是那个不要脸的李启发!”

  我说:“他是做什么的?”心想叫的出名字应该认识。

  赵珊珊长出一口气,说:“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还是学校校刊的副编辑。今天他跟我说让我写一篇教育心得,要发到校刊上。说是以此跟教育局长谈我转正的事。”

  我说:“那话能信吗?就凭一篇教育心得就能改变你临时工的命运了?那些挤破脑袋考试的、送礼的不都给气死了!再说了他见没见过教育局长还不一定呢。”

  赵姗姗听了我的理论更气了。骂了句:“那个老王八蛋!”

  我说:“他怎么欺负你了?”

  赵姗姗生气的说:“他骗我说要给我文学方面的指导,让我去他的办公室。然后就摸我的手,还捏我的屁股。”

  我说:“然后呢?”

  赵珊珊瞪我一眼,说:“还有什么然后?我给他腿上狠狠送了一脚就跑了。”

  我释然的一笑道:“那你哭什么?你又没吃亏。”然后继续做饭去了。

  赵珊珊仍在生气:“还想怎么样啊?这还不严重?我都不知道明天怎么上班了。”

  我说:“你小心那人给你小鞋穿。”

  最终赵珊珊沉默了。

  晚饭间我把李妙思买房的事情告诉了赵珊珊。她惊讶的把筷子直接插进了嘴里,出神的看着我说:“那我现在不上班算了,让妙妙当小三似的养着我。”

  我想赵珊珊还是很在意这工作的。好些高人就是看重了女性的无知或是某项弱点反复攻击,最终吃到了可口的小肥羊。赵珊珊的心直口快以及对转正的渴望,都是被攻击的弱点。

  我说:“不好,你还是照常上班。只要记住做好本分就好,不要妄想什么转正了,维持到结婚为止。结婚后务必要生孩子,到时可以轻轻松松的离职,反而对你有利。”

  赵珊珊埋下头去细细的吃起饭来。

  最终,赵珊珊还是把事情捅大了。因为阿健知道了这件事。阿健很气愤,又碍于赵珊珊还要工作。于是选了个折中的办法——每天定时给副校长打恐吓电话,也不说是因为谁,就是警告他离女老师远点。副校长的夫人还因为这事到学校视察过几次。搞得副校长看哪个女老师的眼神都带着恨意。

  更新最7s快上酷u匠u网

  赵珊珊痛快了,我却异常痛苦。因为我每天都要向阿健报告赵珊珊的动向。几天下来,我都感觉手机像是个定时炸弹似的。

  今天午时,电话又吵了起来。我忍无可忍的接起电话说:“阿健,你这样很不好,你严重的滋扰了我的个人空间。”

  电话那头的男人蒙住了,说:“恩?阿健是谁?”

  我从耳边拿起手机一看,陌生号码,不耐烦道:“你找谁?打错了吧?”

  “看来你忘记了,我是王彬。”

  差一点我就把电话扔出去,卧倒在沙发后面。那个墨迹的李妙思,肯定还没把衣服送过去。硬着头皮赔笑说:“没有没有,王先生啊,我记得的记得的。”

  王彬的声音一沉,说:“那样不上档次的衣服就要打发我吗?我的西装是ARMANI的,好贵的。”

  我立即垮下脸来,有钱人都有病,不看衣服的做工和舒服程度,却一味的相信什么品牌,人家服装公司又不是傻子,做品牌打广告的钱还不是消费者出吗?那样算下来衣服得多水。这样想着我自然没什么好气,说:“那要多少钱?”

  “大概三万!”

  我惊得掉了下巴,说:“那我赔不起,你说怎么办吧。”我无奈摆出了随你便的姿态。

  王彬却分明的偷笑了几声,说:“明天中午请我吃饭。”

  挂了电话我还使劲掏了掏耳朵,把王彬的名片搜寻出来和手机里的号码反复核对了几次,最终相信了自己的耳朵。这下只能忍痛放血了。

  随便扒拉了几口剩饭,刚想上床睡个午觉,电话又响了。这次是李峰。

  记得刚毕业那会儿,我在路边给人发传单。李峰跑到我面前对我说:“小姐,有兴趣做模特吗?平面模特,拍广告的那种。”他带着很大的太阳眼镜,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的接过他的名片。最终每月给家里寄钱的压力,把我送到了他的面前。好长时间没有接活,看他打来我自是格外高兴。

  我边我菜送进嘴里边说:“峰哥,是不是有好活儿了?”

  李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说:“明天上午十点,来摄影棚开工。”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电话里已经传来了盲音。

  李峰有些孤僻,对谁都是一副冷冷的态度。我一度想换个人跟,但是却在一次意外里改变了看法。

  那次接了一个给车做广告的活儿。但是那经理非要我穿着比基尼在车展上站台。我说我是平面模特,只拍照片不站台。那人很生气,让我找公司领导出来。我那时是新人,公司领导我都没见过,只得把李峰找来。李峰也解释了好久,但是还是不能平息那经理的怒气。我以为李峰会妥协,但是他却把我拉走了。自那次我就和李峰单干了。他负责找工作,我负责做工作。过得倒也自在,但是我却完全被李峰控制了起来。因为离开他我又是一个无业游民。我很佩服李峰,因为他总有工作给我做。以他那样的性格,我常常难以置信。

  我们的摄影棚是李峰租来的,在市西区的一个小型照相馆的二楼。李峰手底下的模特都在这拍。我们是正儿八经的野路子。当然我们也只能出现在一些小公司的宣传册里,衣服鞋袜、锅碗瓢盆,只要能挣钱又不是很不入眼的我们都拍。

  九点五十分,我如约来到摄影棚。顺着一侧的小门进入,又走上用钢板制作的楼梯。里面很暗,李峰坐在藤椅里和摄影师小江正在闲聊。见我到了,小江一下子扑到我面前抱住我,激动万分的嚷嚷:“哎呀,亲爱的,我想死你了。”我礼貌的推开他笑说:“是啊,一个多月了。”

  李峰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也不看我说:“行了,快开始吧。”语气透着些不耐烦。

  我朝小江挤挤眼,把包挂到门边的衣架上问:“这次拍什么?”

  小江神态猥琐的搓着手说:“内衣。”

  我朝小江皱皱鼻,问:“衣服呢?”

  李峰已经把一包衣服砸到我怀里,说:“这是个大活,这套片子只是试拍,别给搞砸了。”

  我毕恭毕敬的向后退开,到一角的小房里换衣服。说是小房,还不如服装店里的试衣间大。

  我从小房一出来,小江的口哨声就穿透了我的耳膜,他打着响指大呼:“漂亮!”

  不知道拍了多长时间,我都把衣服穿遍了才算完事。李峰捏着下巴看着布景自语着:“缺点感觉。夏雪再来一遍吧。”

  这是我工作以来第一次重来。因为面对的都是些小客户没有太高要求,所以每次拍的都很轻松。但是李峰事先已经说明是大活,我只得不情愿的把衣服又穿了一遍,李峰不停的建议着,这套要性感,这套要俏皮,这套要妩媚,这套要娇羞......到最后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摆弄我的五官了。

  拍完我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总算结束了。”

  小江挽着我的胳膊做撒娇状,说:“雪儿,一起吃个饭吧。”

  吃饭?我猛地儿想起了什么。急忙找出手机一看已经一点了。用力抽出手来,拿上包包甩了句:“下次吧。”就冲下楼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