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金沙滩咖啡的时候,只有一点半。李妙思已经等在那里了。整个大厅只有我们两个人。让我不禁想到了言情剧的桥段。

  我说:“你把这儿包了?”

  李妙思怔了一下,轻笑出声:“瞎说什么呢?没有。”

  我说:“我就说嘛,都是吃惯了苦的,不会浪费。”

  沉默的喝了会儿咖啡,我说:“过得还好吗?”

  李妙思的嘴角向上一扯,似笑不笑地说:“他对我很好,只不过......总感觉少点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那少了的必定是爱情!

  我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你看,以前的人见第一面就是在洞房里了,不也挺好吗?那时候的离婚率还低。”

  李妙思浅浅一笑,说:“是啊。”

  我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李妙思喝了口咖啡,沉默了一会儿,说:“大齐其实是我初中同学。小时候我们还很要好,后来他跟父母来F市做生意,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我说:“哦,那你们还是有些感情基础的。”

  李妙思说:“其实我和大齐早在没和陈阳分手前就见面了,他追过我,只是被我拒绝了。”我很佩服李妙思的深藏不露,天天跟我们在一起,竟把武大齐这个人瞒的滴水不漏。但是我知道那是因了陈阳。她怕陈阳弱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但最终伤的却是自己。

  提到陈阳,李妙思的眼底还是有些惨淡的光芒。

  “那天,他有没有说什么?”李妙思幽幽的开口,把头低了下去,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我说:“他没说什么,只想把车还给你。”

  李妙思的手微微一抖,梗直身子说:“给他了就是给他了,没有必要还回来。”语气有些怒意。

  我没有说话,专心的喝着咖啡。

  这时,李妙思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红本推到我面前。

  我好奇的打开,那是一个房屋所有权证,上面写着屋主李妙思。正是我们现在租住的地方。

  我愣了半天说:“这是什么意思?”

  李妙思说:“这是我的彩礼啊,大齐送给我的。本来他说要买个好点的房子。可是我还是喜欢那里。”

  我说:“你傻不傻?买那样的破房子做什么?”

  李妙思呵呵的笑,说:“那里可是我们奋斗了6年的地方。有我们的血泪青春啊。”

  这话让我回忆起我们刚住进去的时候。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正式工作,靠打小时工维持生计。

  赵珊珊每天都会推开窗子呐喊:“我的春天啊,你何时才会到来。”开始我们都说赵珊珊在大众面前丢人现眼,后来却被那呐喊施了咒语,我们一起在窗子前呐喊:“我们的春天啊,你何时才会到来。”

  我想李妙思此时想到的也是那窗子吧。因为我分明的看到了她眼底的一丝光亮。

  房本最终交给我保管。李妙思说,以后那就是我们的革命根据地。

  离开咖啡厅,我拉着李妙思跟我逛街,准备给王彬买套西装算是赔偿。让李妙思交给大齐,再让大齐交给王彬。这样自己心里好受了,也不用和王彬见面。一举两得。

  看了好多家店铺,由于价钱的缘故最终还是没能买到。李妙思不耐的说:“还没选好啊?不然算了,反正那种有钱人也不差你这点东西。”

  我说:“那怎么行?不能被人看扁了,尤其是有钱人!”

  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的咬了咬牙。这就是典型的仇富心理。我想中国大部分老百姓都有这样的心理,所以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李妙思无奈地说:“那说好这是最后一家店,再选不上就不买了,走不动了。”我忙说好的,最后一家。

  推门进去销售员立刻迎了上来,熟络的给我们推荐个款西装。我却被一对不太相配的情侣吸引了注意。

  女孩画着精细的状,穿着白色的皮草大衣,年龄大约20出头,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男人大概有四五十岁,典型的土肥圆外加短小。但是那漂亮的女孩却献媚的挽着短胖男人的猪手。

  “不管,你一定要选一件,这是人家给你的生日礼物嘛!”透过那口音我判断女孩是来自台湾的同胞。男人的手滑向女孩的腰际,在那一捏低声笑道:“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想要点别的礼物。”

  女孩撒娇道:“不行啦,你先选一个嘛。那样你就可以得到两样礼物了嘛?”

  男人立即抬起手来,豪气的说:“把你们这最贵的衣服给我拿出来。”

  男人试穿出来站在镜子前,洋洋自得的欣赏着自己。可我却感觉那西装穿在他身上,就像蛇钻进了王八壳,不配套!

  女孩夸张的大呼:“太帅了啦!”

  男人很满意的抖了抖袖子,说:“就它了!”

  销售员立即把单据开好,递到男人手里说:“先生你好,一共是一万三千八。”

  我被那数字吓得倒吸了一口气。但女孩却面不改色地递了一张金卡出去。那模样还真有些义薄云天的意味。

  男人拍了怕女孩的小手说:“别心疼啊,卡我会给你增加额度的。”

  女孩更加欢愉的笑了起来。

  我推了推看衣服的李妙思说:“看到了没有?又一个小三。”李妙思看了一眼女孩,立即收回了目光,压低声音说:“别管闲事,赶快挑你的衣服。”

  我们的嘀咕可能被女孩偷听了去,她走的时候不再挽上那只猪手,还特意叫了声“干爹”!

  最终我和土肥圆男人做了相反的选择,买了件最便宜的西装。交给李妙思的时候,我再三叮嘱,一定要尽快交给王彬,多说些好话。

  回到家我倍感轻松,愉快的哼起了歌。今天必须做顿好的庆祝一下。一来解决了我最难堪的一件事,二来因为李妙思的关系,我们摇身一变从房奴成了房主。

  我在窄小的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门打开然后又用力的合上。我忙喊:“快来帮忙,要不等会儿没你吃的。”

  赵珊珊却没做声,坐在了客厅的小沙发上哭了起来。

  我跑出厨房看着眼圈红红的赵珊珊,小心地问:“这是怎么了?被学生欺负了?”赵珊珊是中学老师,带的是没人愿带的坏孩子群,被气哭了好几次,但是每次都是边哭边抱怨,却没像现在这样安静。

  酷4h匠网正版首J发

  赵珊珊把头扭向一边不看着我,没有说话。

  只怪我过于着急,一时忘了她的习惯。她本是藏不住事的人,只管等她开口就好,越问她反而越嘴硬。我转身回了厨房,说:“算了,反正我对你那些小孩吵架的事情也不敢兴趣。”

  果真赵珊珊小声叽咕了一句,你这算什么朋友。

  我暗暗一笑也不说话。赵珊珊一会儿就忍不住了。站在厨房门口观望了半天,终于说道:“雪儿,我被人欺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