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婚礼上的意外

  本来就没喝过白酒,我在一杯下肚之后,明显的眩晕起来。

  “姗姗,快陪我去洗手间。我想吐。”我捂着嘴巴压抑着胃里面的汹涌。赵珊珊放下筷子搀扶起我。脚步还没迈开,一双亮闪闪的男士皮鞋挡住了去路。

  “你好,你们是新娘的朋友吗?可以聊聊吗?”一个陌生的男性嗓音在头顶响起。

  我胃里的东西已经涌上口腔,我实在没有勇气把它咽回去,于是,它顺理成章的喷溅而出。我眼看着那亮闪闪的黑皮鞋染上了白色的污秽。来不及擦拭嘴角,来不及顾虑口腔内的难受。我急切的抬头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又无法抑制的吐了出去,这一次,那笔挺的灰色西装也被我毁了。

  赵珊珊一手扶着我,一手从桌上抽出纸巾给灰西装擦着,声音饱含感情的颤抖着说:“对......对不起......对不起。”

  胃的怒吼终于停歇了,我的眼睛盈满泪水,几屡凌乱的头发因为嘴角的湿润贴在了上面。现在的我窘到了极点,狼狈到了极点,顾不得四周的围观和议论,我抬起头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男人大概有180左右,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浓浓的眉毛微微皱起,嘴巴张开成一个O型两只手向两边展开,整个身子谨慎的向后仰着。我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

  这时,一个漂亮的女人拿着一条毛巾赶过来救场,嘴里关切的叫着王总。我才知道男人姓王。他推开女人的手说:“我去房间整理一下就好。”然后转身离开。

  我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楞在那里。这时,李妙思跑来把呆若木鸡的我和赵珊珊带进了休息室。一进门赵珊珊就在沙发上坐下,拿着沙发靠垫不停的敲自己的头:“真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太特么丢脸了!”

  我长舒一口气摔在沙发上,叹道:“该把自己埋了的是我才对。”

  赵珊珊白我一眼,重新把头藏到靠垫下,发出一声沉闷的嘶吼。

  通过李妙思的叙述,我大概了解了那个被我荼毒的男人。他叫王彬,30岁,是跨国企业“风靡时尚内衣”的独子,超级花心的钻石王老五!

  在休息室小睡了一会儿,我终于清醒过来。和赵珊珊走出休息室时,大厅里已经没有几个客人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忙碌的做着打扫工作。我拉上赵珊珊,把头埋了下去,迅速的穿过大厅。眼看到达旋转门时,却一头撞上一个结实的胸膛,我猛然抬头,然后慌张的跳开,瞪着眼睛尴尬的挤出一丝笑。

  王彬已经换了一套黑色的西装,头发有些潮湿的抚向耳后。此时他带着一丝看好戏的坏笑,玩味十足的看着我,说:“你们.......就想这样逃走?”说是你们,眼睛却直直的落在我一个人身上。赵珊珊本能的躲在我身后,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我羞赧的一笑,急忙解释说不是不是,心却因为那句谎言慌乱的跳个不停,然后那丝心慌消无声息的爬上我的脸颊。王彬的眼神颇有深意的看着我,递上一张名片,说:“不是就好,等你想好怎么赔偿我的时候,打给我吧。”

  我惶恐的双手接过名片,忙说是是是。王彬走了几步,又折返回来一本正经的沉声道:“为了以防万一,你是不是应该也给我一张名片呢?”

  我微怔了一下,应该不足四分之一秒的时间,然后在我的包包里翻了一个遍,也没发现名片的踪迹。我抬起头傻笑了一下,声音微颤地说:“不好意思,今天没带。”看着王彬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我轻咬住下唇,沉思了一会儿,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纸巾,用眉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

  看着越来越远的王彬,我和赵珊珊同时舒了一口气。“这个男人真怪!”赵珊珊说话间,我们已经站在了门口,阶梯处李妙思和武大齐送走了最后一拨来客,撑在胸口的那口气瞬间瓦解,发出“呼”的一声闷声,脸上的笑容立即垮了下来。我有些心疼的注视着转过身的人。

  “好点没?”李妙思急急地跑来,我知道她除了关心我以为,还有一些是在躲避武大齐伸向她的手臂。

  我浅浅一笑,说:“没事,只是背了点债务。”挥了挥手里的名片,我无奈至极。

  气氛因为武大齐的在场有些尴尬,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话着家常,缓慢的步下阶梯。

  阶梯下一辆白色的捷达映入眼帘,李妙思挽在我胳膊上的手明显的一颤。我慌忙握住那丝颤抖。走到车前,蹲在一旁角落里的陈阳缓慢的站起身。可能蹲的太久,双腿很不适应的踉跄了一下。

  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青年变成可怜老叟的模样,李妙思的手紧紧的一收,捏的我的胳膊有些吃痛。我没敢看李妙思以及武大齐的脸,只是给那颓废的陈阳一记白眼的暗示。

  陈阳刚向前迈出一步的脚,不得已收了回去。我偷偷拍了拍李妙思的手,对她耳语道:“想要重新开始,你要先学会无视。”

  李妙思硬生生把眼底的浪潮化成雾气,隐藏了进去。

  看着崭新的大奔飞驰而去,我的心终于落了地。白了赵珊珊一眼,小声骂道:“看你干的好事!”赵珊珊嘟嘟嘴又吐吐舌,看向了一旁的陈阳。

  我迎上陈阳的步子冷声问:“你来做什么?”

  陈阳低垂的头抬了抬,说:“我想把车还给妙妙。”

  这句话很明显的说明了陈阳的选择,未等我开口赵珊珊就大声嚷道:“你个没良心的,还车有毛用。把妙妙的青春还来,我们在这接着!”

  陈阳把头低到最低,小声说:“是我对不起妙妙。”

  我拍了拍陈阳的肩,笑笑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对不起三个字说出来毫无意义,现在你也看到了,妙妙过的很好,比跟你在一起苦熬好多了。她应该谢谢你才对,因为你的无情,她从穷苦一步迈进了豪门。不是吗?”

  陈阳含泪的眼睛终于没有勇气再一次迎上我和赵珊珊的凌厉,开车飞也似的走了。

  这就是李妙思倾尽所有换来的男人!值不值,我想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恍神间,一辆奥迪停在我们面前。黑色的车窗缓缓降下,一张我有生以来最害怕的脸露出车外。“美女,送你们一程吧。”还是玩味的表情。

  B1酷*匠)I网E唯‘一正R版ly,!其:d他l:都是盗+版eN

  我明显感觉到了赵珊珊眼里迸发的光芒,连忙点头致谢道:“不用不用,谢谢。”拉住赵珊珊的手,就跑向了一旁的出租,把她想说的话也吹散在风里。我没敢看王彬的表情,那歪歪的嘴角,坏邪的眼神,我不敢再次迎上。

  一头倒在床上,一天的羞炯在脑中回放。真想一头撞死在枕头上。赵珊珊从门口探进头来,坏坏的说:“那个王彬怎么样?有没有搅动你的一池春水啊?”

  我抓起枕头就扔了过去,吼道:“瞎说什么你?我现在想起他就害怕,我还没有如此丢脸过。”确实,因为工作关系我一直保持着专业的着装和风度。而今天的事情就像白裙子上洒落的墨迹一样,让我恨不得用硫酸洗净。

  赵珊珊取笑说:“害怕吗?有时候害怕也会产生另一种感情哦。难道你不想把自己赶快嫁掉!你好像奔三了吧?你们那个圈子不是嫩模当道吗?”那个嫩字被她刻意加重了语气。“赶快给自己找个归宿才是正理!”

  我说:“去你的!不用你管。”

  阿健适时的电话终于把赵珊珊赶走了,听着另一个房间传来的甜言蜜语。我不禁有些失落,最近家里也一直在催促我赶快嫁掉。我自己又何尝不想,只是嫁掉这两个字说着容易,做起来却太难。要做到李妙思那样的地步,我实在没有勇气。

  这让我不禁回忆起李妙思的爱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