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李妙思一直在等待陈阳的结果,因为她是两个星期后搬走的。但是,陈阳始终没有再来过。答案可想而知。这就是女人最大的悲哀。嘴上说要彻底的断掉,心里却在被那千丝万缕的线拉扯。里子早已伤痕累累,面子却还要保持光鲜亮丽。

  李妙思走的时候,化着精致的装,脸上挂着笑。踏出门的一刻,她说:“以前的李妙思已经死了,往后我会好好的重新活一次!”

  我说:“回家和父母解释清楚就回来,我和珊珊等着你。”

  赵珊珊本来躲在屋子里,此时却一下子扑了上来,抱着李妙思大哭。

  李妙思走了,带着希望破灭的灰烬和满心的伤痕。但是最后留给我们的却是美丽的微笑。不、不、不,留给我们的是一个天大的意外。桌子上红色的喜帖刺痛了我的双眼,我不禁落下泪来。

  距离婚期的一个星期,我过得异常艰辛。盼着那天赶快到,可以早点见到李妙思,又希望时间可以多停驻一会儿,让李妙思有时间再好好考虑考虑。仿佛那一天不是结婚的喜日,却是李妙思的刑期。

  赵珊珊变得有些不可理喻。这几天连续给阿健打电话,说:“你在那边给我老实点,犯了错就别想回头。要是你不想看我嫁给别人,最好给我调回来。”

  “我才没有别人呢?我是说你给我小心点!要是被我逮到,你就死定了!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害的我也必须每天跟阿健通话,只得把李妙思的事情反复解释了几遍。阿健说:“你们女人真奇怪,看到别人的不幸,为什么非往自己身上扣,又不是什么好事。”

  我说:“是是是,你多忍忍,你们在一起快两年了,还不知道她的脾气吗?等几天就好了。”

  夜色很美,远空闪烁着几点星光。我站在窗前向外望去,整个城市都已睡去,只有近处几个街道的路灯稀稀拉拉的亮着几盏,正和这夜空的星光辉映着。我想,在这样的夜晚,其他的人都在做什么?又有谁也会睡不着?在这睡不着的人里面,应该会有李妙思吧......

  起床,洗簌完毕,我挑了一件淡紫色的小礼服穿上,感觉有些怪怪的。赵珊珊一身休闲站在门口,坏笑着说:“是你结婚还是人家结婚?穿成这样干什么?也不看看季节和天气。”

  我说:“这是礼貌好吗?”向窗外望了一眼,竟然是阴天。老天爷是在帮李妙思应景吗?

  赵珊珊说:“快算了吧。没准这婚还结不成呢。”

  我说:“怎么结不成?你要去抢亲啊?”

  赵珊珊呵呵一笑说:“我昨晚给陈阳打电话了。”

  我冲过去抓着赵珊珊的肩膀猛摇:“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乱说话啊?”

  赵珊珊推开我说:“他们在一起7年,总有知情权吧?”

  我说:“那陈阳怎么说。”

  赵珊珊沉思片刻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什么都没说就挂了。”

  我哦了一声,换了个长袖T恤加牛仔裤,说:“这样总行吧。”

  我们拿着喜帖站在喜结良缘的大牌匾下面。这是本市最大的酒店了,我抬头向上看去,那楼直接插到了天空里,像极了孙大圣的金箍棒。

  赵珊珊催促道:“傻看什么呢?快找李妙思去。”

  我随着赵珊珊的步子走上高高的阶梯。绕过一个大型的喷水池,李妙思就站在酒店的门口,笑意盈盈的招呼着来客。一张大号的结婚海报伫立在旁。看到我们,李妙思的笑容僵持了一下,随即又笑盈盈的冲过来和我们拥抱。

  “这是我老公,武大齐。”李妙思说。

  我和赵珊珊同时打量着这个男人,身高和我差不多,大概170左右,相貌相比于身上那一身名牌逊色不少,只是眉宇间有几分贵气,这就是传说中的土豪吧。

  “你好,叫我大齐就行。”武大齐伸出手和我们一一握过。

  赵珊珊说:“你好,你好。初次见面以后还要多照顾哦。”语气拜金味十足。

  我推了赵珊珊一把,说:”妙妙,你今天太美了。”

  李妙思拉住我和赵珊珊的手,眼里顿时升起一层雾气,还好又来了客人,才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不然我真怕我们会当众出丑。

  我向李妙思挥挥手,拉着赵珊珊进了酒店大厅,里面已有好多来客,迎宾小姐问清是哪方来客后,把我们带到了女方亲友的方阵里。刚一落座,想起还没随礼。赵珊珊站起身就往外走:“我去吧,顺便去个洗手间。你在这等着。”

  我点点头,四处观望着。女方亲友人还真少,我身边的桌子几乎都空着呢。在离舞台最近的桌子边,我看到了李妙思的父母。两位农村老人明显有些不适应这样的环境。

  我走过去,向老人点点头说:“叔叔阿姨好。我是夏雪,还记得吗?”

  叔叔有些拘谨,一脸茫然的点点头。阿姨看了我一会儿,大笑起来:“你是夏雪,妙妙总是提起你,说你对她很照顾。”

  我有些惭愧,忙说:“不不不,是妙妙照顾我多一些。她比我细心。”

  寒暄几句后我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这时,赵珊珊气喘吁吁的坐到我身边说:“你哪去了?找你半天了。”

  我说:“跟李妙思的爸妈打了个招呼,找不到你就等着呗。”

  赵珊珊,喝了口茶水小声说:“这次咱们丢人了。”

  我说:“丢什么人?你上厕所被看到了?”

  赵珊珊捶我一拳说:“去你的!我看那男方礼单上写的都是几千,有的还上万呢,我们只给两百块,不丢人啊?”

  我迟疑了一会儿,说:“那要不算了吧,还不如不给呢。”

  赵珊珊立即站起来就要走。我说:“你干什么啊?”

  赵珊珊说:“把钱要回来啊?”

  我一把拽住她说:“算了算了,没关系,礼轻情意重。”

  灯突然全灭了。结婚进行曲适时响起,两束追光分别打在了新郎新娘身上。新娘手持鲜花随着音乐缓缓向新郎走去。随着两声礼花的炸响,人们自发的拍起手来。

  当所有人都追着新娘美丽的面庞时,我却只盯着她的脚。那铺着鲜红地毯的小路,仿佛布满了荆棘,让新娘的脚步格外沉重。如果那红毯的另一端站的是陈阳的话,李妙思或许会毫不矜持的飞奔而去,那四周响起的就不仅仅是掌声,还有各位来宾的哄笑。

  我自顾自的胡思乱想着,直到那一整套的仪式结束才回过神来。赵珊珊给我夹了一碟子的菜,说:“想什么呢?快吃啊。”

  我说:“我想喝杯酒。”话音刚落,一位身穿红色旗袍的美女就给我面前的酒杯注进了红酒。

  我一口干了,赵珊珊冲我耳语:“红酒不能当啤酒喝。”

  我白她一眼说:“你管我。”看着身后美丽的小姐问:“有没有白的?”

  美丽的脸上掠过一丝惊讶,随即从一旁的推车上拿出一瓶五粮液给我斟上。

  }e看正版G章m节C8上,酷匠:网

  李妙思和武大齐手挽手走来,李妙思那近乎照相摆出的笑姿,让我的心明显的抽痛了一下。我说:“大齐,没想到你能把我家妙妙给娶走,你捡了大便宜了,知道吗?以后一定对她好!”

  武大齐把酒一饮而尽,说:“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带她!不然就让我穷死!”

  有钱人果真都在钱眼里。我说:“我不管你咋样,我只管我的好姐妹就行。”

  李妙思上前搂着我和赵珊珊的肩膀,朱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吐出只言片语,只是手在我们的肩头用力的一握。

  我轻拍着那只手安抚道:“现在只管做你的新娘子,有话以后再说。”

  李妙思感谢的扯了扯嘴角,跟新郎走向了别的桌子。

  我和赵珊珊坐下,根本没有吃的心情,只是一味的喝着闷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爱笑的金鱼00说:

  新人新作,还望大家多多支持!金鱼吐泡感谢(*^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