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畜!休伤我儿!”

  这时,远处传来一道声音,一道身影迅速而至,来者正是玄烈。

  玄烈看着玄夜受伤,眼里冒出愤怒的火药,二话不说,手印打出。

  玄烈手里出现一团巴掌大小的火炎。

  “烈火燎原!”

  玄烈一声怒呵,火炎推出,小小的一簇火焰,玄夜却从上面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那五只狼统领显然也是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竟然直接向后跑去。

  “哼!还想跑!”

  玄烈说完,手印一变,那一簇火焰一分为五,极速飞向那五只狼统领,片刻之后。

  “轰!”

  一声巨响,五簇火焰同时爆炸,火光冲天。

  “夜儿,雪儿,你俩没事吧?”

  杀了那五只狼统领,玄夜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看都没有在看一眼。

  玄夜和玄雪两人也非常震惊,玄雪震惊的只是玄烈之修为,因为她从来没有问过这方面的事。

  而玄夜则震惊于,玄烈地元会通境界,爆发出的实力竟然已经不弱于地元圆满境界。

  玄夜摇了摇头,表示没事,而玄雪基本上目光一直停留在玄夜身上,看到这,玄烈嘴角抽了抽。

  “咳咳,你们两个三更半夜的在这里干什么?”

  玄烈的一声咳嗽把玄雪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可能是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玄雪脸色慢慢变得潮红,把头低了下去。

  “爹,我们只是出来散散步,只是没想到这后山会出现狼群,而且还有六只后天锻骨境界巅峰的首领,这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从天元山脉里跑出来的吧,最近天元山脉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爆发兽潮,我们蓝云镇又是离天元山脉最近的小镇,首当其中,现在的蓝云镇,人都走了许多了。”

  玄烈满脸愁容,因为天元山脉的兽潮暴动,导致玄家的佣兵团都没法进入天元山脉,采集药材,生意大损。

  当然受兽潮影响最大的也不止玄家,还有姬家跟杨家,尤其是杨家,本来就是以贩卖药材为主的经商家族,现在不能进入天元山脉,没有药材来源,生意大损。

  “爹,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神宗怎么不派人来查探?”玄夜疑惑道。

  J*最d7新章d节B上v,酷N/匠@-网

  “放心吧,我们已经向神宗发出了求救,想来应该很快就会有强者到来。”玄烈轻道。

  “咳咳!”

  “玄夜哥哥!”

  “夜儿!没事吧!”

  “我没事,修养几天好了。”玄夜笑道。

  玄烈没有说话,一把握住玄夜的右手,一股真气从玄烈体内进入玄夜体内,游走一圈,最后收回。

  “嗯,确实没有大碍了,好了先会族中吧!”说完一把抓起玄夜,也不管玄夜有没有受伤,直接纵身跃走,玄雪随后跟上。

  ……

  一夜过去,择日清晨。

  一间简朴的房间,摆放着一张木床,一个木质桌子和椅子,在无他物。

  玄夜盘膝而坐在木床上,身边一股淡淡的雾气围绕,发出一黑一白两种光芒,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呼!”

  光芒收敛,真气和灵力形成的雾气散开,玄伸了个懒腰。

  “这混沌鸿蒙功真不是一般的慢啊!”

  昨夜玄夜回到房间,开始修炼,一晚上的修炼可以说没有一点进步,简直比其他修炼者慢了不知道几十倍。

  将绷带取下,看了看手臂的伤口,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伤疤。

  “虽然修炼速度不可恭维,但是这疗伤的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玄夜心里一阵震惊,随即而来的便是惊喜,如此恐怖的恢复速度,以后就能活的更加舒适了,在也不用怕别人偷袭了。

  你想想,本来昨天还是深受重伤的了,第二天却活蹦乱跳的,谁敢招惹这种变态?除非是啥子。

  “今天该去藏书阁看看了,走咯!”

  ……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人都在哪去了?”玄夜心中暗道。

  一路上都没有遇上一个人。

  “奇了怪了,都失踪了?”

  玄夜抬头,看着远处独立的阁楼,慢慢地走近。

  “夜儿,想进藏书阁?”

  玄夜的身后突然出现一道身影,玄夜转过身来,抱拳道。

  “老爷爷,我要进藏书阁。”

  玄夜面前站着一位老者,老者佝偻着身子,满脸皱纹,那宛如枯树皮的脸上散发着笑意。

  “要进藏书阁啊,带令牌了吗,这次我可不能私自放你进去咯。”老者笑道。

  玄夜将玄烈昨天给他的铁质令牌交给老者,老者看着这令牌,脸上露出回忆之色,随后将令牌交还给玄夜。

  “孩子,这块令牌你一定要好好保管,不能让他知道你有这块令牌,这令牌也不用交给你爹了,你自己好好保管吧,你爹那里我去说。”

  玄夜虽然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转身进了藏书阁。

  “逆命之体,现在那物也到了这小子身上,平静了万年的天澜大陆,终将因他掀起腥风血雨,不知道我这么做,是对是错,唉……”

  老者身影慢慢消失,一切重归平静,宛如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

  藏书阁分为三层,第一层都是一些比较常见凡阶的武技,第二层则是功法、武技与家族前辈留下的心得体会。

  至于第三层,玄夜也只去过一次,那里有着玄家所有的底蕴,高级功法和武技。

  而玄夜的目标就是第三层,不是为了功法和武技,而是为了那一样东西。

  “嘎吱!嘎吱!”

  走在楼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玄夜来到三楼。

  三楼摆放的非常简朴,只有十个盒子和一样被麻布包起来的长枪。

  那十个盒子,每个盒子都有淡淡的能量形成的雾气围绕着,只有那把长枪,看起来最古朴无实。

  玄夜淡淡的扫了一眼那十个盒子,最后向那把长枪走去。

  玄夜拿起长枪,撕开麻布,长枪露出真容,长枪全身同黑,没有华丽的外表,没有任何气息,宛如死物一般。

  玄夜轻轻的抚摸着长枪,犹如爱人般的抚摸着。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