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元双目赤红,不再留手。这样一伙人,若是不能及早清除,不知还会祸害多少人。

  这一天注定不会平静,张元充当了屠夫的角色。云筝不止一次想劝苏齐出手相助,苏齐只是摇头。

  甚至云筝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精致的匕首,想自己参与,奈何被苏齐拦下。

  “这是张元自己犯下的过错,他心中有愧疚,让他自己解决吧。”苏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过错?”云筝不解。

  “等待,张元会告诉我们的.......”苏齐若有所思。

  云筝不再冲动,发生这样的事,苏齐心中怒火绝对不比张元少,可是却强行忍住,让张元独自解决,这令人费解。

  半盏茶的功夫,对方只剩下张涛一人,背靠店门,脸色发白,肩上长剑贯穿,不停呻吟着。

  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都是一刀致命,至于那矮小男子,也在和张元交手数十招后被其砍断一只手臂,紧靠房柱,紧紧咬住嘴唇,硬是没有叫出声来。

  “可惜了你曾经在战场上的磨炼!”张元没有杀他,单手将其扔出客栈,“叫那老东西来见我!他儿子就暂时留在这里!”

  “张老对我有恩,我别无选择.......”门外传来这样的沙哑声音,“我看得出你也是战场上活下来的,我劝你快离开,他虽然不算什么大人物,但好歹在咸阳也是有贵人相助!”

  张元没有理会他,声音落下许久,应该也是离开了。

  张元一步步走向张涛,此情此景何其相似,就在一个时辰前,相同的两个人,相同的处境,也不全然,张涛此刻显得更加凄惨。周围没有人真正同情他,纵然目光怜悯,却心中大快。

  张元在张涛身前停下,大刀挥去,直接斩下他两条手臂,众人只听见两声痛苦哀嚎,便恢复了寂静,张涛直接痛得昏死过去。

  张元提着染血的刀回到自己桌上。

  “让你们看笑话了.......”张元眼中神色难名。

  “究竟怎么回事?”云筝开口询问。

  “张某与他们有些联系.......只是不知这张家如此过分,我却一直不知,若非今日巧合........”张元声音沙哑。

  “只可惜了孙家那女子。”苏齐叹息,“如此禽兽不如之人,何不就地格杀?”

  “他活不了!我会让张家那老不死的过来亲手杀了自己儿子!”张元眼中迸射出怒火。

  “你与张家渊源很深?”云筝也想到了一些可能。

  “等他们人到了就会揭晓一切.......”张元闭上了眼睛,不知在思考什么。

  ......这一次似乎去的时间有些长了,整个客栈都陷入沉寂,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就连客栈老板与店小二都早已离开,只剩店门外人头攒动,遥遥的观望着。

  暴风雨前往往是安静得可怕,但不知这一次,究竟谁是风雨,谁去承受。

  远处马蹄声响起,接着是整齐的脚步声紧随其后,烟尘漫天........“来者不善!”

  张元大踏步走出客栈,手提人棍一般的张涛,丢在大街中央,大刀不停在地上划刻着,杀意丝毫不曾掩饰。众人纷纷躲开很远,倒吸冷气,暗叹此人太过凶残,不过也不会有人真正同情张涛。

  “或许今日会助我们除去一大恶霸........”人群中有人低语。

  “不要乱说话,这人虽然勇猛,但是张家可是和官府勾结,这人难道还能硬抗官府吗?”有人提醒。

  “哎,这倒是真的.......”

  “可惜了这么个汉子!”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来了来了,赶快退去吧,不然一会儿肯定会殃及到我们的。”

  k☆更新F\最/;快W√上\酷A匠网√

  张元眯眼,望向前方,大刀与地面摩擦,火星更加明显了。

  来人约莫数百人,前方皆是手持利器,仆从装扮,而后方则是一波官兵!

  “果然是和官府勾结了........”苏齐叹息,“也不知张元该以何种方式收场。”

  苏齐没有怀疑张元的能力,这些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只是现在的情况似乎已经不太好控制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好。

  “何人在此闹事?”为首一人未曾下马,居高临下,一身黑服,神色倨傲。

  人群中有人认出此人,“这是州郡中的长官!”

  大秦向来以黑色为尊,此人刚出现在张元视野时,张元就已经断定,张家与其相互勾结了。

  “闹事的就是我,不仅是闹事,还要杀人!”张元丝毫没有避讳。

  “大胆!”周围有人大吼,只要一声令下,便会冲向张元,乱刀将其砍死。

  “身为州郡长官,不关心百姓疾苦,却与豪门勾结,对得起你一身官服,对得起大秦给你的俸禄吗?”张元死死盯着黑衣人。

  “这轮不到你来管!”张元此语戳中了关键,黑衣人脸色有些难看,随后却又笑了,肆无忌惮,张狂无比,“我是这一方的实权人物,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张老爷的儿子想抢孙家小姐——可以!我当然要帮!现在你想动张涛张公子,我更要插手!”

  远处的百姓清清楚楚听见了他的话,纷纷侧目而视。

  “好!好啊!”张元怒极而笑,“今天张家人和你,就一起承担后果吧!”

  “你以为你是谁,敢这么跟我们大人说话!”一名官兵装着胆子,朝张元走来,举刀欲砍。

  “等等!”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后方马车车门被推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