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黎明时分,张元准备回帐中休息,发现苏齐并不在内,看向旁边营帐无奈摇头。

  张元仅仅是喝了点水,眯着眼躺了两盏茶的时间,帐外便擂起战鼓。

  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走出营帐,只是苏齐与云筝显得英气十足,而张元则是疲惫不堪。

  “难得你们精神还这么好!”张元调侃,不怀好意地笑笑。

  云筝起初还不明白,但当看到张元的笑时,俏脸通红,却也懒得同张元解释,这些事情往往越解释越乱。

  “少耍贫嘴了,昨天事情安排怎么样?”苏齐狠狠捶了张元胸膛一下。

  张元龇牙咧嘴,一边揉着,一边回答:“我倒是小瞧你了,明明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却硬是瞒着不说!不过我也大致了解了南绝这个人,你们二人都比我这久经沙场的机变多了,换了我年轻的时候,也绝对做得不如你们。”

  苏齐摇头,“张将军倒是谦虚,您当年可是大秦一大猛将!”

  “苏齐,你在云筝面前倒是活跃许多......好了,不和你争辩了,还有,我感觉这南绝如果真统一了东海,还真不是特别满足,不过我昨日跟他说了一下大秦的真正实力,他老实了许多,我敢断言,日后他绝对不敢越过边境!”张元告知这一则消息。

  “这倒是意料之中,以大秦的实力,只需半月,就能拿下整片东海,由不得他不老实。不过这南绝虽然阴狠,却极为守信,且知恩图报,不失为个人物。”苏齐摸摸下巴。

  “我们是否要回族中?”云筝询问,再留在这边感觉也没有太大意义。

  “这倒是不必,留在此地欣赏一场大战吧。”苏齐微微眯眼。

  “真是奇怪的嗜好,欣赏一场战争.....也就是你苏齐说的出口。”云筝抗议归抗议,也只能随苏齐的便。

  “我起初也以为洛河只是想统一夷族,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苏齐的话语很奇怪,云筝与张元再次不解,似乎苏齐总在关注常人忽略的问题。“一个疯狂中的人,不会有那么多精力去顾全大局,而这洛河,分明是在下一盘大棋,棋盘就是东海,甚至更大.....”

  “你是说,他会跳出边境?”张元大惊失色,“若东海统一,修养几年之后,集全所有兵力,倒是真的有可能拿下边境一些城池.....”

  “是啊,尤其是大秦蒙家军开赴边境极为不容易,倒是有些麻烦。这也是为何我留下的缘由。这洛河野心勃勃,只是缺少了相应的实力,所以他注定会死在南绝之前!”苏齐眼中杀气升腾。

  云筝皱眉,苏齐此时的气质与她认识的那个人不同了,让她感觉有些陌生。

  .......彤云密布,整片东海此时都好像笼罩着一片肃杀之气,压抑得让人发堵。

  南夷营帐远处,灰尘漫天,仿佛一只远古巨兽疯狂奔来。

  ......离晌午还有一个时辰,北夷族大军赶到。八万人马,几乎是北夷全部兵力。

  而南夷原本十万人马现在仅剩六万,在外人眼中,如果北夷不用那种奇毒,南夷仅靠六万人马足以与其抗衡。但如今,结果早已注定。此战,无人看好南夷!

  东海无数眼睛关注着此地,若是南夷死守无望,其余势力必将蜂拥而至,助北夷消灭南夷最后的力量,以此表示自己的立场。但现在,谁也不愿轻举妄动,既不会帮助南夷,因为会得罪死洛河,完全不值得。有头脑的人也不会提前站出拥护洛河,因为过早插手,可能就被洛河推上前作为炮灰,在南夷的锐气下,损失惨重。

  此时北夷“九长老,不若你率你本部人马,作为前锋如何?”洛河端坐在上位,看似商量的话语却充满着不可置疑。

  “我部人马......是不是太少了一些?这洛河族长,先锋是我军锐气所在,我魑魅族去打前锋,只恐弱了我军气势.......您看?”九长老在魑魅族议事处的嚣张不再,宛如一条狗般在洛河身前低声下气。

  “难道本族长还要给你与南夷相同的兵力去战?你想独自承担决战吗?若真是如此,我绝对不拦你!”洛河已有一丝怒气。

  “不敢不敢,既然洛河族长如此抬举,我率部去攻便是。”九长老急忙离去,召集从魑魅族带出的三万人马,迎战南夷。

  “呵呵,不知没有我们北夷的毒药支持,这队人马能消耗南绝多少力量.......”

  ......“还没到晌午,怎么就会有人前来叫阵?”南绝阴沉着脸,穿上战袍走出大营。“南夷所属!随我迎战!”

  帐外几里初,黑压压一片人马。苏齐等人听见动静,亦上马跟出。

  “这并非是洛河的兵马,率队的是?”南绝愕然,直直看向云筝。

  (最J新U章节MQ上2酷匠,~网K

  “与我无关,我不认识那人。”云筝冷哼,示意她与九长老再无瓜葛。

  “嗯,南兄不必留情,这厮早已经叛变,如今被安排来此打先锋,不过是被人利用而已。”苏齐开口。

  “既然如此便好,一战打掉他们的锐气。”南绝不再多言,帐下几员大将同样率三万人马向对方发起冲锋。

  对方并无战意,面对南绝军队,心生惧意,原本战斗力不会相差太多,可现在初次碰撞就伤亡惨重。

  “领兵之道,谋略为先,士气次之。正面碰撞谈不上谋略,而敌方却在气势上弱了不止一筹,甚至不恋战.......结局已经注定,你们不若再休息一番,待会儿的大战才是真正的压轴戏!”张元对苏齐云筝说道。

  云筝一口拒绝:“不用了,我想看看九叔的下场。”云筝神色复杂,虽然此人背叛魑魅族,但毕竟也是同族之人。

  “若有机会,我希望他能死在苏齐你的手里,可以吗?”云筝央求,“我实在不忍见他惨死别人手中......”九长老当时极力主张交出苏齐二人,若要苏齐放过他,云筝也不会答应,但此时这个请求并不过分。

  “或许是做不到了。”眨眼时间,九长老身中数刀,最后更是被乱箭射穿胸膛,掉落马背,倒在乱军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夏知初说:

  会不会写的有些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