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齐.....竟然被你骗过去了。”张元同样心惊,“既然有这样的身手,那在边境客栈遇见太子丹的护卫时.....”

  场上二人动作渐渐慢下来,皆显得有些疲惫,却心中依旧冷静。这种打法,若是谁心境不过人,一招败,满盘输。纵然疲惫,苏齐与南绝的招式却更显杀气逼人。

  噗嗤!南绝的刀在苏齐左臂留下一道伤痕,苏齐也在南绝右肩刺入寸许。

  “以伤换伤!”观战者心惊肉跳,虽然听说过这种打法,却依旧觉得血腥无比。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的数十招,二人几乎没有抵挡对方的任何攻击,身上前前后后添上数十道伤痕,有的甚至深可见骨,擂台上四处是二人的血迹。

  苏齐如同一座山岳般屹立不倒,反观南绝,身体有些摇晃,心口处正汩汩流出鲜血。苏齐同样不好受,胸口后背皆被殷红鲜血浸染。

  云筝紧咬红唇,几番想阻止这场争斗,却被云落制止。

  “不要干涉他们,苏齐有自己的尊严,你若是强行打断他们的战斗,不仅苏齐不会同意,也必然引起更大的问题!”云落如此说道,云筝遥望场上那道身影,眼中模糊。

  最h新章¤节上酷W匠jE网

  “早知如此,我不该同意你的计谋.....”云筝心中一阵阵疼痛,仿佛苏齐身上每一道伤口都割在自己身上,心中早已鲜血淋漓。

  “静观其变。”云落一声叹息。

  ......场上,苏齐与南绝对立,南绝开口:“不若一招分出胜负如何?”

  苏齐颔首。

  二人深深吸入一口气,酝酿最后一击。苏齐南绝同时前冲,不顾身上伤口在这样的压力下更猛烈地渗出鲜血。

  苏齐的剑尖直击南绝咽喉而去,南绝的刀亦朝苏齐颈部砍来,知道对方兵器离自身尺许远,依旧未改变方向。

  云筝掩嘴,终于是没能忍住,两行清泪流下,此时什么都已晚.....就在最后一刻,苏齐左手轻抚剑柄,凭空又多出一柄剑,身体侧开,右手持剑依旧朝南绝刺去,左手剑则挥出抵挡南绝的刀.....“子母剑....”当!苏齐左手剑与南绝的刀碰撞在一起,南绝在力道下偏离原本轨迹,苏齐右手剑划破南绝左侧颈部,鲜血飚射。

  “少主!”场下南夷族人悲呼。

  南绝并未立马倒地,“我败了,没有道理可说,苏齐对吧,你很让我意外。”血依旧在流,“为什么没有下死手?给我个理由。”

  尽管南绝此时的状况危险至极,却深知,若非苏齐最后留手,完全可以让他立即毙命。

  “因为你是难得的对手。”苏齐不再那么冷漠,而是带着浅笑......“其实我们很像,如果杀了你,会让我有一种杀死另外一个自己的错觉。”

  “想不到我南绝傲视东海年轻一代,最后会当一个中原人为朋友.....”南绝的神色有些复杂,话语表明了他的态度。“我虽有野心,不择手段,但同样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今日我败了,再无机会亲临此地,明日我将继任南夷族长之职。今后若你苏齐落入我手,我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希望永远不要有那么一天!”苏齐从怀中掏出药瓶,扔给南绝,“再不止血,我也难救你......”南绝并未推辞,二人相视大笑,待伤口血止住,南绝主动下了擂台。

  “可还有挑战者?”云落声音有些不自然。

  “南夷族人随我离去.....”南绝下令,拒绝云落的挽留,率领一众人马,就此离去。

  北夷人马不久也原路返回,南绝与洛河同来,却并未同离,明眼人便观出蹊跷。

  “那么今日胜出的,便是苏齐苏公子了。”云落宣布,人潮鼎沸,众人欢呼,云筝子与苏齐为伴总好过嫁入夷族!

  云筝踉踉跄跄登上擂台,抱紧苏齐,任他鲜血染红她一身素裙,久久未曾放手。

  苏齐弃剑,用颤抖的手揭下云筝面纱,“往后,云筝便再不用掩饰真容了....”苏齐轻轻刮了云筝鼻尖,“不用为我哭泣,我愿看你终生常言欢笑。”

  .......夜间,苏齐房中灯未熄灭,苏齐早已疲惫不堪,双目紧闭,云筝小心为他敷药,宛如结发多年的妻子侍奉郎君。

  若非苏齐因为自己而受此重伤,云筝定会永远享受这一刻。

  这些年自己承担太多,而这个男子的出现,为她惨淡的天空添上彩色的一笔,为她挡下所有,只留下一块净土.....苏齐或许不会知道,这一晚,云筝偷偷吻了她的唇,面颊绯红,不知所措,而后静坐床头,温柔地望着他。

  第二日,苏齐早已醒来,而云筝却在疲惫中入睡,双手枕在苏齐身畔,并未察觉。苏齐未曾打扰,如同云筝晚间默默注视他一般,静静看着她入眠后轻轻起伏的身躯,挂着红晕却显疲惫的面颊。

  苏齐没能忍住,轻触她两鬓如云的秀发。

  良久之后,苏齐依旧望着云筝发呆,并未注意到后者的眸子早已睁开,待苏齐回过神来,眸光交汇,仿佛天荒地老也抵不上此刻的美好。苏齐不由分说,将云筝揽如怀中,云筝丝毫未曾抗拒。当一个女子遇见终生的托付时,为其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云筝闭眼,任苏齐吻上红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