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又过了十几招,黑衣人已经体力不支,眼看苏齐的剑要抹过自己的喉咙,用尽余力吼道,“我只是来验验你的身手的!”

  更Ii新最J快J上酷匠网O*

  苏齐剑尖指在他喉间,黑衣人于是干脆扔下剑。苏齐扯下他的面罩,发觉是张陌生面孔。

  “仔细说来,不然还是免不了一死”苏齐神色冷漠,似乎下一刻就会割开他的喉管。

  “我是族中培养的护卫,刚刚接到命令,来试探您的身手,族中有令,不得伤到您,我们不敌时,亦须及时解释,不做无谓的牺牲。”黑衣人快速说清原委,担心苏齐失去耐心之后直接干掉自己,“既然您通过了考验,就此放在下离开吧”

  “再问一个问题,为何考验我?”苏齐散去了杀气,将剑放下。

  “这个在下真不知,但就我估计,可能与明日之事有关。”黑衣人神色凝重,“明日夷族将来我族,两大夷族分支的下一任掌舵人很可能给我族下最后通牒.....”

  “我明白了,云筝曾告知于我。”苏齐大致明白了事情经过。

  “您称呼云筝子明珠为....云筝?”黑衣人脸色怪异,随后不再开口,苏齐也并未理会他。

  “告诉要你前来试探我的人,夷族之事。我不欲过问,但若涉及云筝,我会出手。”苏齐下定决心。

  “在下定当原话转告。”黑衣人不再啰嗦,向苏齐鞠躬,而后拎剑,自窗户飞出。

  苏齐目光闪烁。“越来越复杂了,云筝,我该如何,琪儿,我该如何?”

  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苏齐没有心情再睡下,提剑到张元那边,战斗也一结束,张元正欲过来与他汇合。

  “苏大人要参与吗?”显然张元盘问更仔细,“这与本次的行动好像无关。”

  “张元,聊聊怎么样。”苏齐有些疲惫,“反正今晚也睡不着了。”

  张元迟疑了一下,“张某的荣幸。”

  “张元,你是丞相的人吧?”苏齐淡淡开口,“我有很多意外”

  “准确来说,只是一路人,我张元从来不听命于他”出乎苏齐的预料,张元神色平静。

  “李斯派我来此,不就是欲致我于死地?可你张元似乎每次遇事都挡在我前面,又是为何?”苏齐盯着张元的眼睛。

  “这也就是你为什么留我到现在的原因吧,我感觉得到,从咸阳出发时你身上有杀意,但如今没有了。”张元笑了,“这是对我张某的认可吧?”

  张元缓缓道来,“其实很多东西现在还不是时候解释,苏齐,我当你是朋友,你很年轻,但很多事,我张元不如你,听我一句,回大秦后,随我去见丞相李斯一次,有些误会应该要解释清楚了。”

  苏齐沉默半晌,不再细问,“就当是给你张元这个面子,只要能回去,见他李斯一次又何妨!”

  “明日之事过于复杂,牵涉三个部落,你打算如何?”张元神色凝重,“你踏这趟浑水不会仅仅为了云筝子吧”

  “若是我说,就是为了她,你张元该如何?”苏齐哈哈大笑。

  “我一直以为苏齐你不会被情爱束缚......”张元调笑。

  “明日之事,明日再办,不了解具体情况,我们商量再多对策也美多大作用。”

  “谁说不了解具体情况。”门外响起女子的声音。

  苏齐张元对视,交谈间竟未注意到门外还有人。

  “云筝,进来吧。”苏齐柔声道。

  云筝看向他,眼中一丝羞赧。显然刚刚苏齐的话早已落入她耳中。

  云筝袅袅步入房中..............第二日,天蒙蒙亮时,部落门口便传来嘈杂声,苏齐推门而出,飞身登上楼顶,眺望声音源头的方向。

  远处两队人马已逐渐进入部落中,领头人一身傲气,桀骜难当。周围本地族人明显不悦,却不敢发出任何言语。

  到了部落中心,为首二人的目光盯在两匹良驹上。

  “中原的宝马。”两人下马,径直朝那两匹马走去,“不若送给我们如何?”

  嘴上说着,两人却已做好上马的准备,他们看对眼的东西,魑魅一族应该不敢有异议,除了云筝子的事情外。

  “两位公子,这两匹良驹非我族人所有,而是我族客人之物。”一名白发老者出面解释道。

  “云落族长,不若请你们的客人出来一叙可好?我真是看上了,我们可以进行交易,买下这两匹马,想必他们不会有意见,更不敢有!”两男子之一开口道,满脸邪气,一脸狂傲,时时带着轻蔑笑意,反观另一人,目光阴翳,沉默少语。

  张元本来置身人群,见状,再无法忍让,“价钱就是你脖子上的夜壶!”张元扛起大刀,走出人群。

  “欺人太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夏知初说:

弱弱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