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齐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抱得更紧,似乎想把云筝融入自己的心,他以为,这样能让她多一点安全感,事实也是如此。

  在苏齐怀里,云筝前所未有地安静,虽然有些害怕失去,但这个男人,注定在她的生命中挥之不去。

  “留下好吗?”云筝轻喃。

  “大秦有我在意的人,我不得不回去。”苏齐陈述了这样一个事实。

  酷匠*{网u*首$X发_

  云筝眼中有失落,“是妻子吗?”声音有些发颤。

  “苏齐尚未成亲,咸阳城有我的妹妹,我唯一的亲人。”苏齐自然知道云筝有些误会了,这样解释道,“如果,如果你愿意等我,我会回来。”

  “这算是你的承诺吗?”云筝直勾勾望着苏齐苏齐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云筝噗嗤一下笑了,开心得像个孩子。“我等你。”

  ·····又不知过了多久,夜幕将至,海风有些凉意。

  “回去吧。”苏齐本不舍得这短暂的美好,却感受到云筝微微的瑟缩。

  云筝轻轻挣脱苏齐,香唇蜻蜓点水般掠过苏齐嘴角,而后快速系上面纱,耳根通红。

  苏齐摸摸她的头,牵起她,走上来时的路。

  送她回到住处,云筝却在门口目送苏齐的身影进入客房才去休息。

  亮起灯来,关上门,苍老的声音响起,“云筝动情了?”桌边白发老者面带笑意。

  云筝并不答话“如果可以选择,我不会愿意遇见他”云筝此话唯有自己能听见。

  “明日那两个家伙又会来我魑魅族。”老者深深吸入一口气,强忍怒气,“此次结盟不成,夷族恐怕会直接开展,而后瓜分我族领地。”

  “早就看见这一天了,都是迟早的事情,先想想怎么对付明天那两个吧。”云筝皱眉”我倒是有个想法,只是具体能不能实施还要看那两人的本事了。”老者遥指苏齐的房间。

  云筝盯着老者看了一会儿,又望向苏齐的方向,在思考什么。

  “若非情不得已,我也不愿如此····”老者补充。

  “我的条件是必须确保他的安全,其余你决定吧。”云筝轻叹,“我要休息了,你先回去吧。

  ·······夜黑风高,苏齐始终难眠,回想今日发生的事,宛若梦境。

  云筝究竟是什么身份呢?若真与魑魅相关,我又该如何。

  “琪儿,你说我该怎么办····”苏齐自语。

  苏齐刚要闭眼,窗外响起风声,还有轻微的——脚步声。

  苏齐拿起长剑,藏在门左侧。静静听着外面动静。

  “嗯?难道走了?“苏齐哑然。

  “奇怪,明明是针对我而来,却并无太重的杀气,究竟为何?”苏齐疑惑。

  就在此时,身后紫竹窗框破裂,竹屑纷飞,一柄长剑闪烁着寒光,遥指苏齐。苏齐装过身来,长剑缓缓出鞘。

  “为何而来?”苏齐冷漠问道,“你只有一次机会。”

  “阁下过于自信了。”对方一袭黑袍,带着面罩,只留下一对凶狠打眼睛。

  二人僵持,最后还是黑衣人按耐不住,率先打破沉寂,向苏齐冲去,同时剑尖轻挑,斩向苏齐右腋下,出剑之快,几乎无法看清。

  苏齐并未躲避,换左手持剑,直刺黑衣人心窝,一往无前,看似平和却杀意弥漫。

  “好狠”黑衣人心惊,“对自己尚且如此凶狠,对敌人必然无情至极!”无奈,只好横剑挡下这一击。

  如此一来,黑衣人在气势上便弱了一筹,处于下风,苏齐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剑走龙蛇,灵动无比。黑衣人左支右绌,不经意间看到苏齐嘴角残酷戏谑的笑。

  “想将我虐杀?”黑衣人大怒,竭力挡下苏齐下一招,退出几步远。呼呼喘着粗气。

  “就这些本事吗”苏齐并未趁机将其灭杀,而是待他回复了些元气,“休息好了吧,再来?”

  苏齐再次右手持剑,再无杀意,剑招平和,仿佛都是初学之人的起手式,但黑衣人如临大敌,应付得无比吃力,三招过,冷汗早已浸湿脊背。

  苏齐的剑每次都擦着他的要害掠过,不知是他幸运还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