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我们一定在梦里见过

  “大人,你这话?张某有些不清楚。”张元疑惑,着实想不明白。

  “就连我自己也找不到理由,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其间一定有文章。留在这里,或许真的有发现。”苏齐语气肯定“但若是大人真的肯定了她的身份,会出手吗?”张元试探着问道。

  “在我心里,只有一个人是最重要的。”苏齐语气平淡,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敢问苏大人——”张元还想知道些什么。

  “别问了,有些事不想说,睡吧,这段时间可能不太平。”苏齐扭头,不再搭理。

  此刻,云筝房间尚且未曾熄灯,一白发男子与其对坐。

  “你觉得他就是我们等的人?”白发男子开口“不错,应该是,接下来就由我来解决吧,此事保密,还有几个族老,不能知晓此事。”云筝抚摸着身前暗红色古琴“这····好,我尽量封住消息。”白发人咬牙答应。

  “不是尽量,而是必须做到,魑魅一族能否延续,就看这段时间了”云筝神色凝重。

  ·······第二日清晨,小雨叩响房门,”苏大哥,张大哥,出来吃点东西吧,姐姐说今天带你们在部落四处走走“早点过后,云筝便带着二人漫步在部落周边“怎么样,住的还习惯吗?”云筝向苏齐看去,张元干脆离他们几丈远,这女子完全忽略了他,这让张元尴尬万分。

  “没什么不习惯,倒是感觉就像家中一样。”苏齐耸耸肩。

  “那就好,既然是家,不若一直留下?”云筝开口苏齐愕然,为何感觉她总想千方百计留下我,苏齐纵然对自己仪表有自信,却并不认为这就可以让云筝倾倒。

  苏齐有种错觉,似乎在哪里见过这神秘的女子,不是边境客栈那次,而是——梦中!

  “云筝,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苏齐直勾勾地盯着她,纵然云筝从未解下轻纱面罩,但这种感觉却十分强烈。

  云筝心惊,苏齐的感知太过敏锐,这让她更加确信,苏齐就是需等待的人,若是其他人,如何会有这种感觉。

  “你在说笑了,你未至东海,我未出边境,何谈见过?”云筝敷衍“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恰是如此,其实云筝你也是同样的感觉对不对。“苏齐忽略了她说的话云筝干脆不再回答,无谓的解释也说服不了苏齐。

  苏齐不再问,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东海的天空不像大秦,湛蓝美丽,偶尔掠过的飞鸟似乎惊散了白云。

  晌午时分,小雨与张元有些累了,便回了住处休息。

  云筝与苏齐并肩,漫步在竹林,听水声潺潺,听风叶飒飒。不知走了多远,清凉的海风吹拂而来。二人登上山头,面前是一望无际的东海,波涛翻滚。蓝天碧水,让人心境无比平和。

  一路而来,二人并未开口打乱这难得的宁静,初次相识,却更像深爱已久的恋人。苏齐偶尔会与云筝对视一眼,而她却立马转过头去。二人不曾牵手,却只感觉心与心只隔了很短的距离。

  苏齐没有过这种感觉,云筝也是如此。

  /更9新最'*快上酷匠$x网j

  ”东海美么?“云筝遥望海天尽头,奈何永远看不到那一边是何种景象。

  “东海···真的很美,还有——”苏齐话只说了一半。

  “还有什么?”云筝下意识想知道,当她去看苏齐时,发觉他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眼神碰撞的刹那,云筝觉得心跳加速,有些不知所措。

  “为何总以面纱示人?”苏齐问。

  “你想知道?”云筝以为找到了“报复”苏齐的办法,心里一阵快意,奈何苏齐太沉得住气,云筝有些无奈。

  “告诉你也无妨,我自十六岁开始,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因为那一年,夷族来访,南夷二公子南绝见到我之后,一直不怀好意,企图霸占我,欲强行与我族联姻,这既顺了他的意,也顺了南夷族的意。奈何北夷三公子洛河也抱有同样的想法,夷族虽然看起来一条心,其实也有自己的争斗,哪一方势力强大,都对另一方不利。而我族势力均是若于这两大分族。我父亲作为族长,亦进退两难,加上我十分厌恶夷族做派,更看不起他二人任何一人,这事情也迟迟得不到解决。“云筝轻叹一口气。

  “后来呢?“苏齐突然对云筝的现状感到不安。

  “后来夷族时常在与我族交界处玩弄手脚,四年来,我族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族人受伤,这一次南绝亲自出手,然后就是你看到的那几人了。自那年初次起纠纷时,我生怕再招来祸患,干脆蒙了面纱·····“苏齐有些心痛,正是女子最美的年纪,却受此束缚,连以真面目示人的机会都没有,着实心酸,难道等到人老珠黄的时候才能揭下这内心的阴霾····云筝的身影似乎显得如此孤单柔弱,苏齐伸出手臂,轻轻拥着她的肩头,云筝并未抗拒,反手扣在苏齐腰间,将头贴在他心口。面纱下云筝浅浅笑着,两行清泪流出。

  苏齐抚摸她秀美的长发,而后揭下那层薄如蝉翼的青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