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就叫你苏齐了”云筝声音中已经听不出冷淡,张元不免心中不忿,而小雨更是心中惊讶。

  “云筝,稍后苏某若能救下这些人,可否有幸听你独奏一曲?”苏齐认真道。

  “何止一曲,我为你独奏三日·····”云筝声音坚决不容置疑“一言为定!”苏齐跨入屋内。

  “难道苏大哥喜欢姐姐?”小雨一个人嘀咕,却没人听得见········“云筝,这究竟是何人下的手,手段太过残忍,有伤天和!”苏齐皱眉,看着眼前伤者,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刚刚答应那么干脆了。”

  “当然,要想医治,必然棘手,这是我答应你的原因之一。

  “还有别的原因?”苏齐追问。但云筝显然不欲回答,干脆扯开了话题。

  “是夷族人,至于下手原因,你不方便知道。”云筝道。

  苏齐见状也不再问。

  “部落药房在何处?”苏齐检查过伤者后询问,“这些人伤了内脏,我开几张古方,倒是能稳住性命,但他们手脚筋被废,总是神医在世,也无能为力,这个道理,云筝你应该懂。”

  “只要····只要保住性命就好。”云筝自然知道他们四肢不可能恢复,就连这几日原本都可能挺不过去,但听苏齐这么有把握保住他们性命,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

  “只是——”苏齐话音一转,云筝刚放下的心又紧张起来。」

  “只是什么?”云筝急切地问。

  “只是你可真的要为苏齐抚琴三日了”苏齐话音一落,云筝扑哧笑出声,一下竟没忍住,若是外人看到,一定惊讶万分。

  qU酷●1匠~!网L首-发@W

  这一次,苏齐分明看清了云筝耳根红晕,久久未曾消退,二人对视良久,云筝轻轻摆过头,短暂宁静的美好就此逝去。苏齐有些遗憾。

  “叫人拿竹简与笔墨。”苏齐朝门口守卫招呼。

  ·······“苏大哥,你说你是不是神医呀,我们东海名医都说棘手的事,你几张古方就解决了?”夜间云筝小雨为答谢苏齐,特别邀请苏张二人在竹楼共进晚宴。宴席上,小雨一脸仰慕。

  “哪里,不过沾了先人的光。”苏齐举杯应答。

  “苏齐,既然来了,不如在东海住些时日如何?“云筝语气真挚,让人不忍拒绝。

  “嗯,既然如此,那么恭敬不如从命了。”苏齐爽快答应,张元本想说些什么,又被苏齐制止。

  “你二人到东海所为何事?”云筝轻轻抿了一口酒,问道。

  “寻人。”苏齐敷衍。

  “苏齐你既然不方便,那么云筝也就不多问了。”

  小雨望着姐姐,心想着,自己明明已经跟姐姐说了,苏大哥可能为魑魅而来,可怎么还问呢,幸好苏大哥所说寻人,倒也不算是欺瞒。

  ········酒宴既尽,二人留居客房。

  “大人,此行为魑魅而来,却在此耽搁,恐怕会误了正事。”张元轻声问道。

  “不会误事。”苏齐深色复杂。

  “大人肯定?可否告知张某依据?”张元疑惑“我有一种直觉。”苏齐抬头望东海夜空,迷人深邃,“云筝与魑魅有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