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琴音?”苏齐有些惊讶。

  “苏大人,怎么,有问题?‘张元的手握住了刀柄。

  “没事,别太紧张,我只是觉得这边远地方还有这等精通音律之人,让我有些惊讶。”苏齐淡笑。

  “原来是这样,恕张某不通晓音律,粗人,听不出什么。”张元打了个哈哈。

  苏齐没再去理会他,这抚琴之人,会是谁呢?苏齐暗道。

  “上菜!”张元没去过多纠结,叫来店家,要了些肉食,却没再要酒,眼看即将到达东海,再喝酒容易误事。

  苏齐并无心情享用饭菜,一直关注着琴音。

  琴音袅袅,似乎从天上而来,扣人心弦,时缓时急,缓和时如清风扶岸,急促时又如飞湍瀑流。

  苏齐干脆放下碗筷,闭上眼。

  “这琴音中还有别的味道!”苏齐似乎抓住了什么“不错,我知晓了,此人必定超然,这琴音是对世人的不屑,是无尽的孤独感伤,却也是同情!”苏齐竟然忍不住说出声来。

  也正是这时,琴音戛然而止,万籁俱寂,苏齐四周看去,这才发现,此时客栈仅有的,就是他和张元二人,还有就是楼上不知名的抚琴人。

  “阁下琴艺超绝,佩服,只是不知可否相见?”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他日有缘自然会见·····”女子的声音似从岁月长河彼岸传来,让苏齐萌生一种错觉,仿佛二人并不在同一个年代。苏齐有些怅然,抚琴的竟是一名女子,遗憾的是未能一睹芳颜,满脑海都只回荡刚刚的空灵的嗓音。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苏齐喃喃。

  “咳咳,大人,莫不是看上这女子了,人都没见到,就让苏大人失神了?”张元调笑道。

  苏齐不知是懒得理会还是未曾听到,重新坐下,草草吃下几口饭菜,回了早先定下的房间去了。

  ”大人,记得明天要早些出发!“张元提醒。

  苏齐没应声,心中有些发堵。

  待苏齐回房,张元眼神也垂下来,“为何边境会有如此奇女子,琴音落时人早已离开,听声音居然不知道是从哪个方向去的,也难怪苏大人没去寻。·······苏齐此刻正卧床,依旧想着刚才的事,若高渐离还在,倒是可以向他询问,毕竟如此精通音律之人,他也一定有耳闻,可惜啊,死在咸阳了·····“苏齐许久之后才闭眼入眠。

  蛮荒之地,夜间只闻风声,呼啸苍凉,让行者难免有些伤感,苏齐的梦中又出现了咸阳宫苏府的那个惹人怜爱的女子,哪怕在睡梦中,苏齐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许多。

  第二日,天蒙蒙亮,张元敲响苏齐的房门,两个大男人当然不会只开一间房。

  砰砰砰,“苏大人,可以出发了。”见房间并未有人应答,张元有些疑惑,强行推门而入,房间里却并无人,张元心中咯噔一声。

  “连行李也不在····”张元几步跨到窗边,“呼,苏大人,您这可吓死张某人了。”

  苏齐早已打点好行装,骑在马上,在客栈前等着张元。

  “张将军,您不也昨天就提醒着我吗。苏某人怎么敢忘?”二人同时大笑。

  看@正qd版e章u节1上酷匠◇网

  张元结了账,便出门上马,二人就此进入东海境内,只留下身后遍地烟尘·····约莫半个时辰,眼前不再全是荒野,而是有了些许绿意,让人烦闷的心情得以舒缓。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苏齐二人已然来到一片紫竹林前。

  “张元,这就是东海紫竹?”苏齐望着以前无边无际的紫竹,暗赞。

  株株紫竹如紫玉雕琢而成,晶莹剔透,竹叶纷飞之处,更让人不能自拔。

  “比起咸阳城的繁华,我倒是喜欢这里更甚,人间美景····“若是有得选择,或许苏齐真会永远留下。

  “张某倒也听说过东海紫竹,却从没见过这么大片竹林,当真不像人世间·····“苏齐与张元下了马,徒步走入林间。

  “啊!救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