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秦王嬴政灭六国,一统天下,以始皇自居。“如何求得一法可保我大秦万世无忧?”始皇忧叹。

  丞相李斯言:“臣等听闻东海有妖,自称魑魅,浑身流淌蓝血,有术士曾密告臣,魑魅之心可以沟通天运,聚诸天神运于一人之身,必能保大秦万世”

  “依丞相之言,得到魑魅之心便可以称帝,那这大世岂不是日日易主?”

  “陛下英明,魑魅之心极其难得,依术士所言,去过东海魑魅族领地的人,似乎都并未归来.....”李斯答到“为何?”始皇目光爆闪“据说魑魅善幻术,可以无形之中取人性命,但无据可考,臣不敢断言”

  “如此......”始皇皱眉,咸阳大殿寂静无声。

  李斯拱手上前,“大秦勇士何止百万,定有人可取魑魅之心!”

  “噢?丞相以为谁可担此大任?”始皇眸光爆射“御医苏齐深受陛下宠幸,想来衷心耿耿,而且据臣所知,苏御医的身手少有人宫中能比拟”李斯不再抬头望始皇,神色有些复杂。

  “召苏齐进宫”始皇沉默半晌,开口说道。

  当日秦王设宴,与众臣痛饮。“苏爱卿是我大秦福将,如若得魑魅之心归来,封侯万户,后世皆为寡人近臣!”

  “陛下千秋万世,苏御医早日归来!”群臣敬酒.....苏齐脸上一丝无奈。

  次日,苏齐与始皇内卫张元乘御赐匈奴宝马,前赴东海,临行之际,苏齐在苏府前久久伫立,目光有些凌厉,门前安静立着一个少女,身着素衣,容颜清丽,肤如白玉,惹人怜爱,只是一双眸子暗淡无神,没有焦距,苏齐遥遥望见,眼神温柔下来,而后又是一阵心痛,愤然转身策马离去,双拳紧紧握住缰绳“我苏齐绝不任人拿捏!”苏齐暗道。张元见状,当即重重拍了马背,跟了上去............“苏大人,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啊”张元倒也直来直去。

  苏齐只是深深望着张元两眼,并不搭话,张元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摸了摸凌乱的胡茬,觉得脊背传来一阵寒意。

  “若是张元你被小人送上这么一条不归路,该是作何感想......”苏齐眼睛微眯,让人看不透眸中情愫。

  “苏大人言重了,在下不也是陪你去东海走一遭?”张元咧嘴憨厚一笑,“为陛下效劳是小人的荣幸啊!”

  苏齐不置可否地笑笑。“快赶路吧,眼看天就要黑了,得找个地方落脚啊!”

  说罢便一拍马背,留下一地飞尘。

  张元默不作声,只是也加快了速度。

  “大人,前面有客栈”张元在苏齐身后追了一路,浑身骨头都像是散了架,在咸阳宫里安逸了好些年,竟不习惯这奔波生活了,这内卫头子的名声可别坏了....“就在这儿住一晚吧,看你累的不轻,好好吃一顿”苏齐半调侃地说道。不由地摇头笑了。

  张元也是有些尴尬,本身也还算是个高手,却比身前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还不如。

  “苏大人,您这身板看起来瘦弱,可也真是经得起颠簸!”张元又是粗犷地笑道。

  倒也不是苏齐真的瘦弱,只是跟张元这莽夫形象比起来....还真是有些不够看。

  “大人生得丰神俊朗,不知可有媒妁之言?”见苏齐不搭话,张元又调笑道。

  苏齐摸了摸如冠玉的面庞,“张元你想替我寻一门亲事?”苏齐抖抖肩膀。

  “只是不知大人这等美男子眼光高到如何.....”说罢,二人一起放生大笑“有命回来还害怕陛下赏赐不够吗”苏齐像是自言自语,但偏偏又落在张元耳朵里,让他眼皮一阵狂跳。

  转眼已到客栈门前,二人下马招呼店家将马牵走修养,随后迫不及待地跨入店内。

  “荒郊野岭的还有这等女子”张元进门就盯着柜台上的少妇,眼里放光苏齐闻言望去,眼皮都没多抬。“嗯,卖相倒是不错,便是宫中也仅有玉漱公主那等丽人能稳压一头了”苏齐自语,心中却有些疑惑“不像平常人家的女子.....”

  “张元,不对劲!”苏齐轻声提醒。

  。万一这家伙神经大条,说不好连东海都到不了就交代在这荒郊野外了...“苏大人,张元虽然是莽夫,但是这等眼力还是有的,况且这老板娘有些沉稳过头了”张元脸上笑容不变,嘴角却微微抽动,暗自提醒自己不会坏事,让苏齐放心。

  苏齐暗叹这张元果然不像表面这般不开化,一边暗暗警惕。

  “老板娘,来几个小菜,来一壶酒!”张元嚷嚷道。

  “待会儿尽量别喝酒,当心误事。”苏齐提醒。

  “苏大人暂且放心,我倒是有了些主意,这店子,真有些不对劲····”张元打量四周,“大人您看,这小二腿脚利索,明显是身手不错,却在这里干些下贱活,还有这女子,就算沾上些许风尘气,但举手投足间的贵气难以掩盖。”

  “今日看来有点麻烦”苏齐认可了张元的话语。

  “大人尽管安心,若是当真有危险,也是我张某先挡下来。”张元笑道,“此行若是过于顺利,那才叫人不安呢!”

  “嗯,那倒是···”苏齐淡淡道。

  “大人在咸阳可还有亲故?”张元扯开话题。

  “苏某父母早亡,只有—”苏齐正欲说来,见那店家妇人走来,又不再谈论。

  “客人一路辛苦了吧。”妇人开口道。

  “是有些疲惫了。”苏齐回答,紧盯妇人眼睛,似乎要将其看穿。

  f酷.i匠F网永久``免/$费S看)小说

  “您要的酒菜马上就来,请稍等。”妇人回避了苏齐的眼神,那犀利的目光让她有些不安。

  店小二吆喝,“大人,小店简陋,菜上得慢了些,若招待不周,见谅。”小二满脸赔笑。

  妇人刚欲离身,苏齐道,“老板娘且慢!”

  妇人眼中闪过一道慌乱,“大人所为何事?”妇人转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