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感觉到这股气流带来的好处,身躯微微一震,随后调整身躯,稳稳的坐在池中不停的吸收着这股青蛇的气流,最后,池子里的青色居然缓慢的变成了一原始的白色。

  陆南风睁开眼呢之时已经是第二天,黑瞳之中居然也带有一丝青色。

  吐出一口浊气,陆南风一下子从池子里跳了出来,穿好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喃喃道:“若是再来个十天,估计就能突破神师达到一段神师了!”

  若是按照正常的进度来说,十天能从半步神师进阶到一段神师,已经是很恐怖的修炼天赋了,可是陆南风却是第二次走一这一趟路,这之中的兴奋早已经没有。

  三天时间,陆南风白天就承受着瀑布的打击,晚上便盘坐在池子之中,每天火卯都会招来各种的药材扔进水池,陆南风都感觉这个池子都像一个药罐子,而有空了陆南风也在瀑布低下抓几条鱼来改善一下生活。

  不过每次烤的鱼刚刚一烤好火卯那闪电般的速度就能提升一个档次,从陆南风手中夺走,于是每天晚上的晚餐就固定给火卯烤鱼,而陆南风和火卯之间的那一层隔阂,也逐渐的消失殆尽。

  这几日所受的苦,不得不说是陆南风十多年来最苦的几日,每一次瀑布的打击都几乎等于一次三段神师的全力一击,每一秒陆南风的身体都承受着无以伦比的伤害。

  不过日子虽然苦,但经过哪些所受的嘲讽和讥笑,让他很明白很清楚的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若是没有实力,一切都是枉然,在这片大陆,只有拳头大才能行的动,走的通!

  第七天,陆南风在一声怒喝声中突破了半步神师,正式跨入一段神师的境界。

  “经过七日的打磨,你的身体强度已经能够接受下面新一阶段的试练,你准备好了吗”火卯趴在陆南风的肩膀之上,缓缓说道。

  )(酷◎‘匠a。网%首(发●r

  陆南风感受着体内充裕的神力,和具有爆发力的身体,七天,整整七天,他的九个丹田足足被他填满了一半,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自信过。

  “不管什么挑战,我都接受,我要变得更强!"这样一个强烈的愿望在那一日测试时就在陆南风的心里生根发育,而现在,是到他成长的时候了!

  火卯诡异的笑了笑,”那么接下来,我们的修炼正式开始!“

  清晨,满山白色的雾气笼罩着整个千星森林,纵然是一阵风吹过也丝毫不见散开。

  而就在瀑布水流的上面,一道人影直直的立在河流的正中央,那人影不是陆南风又能是谁,而在接受了七天的修炼的第八天,火卯带他来到了瀑布的上游处,在河流的中央扔了一块巨石,陆南风一跃便稳稳的站在了上面,不过下一秒便是迎来了满面的洪水。

  巨石的高度远没有超过河流,而陆南风站上去也仅仅是露出了一个脖子。身体的部分就被河流完完全全的淹没,河流如同一头猛龙一般直冲而下,直直的撞在陆南风的胸膛之上,第一秒,陆南风将全部的神力沉与脚下,稳住了身形,第三秒陆南风的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第五秒,身体根本无法长时间的接受这种重击。

  这被一冲而下,陆南风浑身的骨架都像是被冲散了一般,不过陆南风还是咬着牙再一次的爬上了瀑布顶端,这才一分钟都没到,五秒而已,难道他就当一个五秒真男人就够了?

  陆南风自嘲的笑了笑,他再也不愿意回到那个当废物的时候,哪怕现在付出的努力是以前的多的多的,甚至的数十倍,陆南风都会接受,没有多余的话,陆南风再一次跳上巨石,不过这一次陆南风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落入水中的一瞬间就将神力布满全身,而不是单单的沉于脚下。

  因为脚下发力是每个人的习惯,可这是在水下,是按照身体里的受力面积来承受压力,五秒过去了。两年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最后在十秒时,陆南风的身体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直直的冲下去,扑通的一声巨响再次落在下方的水池里。

  一帮的火卯趴在岸边看着陆南风一次一次的被冲落下去,火卯的眼神之中居然多了几分赞赏,能第二次就坚持十秒,这小子也算是年轻一辈的翘楚,若是丹田能够贮存满神力,怕是要坚持的更久。

  是啊,别忘了,陆南风的神力在九个丹田之中都只有最底层的一点积累,若是将九个丹田之中的九份神力合在一起装在一一个丹田之中,那也仅仅才三分之一的量。

  到了傍晚,陆南风从瀑布上下来,全身都是乌紫色,此刻陆南风才明白前几日的修炼是为了什么,若是没有前几日的修炼来增强体质,今天自己在第一次摔下去的时候多半就死掉了。

  就连穿衣服的时候,轻柔的衣服触碰到身体,陆南风也是被疼的龇牙咧嘴。

  夜晚,陆南风依旧是躺在小水池之中,白天一天的疲惫在此时全部放松开来,任凭青色的气流传进自己的身体,陆南风闭上眼睛,舒服的吐出一口气,在这一片安详之中沉沉睡去。

  而火卯看着疲惫不堪的陆南风,叹了一口气,他原本以为陆南风在河流之中今天的进步最多也就十多秒,可是在不断的爬上去,被冲走!

  这反反复复了无数次之后,傍晚的最后一次,陆南风居然能在河流的冲击下抗住几乎接近三十秒,其身体的忍耐性以及他超强的毅力也不仅让火卯为之一赞。

  夜晚,当一切的生物都沉睡之时,在千星森林之中巴掌大小一道火红的身体不断的穿梭在森林之中,而一次穿梭他的嘴里叼着一根不同的药材,各式各样,若是有一位药材大家再次看见这些药材,恐怕都会老泪纵横大呼暴殄天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