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在陆家,长老陆正杭紧紧攥着手中的权杖,与面前的一群黑衣人对峙着。

  来者不善,他深知逃不过这场劫数。只是,若是自己拼尽老命拖住他们,或许还能为陆南风的逃亡争取些时间……

  陆南风,是陆家最后的希望,决不可再有任何闪失。

  想到这里,陆正杭苍老的面庞上添了一丝坚毅,对为首的黑衣人说:“老朽年事已高,夜深不宜会客,各位如若有事,烦请明天再来吧。”

  这群黑衣人本是孟氏家族的长老,平日就对陆家不满已久,蓄谋已久想要将陆家扳倒,此次正是好时机,怎可轻易罢休。

  只见为首的黑衣人冷笑两声,旋即说道:“君长老说笑了。你我家族世交已久,怎可以平常礼仪相待。更何况我们此次前来,只想找世侄陆南风相谈一二,并不会久留。还望君长老能成人之美。”此人两鬓微白,脸上拉下一条长长的伤疤,模样凶神恶煞,甚是可怕。

  君萧炎深呼了一口气,知道这下是遇到难缠的了。

  此人是孟氏家族的三把手,也是孟元丰的三叔,孟纪灵!

  素有“笑面虎”之称,平日和颜悦色,可若是惹了他,下手比谁都狠!

  真是个噩梦。

  陆正杭叹了口气,家族的大部分人都被自己悄悄转移到了暗室,不知现在如何。若是孟纪灵肯留他们一个活口,那么牺牲自己也是无妨,可若是要家传秘法“九转玄风诀”,那可是断断不能答应,就算豁出这条老命,也要保住!

  “九转玄风诀”是他的底线,也是陆家能否翻盘的最后筹码!

  ‘酷‘匠n网首0发0

  始祖留下的绝世秘法,决不能白白将它拱手相送!

  不过短短数十秒,陆正杭内心已经有了决断。他微微一笑,面不改色的对孟纪灵说道:“陆南风不过是我陆家的一介普通后生,李长老要拿他,我自是没有意见,只是这天色已晚,陆家全族俱已歇下,不如明日我亲自把他送予孟家,让他给您赔罪,如何?”

  “君长老一言九鼎,您这么说,我本不应该拒绝。只可惜事出突然,陆南风怎么也是个孩子,若是连夜逃了,明日我见不到人,岂不是拂了您的面子,也伤我们两家的和气!”孟纪灵眼底闪着精光,嘴角却还是勾着的,“或者,现在让我见这孩子一样,我们也都放心。”

  简直滴水不漏。陆正杭自叹棋逢敌手,若是从前,自己也必将让这“笑面虎”,尝尝陆家的厉害,只是今时不同往日,陆南风此刻正带着自己交到他手上的玉简逃往后山,怎可能凭空再变出一个陆南风来!

  夜凉如水,陆家长老的额头却隐约的沁出一层薄薄的细汗。

  孟纪灵见此形状知道情况有变,眉头一皱,眼神也渐渐阴冷起来。

  他冷哼一声:“既然君长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伸手,掌心聚力,一团紫光在他手心猛地升腾起来。

  陆正杭神色大变!这不是“契泉神法”!

  孟家世代修炼“契泉神法”,又在此之上精进修炼效力,以此才晋升“契泉宗”宗门内院,可此刻,孟纪灵所用的功法,竟不出自“契泉神法”中的任何一处!

  看出陆正杭眼中的疑虑,孟纪灵得意一笑,“怎样,觉得很奇怪么?你以为只有你陆家有自传秘法,我孟家就会没有么?”

  “我孟家秘法,你还是第一个见到的。感到很荣幸吧!只可惜,我就要用这秘法,送你上西天了!”

  说着,孟纪灵反手一轰,巨大的气流卷着室内的门窗桌椅一起朝着陆正杭的面门直冲过来。

  陆正杭忙举起权杖抵挡,奈何气流实在太过强大,还是被气浪掀翻,在地上滚了几滚,旋即又被反噬的咒法冲撞,只觉喉头一甜,喷出一大口鲜血。

  孟纪灵从鼻子里喷出一记冷哼,“这就不行了?要来的还早着呢!”

  而后右手一伸,凭空抓出了一柄长枪,擦着空气里的火星朝陆正杭掷过来。

  他居然也是灵力者!惊异的同时陆正杭猛一使力,从墙角弹起,脚踩着火箭般飞来的长枪,将权杖扔向孟纪灵!

  而对方不过动动手指便将权杖化为了齑粉。

  那是陆家几代长老传位的权杖,灵力醇厚,却没想到,被孟纪灵轻轻松松的就一举攻溃。

  陆正杭终于不得不承认,陆家,大势已去……

  苦寻陆家秘法无果的孟纪灵丧心病狂,在陆家放了一场火,烧毁了陆家。陆家全族老老小小数百口人,无一幸免。

  不过还好,“九转玄风诀”已交给了陆南风,由他带到后山禁地修炼。一旦修成,陆家崛起拭目以待!

  熊熊的火光中,长老陆正杭欣慰的想,旋即,安然闭上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