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地,处于后山之颠。陆南风刚走到半山坡,从远处就飞快的飞来一束遁光,眨眼间就落到了他的面前。

  他看着面前的女孩子,白色飘逸的长袍纱衣,黑色的头发像是流动着光泽的黑墨般,轻轻挽起在头顶,她的眼睛圆润而乌黑,长长的睫毛像雾一样,把她的眉眼修饰得极其润泽,她尖尖的小脸,肌肤像是软雪一般。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年轻而高贵的公主。

  “哥哥!”女孩看着陆南风,清丽的脸上流下一滴眼泪。

  这是他的妹妹,陆雨晴。

  “哥哥这次离开……还会再回来么?”亲情所致,血脉相连。父母早亡,整个陆家的嫡系只剩下自己、妹妹陆雨晴和弟弟陆子阳。看到妹妹不顾家族禁忌,还偷偷赶来为自己送行,陆南风再也忍不住,走过去将陆雨晴一把抱在怀里!

  “哥哥……要去完成一个非常伟大的任务,等任务完成了,就会回来……”抱着妹妹柔软的身躯,陆南风喃喃道,像在安抚陆雨晴,又是在告诫自己,“我一定会回来的!”

  F看正…版章0节4上:1酷#@匠+)网

  月色如水。陆雨晴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环着陆南风的脖子,静静伏在哥哥的肩头。享受这片刻的安定感,曾几何时他们也像这般,年幼时自己因为找妈妈哭闹,也是哥哥耐心的陪伴、安抚自己,就像现在这样默不作声的抱着自己。漫长的深闺成长岁月,偌大的陆家家族,只有哥哥,是自己最大的依靠。哥哥在她的心中,是世间最好的人,只要有哥哥在他身边,她就什么都不怕。

  可现在,她最爱的哥哥要离开了。

  想到这里,陆雨晴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的往下掉。

  感到肩头一片濡湿,陆南风忍不住叹了口气,自己到底还是,把妹妹弄哭了啊……

  陆雨晴,是他最珍视的妹妹。从小他就调皮捣蛋,闯祸无数,家族长老拿他没办法,唯有使用陆家家法处置他。

  而所谓家法,竟是裸身扎马步立于月夜之中,用祖上传下的皮鞭,鞭打五十下。

  期间不能吭声叫疼,否则,惩罚加倍。

  淘气顽劣如陆南风,他的成长岁月,就是听着皮鞭抽在自己身上的声音长大的。

  而这也造就了他坚强,永不屈服的个性。家法虽严,还是对他的成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他不怨,只是每次挨完家法,看到妹妹雨晴红红的眼圈,还是感觉有些愧疚,心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

  “哥哥下次不要再这样了,你身上的伤疤,我看了好心疼……”

  他永远忘不掉,妹妹流着眼泪给他身上的伤擦药时说的话,和她脸上的表情。

  就如同他此刻一般,写满了难以言喻的哀伤。

  月色把此刻的两个人笼罩在一层象牙白的光芒里,看上去静谧而温柔。

  “雨晴……”他闷闷的开口,却不知该如何把话接下去,“我……”

  “哥哥你一定要好好的!”陆雨晴抢先开口,“后山风大,要注意保暖;夜间修炼虽然有利功法精进,可也不要太执着修炼,要多多休息;还有,一日三餐要准时吃……”话还没说完,精致的小脸已经满是泪痕,“哥哥……没有我在身边,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陆南风只觉得眼眶发热,他猛地背过头去,不让妹妹看到自己脸上无声滑落的泪滴……

  两人都是心照不宣。此次分别,不知何时还能再见。唯有紧紧地抱在一起,任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

  良久,陆雨晴主动从陆南风的臂弯中退了出来,一双晶亮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旋即垂眸叹息,从贴身香囊里取出了一对玉佩,递给陆南风。

  “这是我用尽全部灵力凝形而化的一对玉佩,上面有我的一半功法,虽不及哥哥十分之一,但倘若路遇紧急,想必也能帮得上一点忙。”

  陆雨晴是陆家百年难遇的天生灵女,刚一出生就有三级神者的功力,而她本身更是拥有凝神化形的灵力。

  所谓凝神化形,就是将自身的功力转嫁到物体之上,以符文封印,使用时念心诀解符,这时无论是什么物体,都会成为一件称手的兵器。

  凝神化形的关键,在于形化的物什,初级灵者只能凝化笨重的刀剑,稍熟练些也只是普通的扇子之类的,而陆雨晴所化的玉佩,样式精美,花纹繁复,一看就是费尽了心血,而且是灵力醇厚,威力无穷。

  陆南风皱眉,“你什么时候弄的这个?”

  小妹自一月前,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本以为她是有什么心事,几番询问却也只是不说,想必从那时起就是在修炼这个了。

  想到这里陆南风更是心疼,怜爱的抚摸着雨晴清瘦的脸颊,语气里满是疼惜,“你又何苦为我至此。”

  “哥哥是我陆家全族的希望,我自当尽全力帮助哥哥。”雨晴声音小小的,语气却充满坚定,“虽然不知在哥哥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哥哥那么辛苦,我总要为你做点什么。”

  “可这样一来,你这十几年的灵力,岂不是要生生减去一半!”

  雨晴粲然一笑,“没关系的哥哥,只要是你的话,什么都无所谓。”

  “哥哥,请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