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南风绝望的闭起眼睛,他的眼前浮现起一年前家族长老陆正杭那日交到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以及长老一脸严肃,对自己说的话。

  那时他勇夺神力测试第一名,得了“天才”这一称号,意气风发,回到家中竟发现陆正杭正襟危坐,在正院中等着他。而后他就被带到了长老的内室。

  两个人独处一室,陆南风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因为从记事开始,这位长老一直对自己极其严厉,但是奇怪的是,那时,长老的目光中竟然闪耀着关爱的神色。

  “后生,你可要睁大眼睛瞧好了。”说着,陆正杭伸出他的左手,默念了一个法诀,在陆南风的目瞪口呆之中,原本空无一物的手指上,竟然浮现出一个精致小巧的戒指!

  “这是……”

  没有回答陆南风的问题,陆正杭老祖把戒指从手指上摘下,而后再次念了一个法诀,解除了禁制,接着把戒指递给了陆南风。

  陆南风疑惑的接过戒指,不明白长老这是何意。

  陆正杭这才说道:“后生,这是我们陆氏家族的祖传至宝,虽然直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人了解它内在的玄机,但是它确有妙不可言的本领。”

  “这是……我们陆家的秘宝?”陆南风仔细地大量着这枚戒指,聚精会神。

  陆正杭顿了顿,说道:“这是一枚空间戒指。戴上它,时间、空间,都可由你自由掌控,随意折叠。你可以使用法诀把它从手指上隐去,戒指隐去之后,就算境界再高的修士,也发现不了它的存在!”

  “这么厉害?”陆南风闻言大吃一惊,“这是什么等级的秘宝?”

  所谓秘宝,是修行、战斗的辅助工具,分为攻击型,防御型,辅助型,等级分为凡级,灵级,神级,又划分为一到九品。

  陆正杭盯着他,回答道:“神级。这枚戒指已经在陆家传承许多代了,但是很少有人见到过它内部的情景,因为只有修炼“九转玄风诀”的人,才能让这枚戒指滴血认主!”

  陆南风闻言,眨着眼,不由得感叹:“想不到它还是大有来历!”而后摇了摇头,又问道,“可是长老,您告诉我这个,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我要你戴上它,滴血认主。”

  “什么?我?”陆南风瞪大了眼睛,不相信长老所说的话。

  开什么玩笑!

  这可是陆家家族秘宝,怎是他一介普通后生可染指的!

  “没错,就是你。”陆正杭目光炯炯,“这枚戒指,是上古时期就传下来的,由陆家始祖陆朗添佩戴,奠定了陆家的基础。我们陆氏家族曾经的声名显赫,都是这枚戒指带来的,只不过后来遭遇变故……才逐渐没落了。我们每一任长老的任务,就是要找到实力最强的后生修炼九转玄风诀,待到时机成熟时佩戴这枚戒指,为我们陆家重振雄风!”

  “可是,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陆南风实在摸不着头脑,还有那个“九转玄风诀”是什么?自己一直以来练的都是契泉宗的“契泉神法”,竟不知陆家还有自成一派的神功!

  “后生天性单纯,这本不怪你。只是你每日练习的功法谱,其中有几页是被我调换成陆家九转玄风诀的心谱,由此你的内力才大为增进,不然你以为就凭那小小的契泉神法,怎会如此轻易令你内力精进到如此地步!”

  陆南风深深地震惊了!没想到陆家“九转玄风诀”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仅仅是几张心谱,就能把他的灵力提升至此,倘若修炼全诀,那实力将不可限量!

  陆南风感受到了有史以来极为强大的使命感。

  郑重的从长老手中接过戒指,陆南风把戒指戴在手上,感受着戒指内部在手指上的融合,阵阵灼热感袭来,竟生生从指尖逼出了几滴鲜血,而鲜血滴出的一瞬间,立刻反流渗进了戒指同手指的缝隙中,将戒指和手指连接在一起。

  这就是传说中的滴血认主。

  滴血完成的一刹那,戒指上竟浮现出几句咒文,鲜红似血,陆南风还未来得及看清,便复又消失不见。

  “刚才那是什么?”暂时忘却了手指上的疼痛,陆南风一脸好奇的向家族长老询问。

  长老垂下眼帘,“后生眼倒挺尖,这咒文是家族禁忌,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得外泄,你无需多问。只消结合戒指带给你的力量,好生修炼家族神法,我们陆家能否崛起,就全靠你了!”

  ……

  想到这里,陆南风眼里露出一丝猩红,然而不一会又淡化了下去。

  丹田分裂,如何修炼?

  家族使命,又如何达成?

  l最.新l;章G)节¤上)酷!¤匠网

  而身边铺天盖地的嘲笑讥讽声,直接将陆南风的尊严无情冲垮、覆盖……

  可到底他只是一个少年,年轻气盛。此刻他百感交集,忍不住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环视周围对他指指点点的人群,大吼了一声:“你们都给我住口!我不是废物!”

  在咆哮了一嗓子之后,陆南风的情绪也是缓缓的平息了下来,脸庞再次回复了平日的落寞,事与至此,不管他如何暴怒,也是挽不回辛苦修炼而来的深厚内力。

  苦涩地摇了摇头,陆南风心中其实有些委屈,毕竟他对自己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是一概不知,平日检查,却没有发现丝毫不对劲的地方。内力,随着年龄的增加,也是越来越强大,甚至比几年前最巅峰的状态还要强盛上几分,这种种条件,都说明自己的天赋从不曾减弱,可那些进入体内的内力,却都是无一例外的消失得干干净净,诡异的情形,让得陆南风黯然神伤……

  此刻,一个笑容阴森的高个少年,不知何时已然步入了站台之上。

  他伸手一把推开愣在原地纹丝不动的陆南风,直接将他那消瘦的身躯推翻在地。

  这个场景,顿时惹来台下众学院一阵哈哈大笑。

  “呦!这不是咱外院的天才吗?啧啧……我最近眼神不太好,还以为是哪根木头被人立在这里,挡了老子的去路!”

  高个少年正是“暗邪”孟元丰,此刻他的嘴角不住的泛着冷笑。

  他高高在上俯视着,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陆南风。

  “哎哟!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是不是太用力,弄疼你了?我差点忘了,你可是半步神者的‘强大’实力啊,你说是不是呢?我们的天才!”

  最后几个字,孟元丰几乎是咬着银牙,硬生生的蹦出嘴来。

  他终是将这些年积累在心中的怨恨,完全爆发了出来。

  周围的人群更是爆发出刺耳的哄笑声。

  从神力测试的高台之上,不过一炷香时间,便跌落到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

  这样沉重的打击,不管是谁,都是承受不住!

  想想看,原本是一个身价上亿的大富翁,只不过是一秒钟眨眼的瞬间,便落得连乞丐都不如的境况,肯定会发疯的!

  听着周围愈加刺耳的嘲笑谩骂声,就算陆南风拥有着一颗成年人的心智,此刻也是溃败如山倒。

  他觉得有种被人推下山崖的感觉,那种恐惧,那种离心力,摔得自己,很疼很疼!

  不可否认,心更痛!

  他终于懂得,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你们够了!”

  突然,台下一声娇喝传来,旋即窜出一个小小的身形,娇俏动人。少女刚刚出场,附近的议论声便是小了许多,一双双略微火热的目光,牢牢的锁定着少女的脸颊……

  那是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红衣女子,身形疾快,有一双带点浅绿色的眸子,清凉的象沙漠里的甘泉一样,清澈明亮的如同一泓碧水,令人见而心生怜惜。

  少女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小小年纪,却已初具脱俗气质,难以想象,日后若是长大,少女将会如何的倾国倾城……此时的她,满面的疲倦,但依然能看出她娇小的脸型和精致的五官,象混血儿一样奇特而夺目的美丽;细腻白皙的象羊奶凝乳一样的皮肤,仿佛透明的水晶色,晶莹剔透。

  看着少女挡在陆南风的身前,孟元丰眼神更冷。因为这是他的表妹,孟清薰。

  虽然年龄仅有十五周岁,却有着一段神师的深厚内力,是孟氏一族新晋的后起之秀。

  眼见着表妹明摆着要护着这个实力全无的废物,孟元丰气就不打一处来,可碍于同族的缘故,他绝不可能再动手。更何况,以他的实力,也未必是孟清薰的对手。

  “南风哥哥。”少女对着陆南风娇俏的眨了眨眼,美丽的俏脸上,居然露出了让周围人群都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

  “我现在还有资格让你这么叫么?”望着面前这颗已经成长为最璀璨的明珠的小妹妹,陆南风苦涩的道,她是在自己落魄后,极为少数还对自己依旧保持着平常心的人。

  面对着陆南风的一脸颓唐,孟清薰纤细的眉毛微微皱了皱,认真的道:“南风哥哥,虽然清薰并不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清薰相信,你一定会重新站起来,取回属于你的荣耀与尊严……”话到此处,微顿了顿,少女白皙的俏脸,头一次露出淡淡的绯红:“我真的很怀念很怀念,当年的南风哥哥……”

  “呵呵……”面对着少女毫不掩饰的坦率话语,少年尴尬的笑了一声,可却未再说什么,人不风流枉少年,可现在的他,实在没这资格与心情,只好落寞的转过头去……

  站在原地望着少年那恍如与世隔绝的孤独背影,孟元丰心中更是愤愤不甘,想到那个废物竟得表妹如此厚爱,他就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泄愤,可表妹在场,他又不好下手……这时,一道人影走出,却是先前那个三段神者贺生,他对着孟元丰拱了拱手,道:“丰兄对他出手,必然是降低了你的身份,不去让小弟我出手,狠狠的教训他一番!”

  孟元丰正中下怀,不由得大笑三声道:“去吧去吧,放心,等哥哥我富华了,肯定不会忘了你的!”

  听闻此话,人群中再次窃窃私语起来。

  “该死的贺生,这么好的表现机会怎么被他给抢去了!”

  “三段神者而已,就知道抱大腿!”

  “让他去吧!虐一个废物,简单至极!”

  “是极是极!”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