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子亮当年也是一名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他在那个年代,大学毕业,按理来说任何地方人很单位都会哄抢,但是他为人耿直、甚至说迂腐,在企业干了两年之后,回到地方分到县教育局,也算对口。

  可是,教育局不只是管教育,也包括学校的运营,教学楼的的承建,在资本市场这个词刚刚涌入中国的大背景下,先富带动后富的响亮口号下,资本也变成了官商勾结唯利是图,他看不惯又无可奈何。利益的熏染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最后的他也变成了利益链中的一份子。

  他为人极端,掌控份额巨大,基本上属于雁过拔毛,这件事终于惹怒了当时教育局长,他又臭又硬的脾气,敢于与局长对着干,这件事不知怎么传入时任县委书记的老永生耳中,简短评价“年轻人,有冲劲,应当委以重任”从此徐子亮仕途开始平稳起来,直到今天任莱江县县长。

  “你们班子内的事,我不管,也管不了,毕竟关起门来,咱们都是家里人”老王拿起锄头,走向正在茁长成长的玉米苗“但是,家里的事,哪能容外人插手?”

  “您的意思是?”徐子亮像是明白什么,又不敢确认。

  “人人都以为我老了,以为我一只脚迈进棺材里,呵呵”老王奋力举起锄头,对着一颗一人高的玉米苗挥下,玉米苗登时连根斩断,异常霸气的说道“既然要整我,我他妈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向天再借五百年!”

  “我明白了”徐子亮缓缓点头,他拿起茶杯,一口喝完,像是内心在剧烈挣扎。

  “小徐啊,杀鸡不一定能取卵,但杀鸡一定能儆猴,我活了大半辈子,还能让他们这帮挑梁小丑吓到?”

  “是,我知道了”徐子亮终于下定决心,拿起石几上的皮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说完,转身离去。

  陈飞不敢再让赵婉如陪她一起露面,原因有二,第一,两个人一起出行目标太大,不利于走访,第二,即使赵婉如再怎么修饰,也掩盖不住她那张不可方物的脸,对于小县城来说,算得上天外来物,太过招摇。

  他们找到一个小招待所,陈飞已经打定主意,事情尽快解决,争取今天就回市里,所以开的是钟点房,也就没要求要两个人的身份证,陈飞一人就行“你先在这等着,不要出去,我尽快回来”

  “你快点回来”赵婉如的语气怎么听怎么想等待丈夫的妻子,她也感觉气氛不对,又说“现在外面都已经乱成团,太危险”

  “没事,这里没人认识我,放心吧”陈飞诚恳说道。话音刚过,带上刚才在路边买的遮阳帽。推门,要出去。

  就在这时,赵婉如声音从背后传来“陈飞..”

  “嗯?”陈飞转身。

  赵婉如咬着嘴唇,眉头紧皱,终于说道“小心点,遇到事别冲动”

  “为什么这么说?”陈飞感到有些诧异。

  “因为..因为你有时候不像国家公务人员,更像是一个痞子!”赵婉如终于说出他的心里话,不可抗拒,痞子对每个女人都有着一种魔力。

  “哈哈”陈飞转身大笑一声“你就当我是个痞子吧!”

  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的地方,陈飞暗访第一站选择的是县委门口,他没开车,因为不远,这一路上,总能听见街头巷尾在议论张朝辉的花边床事,因为影响太过巨大,比如下面这的一段对话。

  “哎,你听说没,十三中的老师有好几位都跟张朝辉睡过”

  另一人摆摆手“这算什么,初中老师年纪太大,县委旁边的幼儿园知道不?里面幼师基本都玩遍了”

  “我擦,他居然好这口!那里老师都不到二十五吧?”

  “哎哎,你俩研究这个档次都不高”又有一人出现“要我说啊,他玩的最有品味的还是咱们那个女副县长,滋滋,虽然年纪不小,贵在经验丰富啊,真是应了那句话:能当上县委书记的,都是干过县长的!”

  陈飞一边走一边心惊,他从未想过事情传的如此之快,走到县委门口,陈飞更是惊呆了,只见,县委大门已经被牢牢堵死,上百名群众义愤填膺,地上瓜果皮和,矿泉水瓶随处可见,他们已经来了很长时间。

  “老乡,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围堵国家公共机关是犯法的”陈飞走上前搭话。

  “法?还有什么法可言,张朝辉这个王八蛋。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玩弄女性,现在出事了,被保护起来,他贪的都是我们的前,今天不把他叫出来,让人民公审,就是把我枪毙了也死不足惜”这人相当气愤,张口就骂。

  最5新章gp节上#。酷匠网

  “你们怎么不像上面反映,去市里省里?”陈飞又问。

  “去了,八百年前就去了,可没什么用,莱江县铁板一块,谁也管不了。回来的人不是家里被砸,就是房子被点,谁还敢去”

  “你们这么闹,县里不出来人解释么?公安局也不管?”

  “管个屁,都是蛇鼠一窝,自己屁股都不干净,还敢出来管我们?”那人终于回头,看向陈飞“我说你是干什么的?县里工作人员?”

  “不是不是”陈飞连连摆手,这些人冲昏头脑做事不计后果。

  “不是就走,别在这捣乱!”陈飞知道一个人说话不足以参考,他又问了几个人,答案都差不多,没有人说县里有好人的,现在可以肯定,莱江县官场在王永生掌控之中乌烟瘴气。青官指数不足百分之五,仅有一人,排名最末尾主管宗教文化的副县长:孔春来,民众评价还好。

  陈飞刚刚问完,为什么公安局不管,警车就过来了,并且不是一辆,是四辆警用面包!从车上跳下能有二十几位民警,跳下之后,并没对民众采取措施,而是想要呈半圆形把他们包围,陈飞一看,有几名民警中拿着一张纸,远远看去,像是一张头像。陈飞本能的感觉不妙,头皮发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