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走后,卡台内陷入短暂平静,王哥挥挥手把剩下的领舞女郎都轰走,他靠在沙发上,转头对披肩龙男子问道“你怎么看”

  披肩龙男子已经没有刚才那种张牙舞爪的表情,很淡定,从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任何表情,他低下头,沉思一会儿,评价道“金鳞岂是池中物”

  坐在另一旁,冷眼旁观,一直没开口的男子继续说“正常人遇到危险的第一反应是报警,而他没有,敢直捣龙穴,可见此人心思缜密,他以小弟自居,又态度强硬,可见有恃无恐,想必应该是有点身份”

  王哥听完他俩的分析,拿起伏特加有蒙灌一口,口中念叨两句陈飞的名字,对一男子说道“最近莱江不太平啊,多事之秋,你去查一查他的身份”

  “好”男子点头回答,说完立刻站起来,效率很高。

  陈飞被送到县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洗胃,还好送来及时,只是酒精摄入过多,处于昏睡状态,等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时分,脑袋昏昏欲裂,强忍着困乏睁开眼睛,抻下脖子,随后双手支撑床面做起来。

  “呀,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赵婉如昨天陪了一晚的床,今天拂晓十分才坐在凳子上睡去,陈飞微动惊醒了她。

  “几点了”陈飞还没彻底醒酒,脑袋中像是有一块铅在向下坠他。

  “已经中午了,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饭”说着,赵婉如站起来就要走。

  “不用”陈飞坐在床上,掀起被子,就要下床“走吧,今天都第二天了,赶紧调查”他还有一点没说,就是他不喜欢充斥医院的福尔马林味道。

  赵婉如赶紧过来,扶住陈飞“那怎没行,医生说了,等你醒过来要做X光,检验有没有后遗症什么的”

  “…”陈飞一阵无语,看来昨天的事并没让她彻底怀疑社会,正常人都知道,即使手术过后昏迷,人醒过来都没事了,更何况他只是酒精中毒。在陈飞的强烈要求下,赵婉如终于撅着嘴陪陈飞走出医院。

  张朝辉被双规的新闻终于被曝出来,也对,原本就是纸包不住火的事情,只不过陈飞没想到事情会曝光的如此彻底,回来的路上听出租车司机说:张朝辉家里的现金放在床底下都长毛了,金条好几十斤,古董文物也有不少,貌似还有本情妇日记。

  ?R酷}匠网&永)久免费!p看3z小说

  听到这里陈飞来了兴趣,问道“他贪污这么多,难道你们以前都不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司机肯定的回答“我们就是平头老百姓,对于当官的贪多贪少不在乎,在说了,当官的哪有人不贪?只要能给我们办事就行”

  “这么说,张朝辉还算个好官?”陈飞又问。

  “好官也说不上,只不过办了几件好事,像为我们出租车减税就是他提议的,还有为小商小贩划出固定区域办夜市,都是老王的走狗,他也就干净一点罢了”

  “对了,那情妇日记是怎么回事”

  “就是跟女下属乱搞呗,他比较文艺,全都记录下来,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有人去县委闹,被带绿帽子这么大个事,老爷们肯定不能干啊,现在好像还闹呢”

  陈飞没有继续答话,回到宾馆收拾完毕之后走出去,退房没办理,押金也不要了,倒不是他钱多,而是他突然想起来这家宾馆是王哥的,莱江县最顶尖的人物也姓王,这二者之间必然有联系。

  他决定是正确的,在二人开车离去五分钟之后,王哥呼哧带喘的跑进来,霸道车都快怼酒店门里了,他一把薅住前台“我问你,303的客人呢?”

  “王哥..”前台已经不是昨天的哪位,她也挺怕王哥,颤颤巍巍的回道“还没办理退房,应该在房间里”

  “那就好,那就好”王哥心里稍稍安慰,陈飞的身份并不难查,有陈飞的身份证,只要打给当地人都能问出来,问过之后,王哥得到令他震惊的结果,市委书记秘书,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陈飞为什么这个时间点来,来干什么?他后怕不已,汗水顿时打湿后背。

  陈飞猜的没错,王哥确实与老王有关系,是老王的小儿子。老王年岁渐高,即将走到人生尽头,虽然对莱江县的掌控一直处于股掌之中,但是对于上层关系已经不是那么牢靠,再加上县委书记的落马,使得王家这艘大船更加风雨飘摇。

  “你上去看看,假装客房服务,确认里面有人就行,不要惊动他”王哥等待不急,出言对前台指示到。

  前台闻言电头,迈着婀娜的步伐走上去,两分钟之后,她慌张跑下来,一边跑一边说道“王哥,303没人”

  “什么?”王哥瞳孔瞬间放大,他又一种不好的预感“那东西呢,东西拿没拿走”

  “没什么呀,客房被子还叠着,不像有人住过的痕迹”

  “我草你,当个前台连门都看不住,要你有个JB用”王哥大骂一句,迈步走到前台里面“监控呢,给我调出来”

  前台有些委屈,一边说草我,一边说我没JB用,假如真没JB用,那你JB往哪放?当然这些话她都不敢说出来,低声说道“咱们的监控不都坏了么,那时候说修,你不”

  她话没说完,就被王哥打断“给我滚犊子,明天别来上班了”气哄哄的走出去,坐上霸道车,从包里拿出电话,不可问之是打给老王“爸…”他把事情始末交代出来。老王那边不知道会了些什么,王哥问道“这么干能行么?…是…我知道了”

  直到此时,终于出现莱江县太上皇,老王。他正在乡下一所农家院里,院子里硕果累累,绿草茵茵,院子里有套用大理石做的桌子凳子,他带个草帽,一手喝着茶水,身上还靠着一把锄头,任谁看都像是进入暮年的老人。他对面还恭敬的坐着一人,西装革履,战战兢兢,老王看了他一眼,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第一次见到你时还是教育局的一名小科员,现在都当上县长了,呵呵”

  “都是承蒙您老提携,小徐永世不忘”这人不是别人,张氏莱江县县长徐子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