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还好指的是陈飞发现赵婉如,她正被王哥及其他几名男子困带卡台内,从一楼看去,卡台沙发有十米左右,上面坐着包括王哥在内三名男子,还有五名女子,除赵婉如外,其他几名女子穿着暴露,衣物基本与场中领舞女人差不多,不出意外她们也应该是这里的领舞。

  果然,逼是一样的逼,脸上见高低,社会地位不同,身边的女性也就不同。每一名日思夜想,想日还日不到的女性背后,都有一名日她日到想吐的男子。在场的领舞是这样,冉竹也是这样。陈飞顺着楼梯来到二楼,这里算是公共区域,只要有钱就行,所以并没遭到阻拦,向王哥卡台走去。

  “哟,兄弟,过来坐”王哥先发现陈飞,他肥硕的脸蛋先是抽出一下,随后热情招呼陈飞落座,像是老朋友一般。

  陈飞也没扭捏,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坐下来,抓起卡台上啤酒,一口下去大半“王哥,小弟过来没坏了您的兴致吧”

  “陈飞,救我!”赵婉如看到陈飞,登时呼喊,她眼圈通红,看上去被折磨的不行,她想过要跑,也求救过,但并没人搭理她。

  陈飞扫了赵婉如一眼,微微点头,示意她没事有我在。陈飞伸手抓住坐在她旁边的领舞女郎大腿“紧致,有弹性!”他中肯的评价道。

  “你叫陈飞?行,我就叫你陈飞老弟”王哥一把搂过女郎,丑恶的脏手在女郎上身不停揉搓,女郎嘴里发出一丝疼痛而又舒服的嘤咛“紧不紧只有试过才知道,在说了,外面再紧,不也得试试里面么?”

  q}酷*匠p网{n正%V版0首发:s

  王哥的言语陈飞自然能听懂,意思是这些我都玩腻了,要试试新鲜的,他犹豫一会儿,感觉在绕弯子也没意思,直接说道“她是我带到莱江县的,我必须保证她完好无损的出去”

  “你他妈跟谁说话呢,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王哥看上的女人你是说带走就能带走的么?”坐在另一边,上身纹着披肩龙的男子顿时站起来,从陈飞喊道,手里拎着酒瓶子,就像是要揍陈飞一样。

  陈飞根本没搭理他,会咬人的狗不叫,越是能咋呼的人越是废物一个,王哥反倒平静了,靠在沙发上,陈飞拿起一瓶新打开的啤酒“王哥,小弟初来贵地,还望给个面子,人是我带来的,必须得带回去”说完,一瓶啤酒一饮而尽。

  王哥眼睛看着楼下扭动的人群,像是没有陈飞这个人,披肩龙男子走过来,一脚踹到陈飞肚子上“操你大爷的,喝酒不花钱呗”

  陈飞依旧没有搭理他,继续看着王哥,一咬牙,又拿起一瓶“小弟先干为敬”说完,一瓶在此下肚。

  “哎我草,给你点脸了是不”说话的同时,那男子又是一脚,直奔陈飞肚子,两瓶啤酒并不多,但是一口喝完,二氧化碳权都在腹中,他不踢陈飞都往上反,这一踢,直接让酒水都涌上来,陈飞眉头一皱,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吐,憋住一口气,有硬生生的把口中的酒咽下去。

  “服务生,给我拿两瓶白酒”啤酒没劲,正常吃饭也得五瓶八瓶的,他喝的少不会引起王哥重视,再加上男子一直在一旁踢他,假如吐出来,就是前功尽弃,只能出此下策。

  “先生你好,我们这里没有白酒”服务生弱弱的回道,这个场子是王哥的,所有人都知道,他见王哥面无表情,说话声不敢太大。

  “伏特加有么,拿两瓶”陈飞眼睛红红回道,咽下去的一口把他眼泪都憋出来。

  “这这..”服务生颤颤巍巍不敢答话。

  “去,我看他还能搞出什么幺蛾子”男子喊道。

  伏特加为世界八大酒之一,六大基酒之首,简单点说,正宗的伏特加要经过七十次蒸馏,酒精度为百分之九十六,相当于酒精,人们喝的一般是三十五度到五十五度,这种地方,基本上都是掺水,无奈瓶大,服务生拿过来的一瓶足有二斤。

  陈飞起开一瓶,抓住瓶口“王哥,小弟先干为净”说完,举起伏特加向口腔里灌,他不敢让福特在在口腔内做过多停留。

  待一瓶见底,王哥的眼中终于出现波动,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位文质彬彬,长相秀气的男子,依旧没做声。那几个领舞女郎也彻底惊呆了,在她们眼中,受欺负的人不值得可怜,但受欺负还能挺起腰板,告诉别人“操你妈的,我死,人我也得带走”绝对算得上爷们,她们有一丝好气眼前这名男子。

  “别喝了,再喝下去会死人的,陈飞”赵婉如已经泣不成声,单纯的她何时见过这种无言抗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身体微微颤抖。

  “没事,哥有酒量”陈飞眼神迷离,晕乎乎的安慰赵婉如,这句话是他以前不得志躲在烧烤店喝闷酒时候说的,那时的他只想一醉方休,而今天,他必须清醒“王哥,小弟先干为敬”

  说着,他又拿起伏特加“咕嘟咕嘟”刚喝两口,被王哥抢下来,正色问道“你这是要跟我玩不是猛龙不过江?”

  “没有,人是我带来的,我必须保证她完整出去”陈飞舌头都大了,断断续续说道。

  王哥拿起从陈飞那里抢来的伏特加,自己灌一口“行,你是条汉子,今天这个面子我给,如果不嫌弃咱们交个朋友”

  “王哥,咱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吗?”酒劲逐渐上头,尤其是两种酒精混在一起,让他耳畔嗡嗡作响。

  “哈哈,爽快”王哥大笑,一手搂过一名领舞女郎,随后薅住头发,向前猛地一腿“去,把我兄弟送医院”

  “后会有期”陈飞自己站起来,对王哥抱拳说道,赵婉如见状,急忙伸手扶住陈飞,陈飞对她微微摇头,示意不用,那两名女郎只是跟在陈飞身后。

  踉踉跄跄走出超越酒吧门口,就听“哐当”一声,陈飞直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