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婉如脸色突然红彤彤,她是单纯点,但绝对不傻,陈飞话语中调侃意味十分浓重“领导,你这么跟女下属说话是不是不太好?”

  “现在已经不是工作时间,你不是我下属,我也不是你领导,有什么不好可言”陈飞见赵婉如害羞的模样,更加得意。

  “可是..可是我有男朋友,你这样说话我不适应”赵婉如手足无措,低声回道。

  “哈哈”陈飞大笑一声“逗你玩呢,菜来了,吃饭吧”陈飞感到一丝窘迫,把刚端上来的小龙虾像赵婉如那边推了推,拿起桌子里面一次性塑料手套递给她。

  赵婉如接过手套,拿起一只小龙虾剥起来,待剥好之后,举在半空中递给陈飞“领导,虾剥好了,给你吃”

  “厄”陈飞感到一丝诧异,手犹豫在桌子上,不知该不该接“难道这小妮子知道官场潜规则?故意讨好我”陈飞心里短暂失落,他心里是渴望赵婉如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这样才配的上自己喜欢她,陈飞抬起筷子,要接过虾。

  “哎呦,某些人脸真大,总想着不劳而获,妈妈从小教育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说完,鄙视的看了陈飞一眼,直接把虾放到自己嘴里,咀嚼的很有味道。

  “妈的,敢耍老子”陈飞心里咒骂一句,不过高兴的成分更多,他在赵婉如身上看不见半分官场的尘气,无奈抓起一只小龙虾,剥起来。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跟我生气了”赵婉如见陈飞不说话,有些慌乱,一只手抓起陈飞胳膊,连连摇晃“不要跟我生气好不好?我给你剥,手里的这个就给你”说着,放开陈飞胳膊,快速剥虾。

  “不用!我没生气,你自己吃吧”陈飞冷冷回道,他已经暗笑不已,这小妮子终究还是嫩一点,看自己不玩死她。

  “嗯,这个给你”赵婉如剥好之后直接放到陈飞盘子。

  “不吃”陈飞立场十分坚定。

  “不吃拉倒”赵婉如立即说道,手快速伸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虾拿回去,放到自己嘴里。

  “生气了?”这是陈飞心里第一个疑问,因为女人善变的是脸,在抬头一看,赵婉如哪有半分生气的模样,分明就是小人得志,心里这个气啊,终日打鹰被雁啄眼,还他妈是双眼!可是陈飞并不敢想太多,因为赵婉如已经发动最猛烈攻势,就看餐桌上虾皮乱飞,盆里的小龙虾已经被消灭一半。

  这顿饭在陈飞憋屈以及赵婉如得意下结束,看了眼手表,此刻不到八点,按照王哥说的,得八点之后,所以两人在外面溜达一圈,县城的夜生活相对市区较少,毕竟经济水平有限,消费水平稍差,两人来到宾馆身后的小区,小区门口大柳树下正有几位老人顶着路灯下象棋。

  象棋可以是中国最古老的棋类,有说起源神农氏,有说起源皇帝,说话不一无从考证,总之象棋蕴含了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以及步步为营的思想,走在官场上的人,对象棋都会有所涉猎。

  赵婉如出身文化世家,对这种传统棋类更不陌生,两人闲来无事,就站在一旁看了会儿热闹,两位老人技术差不多,难得的棋逢对手,终于在一番厮杀过后,红色方老人占据优势,爽朗大笑,注意到陈飞二人,笑问道“小伙子,你看这盘棋谁能赢?”

  他的问话明显是气蓝色方老人,陈飞笑而不语。

  “老家伙,你看看人家,观棋不语真君子,不像你,沾点便宜就一副小人得志嘴脸”蓝色方老人低头看着棋盘说道。

  “别嘴上厉害,下棋,咱们手下见真章!”红色方老人并不在意。

  “其实,这局还有缓,把马跳上去,挡住他炮的进攻,再以车攻右路!”陈飞思考半天,突兀的说道。

  “哎呀呀,还真是”蓝色方老人按照陈飞思路一栏,果然可行“老李啊老李,乐极生悲了吧,你说我是先杀你炮呢,还是先杀你车呢”

  …酷tY匠y-网¤正\A版C首发

  “小伙子,不能这么干啊!”红色方老人顿时急了“听你口音也不像是本地人,来串亲戚的吧,赶紧回去,别让人等着急了!”

  “哈哈,你看看你还急了”蓝色方老人得意的说道,随后抬起头看向陈飞“老李说的也对,天都黑了,你们赶紧回去吧,莱江县最近确实不太平”

  “还能怎么不太平?有县委县政府,还有公安局,还敢半夜出来打家劫舍啊”赵婉如在一旁问道,她从小就生活在安逸的环境之下,对于社会丑恶的一面别说看到,就是想都没想到过。

  “说不定啊,尤其是你们这样的外地人!更容易成为他们的目标,小伙子,赶紧带你女朋友回去吧,她长得这么俊俏,别再有危险”老人好心提醒。

  “都这样了么?”陈飞不禁皱眉问道,他听老人说话语气并不像是开玩笑,在他记忆中,敢看见漂亮女孩就拉走的,新中国之后就有一人,乔四,最大流氓头子。

  “那可不,莱江县有一句话:天苍苍,野茫茫,莱江老王太上皇,天灵灵,地灵灵,莱江鬼闹神不灵”老人一边说一边厮杀。

  “什么意思?”赵婉如好奇心比较重。

  “还能什么意思,简单点说,莱江县遍地小鬼,上面的神仙也管不了,能镇住的只有一人,那就是老王,可他又不当权,只能称之为太上皇”

  “公安局呢?纪委呢?都管不了么?”赵婉如不甘心的追问。

  “他们都是小鬼之一,你听过自己抓自己的么?”老人反问。

  赵婉如还想说话,不过被陈飞拽走了,他来时想到这趟任务绝对不会简单,但也没把事情想得如此严重,通过老人的几句话,陈飞知道,莱江县已经是千疮百孔,到了不整治不行的时候。

  两人走到宾馆门口,一起走进去,赵婉如坐在大厅内等待,陈飞则去退房,有王哥的交代过程很顺利,陈飞对赵婉如交代一番,先行上楼,把自己的物品移到新开的房间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