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简单把情况与赵婉如说了一下,赵婉如自然点头同意,任谁在这种机械而又枯燥的环境下周而复始的工作,都会感到厌倦。赵婉如多少还保留着少女的心性,用当下最流行的一句话来形容:远观望去是女神,接触时间长了,就知道他是女神经。她兴致盎然的问道“领导,我们什么时候走啊!要呆几天?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跟你请个假,回家拿几件换洗衣服?”

  陈飞无奈的挠了挠头,想说,我们是去工作,不是去旅游,可是还是同意赵婉如的请求,他有私心,这么天大的美女在自己身旁,天天换装,岂不是秀色可餐?陈飞看了眼手表说道“时间有点紧,你回去再回来时间可能不够,我开车送你,在你楼下等着,你收拾完毕赶紧下来”

  “好的,我这就把手头工作交代一下”赵婉如转身回到办公室,陈飞则先行下楼,他的车子没停在市委停车场,而是停在对面小区,一来他的车子太破,有些抹不开脸面,二来,他不想别人知道他有车,尤其是秦刚,接领导上班也是秘书的一项工作,他目前还没达到能接秦刚上班的亲密。

  坐到车子上,成飞想了想用不用给王美玲打个电话,最后摇头否定。待赵婉如出来,陈飞在对面摁了摁喇叭,赵婉如会意,坐到陈飞车子上。

  “你家在哪?”陈飞把车打着火,问道。

  “阳光新城”赵婉如毫不犹豫的回答。

  阳光新城属于惠南市老牌高档小区,曾经风靡一时,是有钱人的象征,陈飞把车上备着的矿泉水递过去“离咱们这可不近啊?你天天上下班就挤公交”因为他并没发现赵婉如有车。

  “那怎么可能,天这么热,挤公交过来不得湿透了!有时候我打车回去,我男朋友下班早就开车来接我”赵婉如没有心机的回答。

  “哦”遇见红绿灯,停下车,陈飞见赵婉如还没把矿泉水打开,拿过来,一把拧开“你男朋友是干什么的?还能来接你,下班挺早啊”

  “领导,我发现你有点八卦哎”赵婉如俏皮的调侃,看着陈飞尴尬的模样,又哈哈大笑“没事,我不在乎,这样才显得你亲民嘛,我男朋友是银行的,比咱们早下班一点点”

  过犹不及这句话没有错,陈飞迫切的想知道赵婉如一切,导致他问的过多,赵婉如说完之后,陈飞不知该怎么接话,假如忍不住发问,那么就会让她看出什么。陈飞静静的开车,十五分钟以后,来到阳光新城,向门卫打个招呼,车子开进去。

  陈飞在车里等待赵婉如,闲来无事,拿起手机,他正在犹豫要不要给张朝辉打个电话,毕竟人家都邀请自己两次了,马上要到他的山头,事后知道难免气氛。刚拿出电话,短信就铺天盖地的过来。陈飞甚是无奈,他这几天终于领会到什么叫电话轰炸,每一天的电话比他以前一年还要多。随意点开一条,只见上面写道“张朝辉失联十七小时,昨天下班之后再无踪迹”

  冷汗顺着陈飞脑袋上就下来,他清楚记得,张朝辉昨天还给他打过电话,邀请晚上喝咖啡,他说就在市里,那么现在看来,张朝辉应该是在说谎,他昨天根本就没离开莱江县。

  可,为什么要说谎呢?堂堂县委书记为什么说谎?陈飞大脑飞快运转,良久之后终于发现一丝端倪,纪委书记吴波与秦刚的交谈再次浮现在他的大脑中:可是,双规需要经过常委会!

  那么至少也得是市委委员级别,张朝辉恰恰符合这一身份!而现在传出来的消息是张朝辉失联而不是双规,那么这件事应该没经过常委会,因为常委会开完绝不会有秘密,再联想秦刚波澜不惊的语气,他应该早就知道这件事。这一瞬间,陈飞冷气袭遍全身,他得出一个结论:张朝辉是被秘密双规,主事人是秦刚和吴波,不出意外,是在家里直接被带走的,这件事甚是有省里人的影子。

  想明白这些,继续联想秦刚让他去莱江县的意义,观察一系列人的反应,哪些人恐慌、哪些人嘲笑、哪些人得意、哪些人失落。

  恐慌的人是张朝辉忠实班底,害怕牵连自身。嘲笑的人是张朝辉对头,幸灾乐祸。得意的人是看不惯有惹不起张朝辉的人,失落的事刚刚盘上大树又哄然倒塌的人。这一瞬间,陈飞仿佛真正明白秘书的含义,秦刚要在这些人中选拔自己的人马,而陈飞观察之后的意见就尤为重要,仿佛集纪委书记与组织部长于一身,他的一念之间,这些人一面天堂一面地狱。

  “喂喂,想什么呢,太阳都快给我嗮黑了”赵婉如换上一身婉约的淑女装,站在车外气鼓鼓的敲着车窗。

  陈飞拉回思绪,看着赵婉如生气的模样板不住笑了出来,紧绷的脑袋放开一些,把车门打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等多长时间了?”

  P`更Vq新c最;快"上☆!酷i匠)网

  “你自己看看,是不是黑了!”她把短袖向上拉一点,指着刚漏出来的皮肤说道。

  “嗯,确实黑了点”陈飞悻悻点头,心里在说:哪里黑了,你这个老娘们咋这么不讲理呢!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没有错,陈飞看她的模样只能更加喜爱,又说道“你不给你男朋友打个电话么?晚上他回家看不见你会担心的”

  “别转移话题!”赵婉如对他的皮肤尤为看重,张牙舞爪的说道“我给他打完电话了,在说,我也不跟他一起住!”

  听到这话,陈飞心中狂喜,居然没有同居!这代表不了什么,仿佛又代表了什么!陈飞笑出声来。

  “笑,笑,你还笑,我问你,我嗮黑了怎么办!”赵婉如步步紧逼。

  “咳咳”陈飞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婉如同志啊,我们现在是工作时间,不要让琐事影响到我们的工作嘛,莱江县挺远,时间紧任务重,争取天黑之前到达!”

  “是,领导”赵婉如一下就蔫了,轻声回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