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是开捷达的陈飞,第一次坐上这种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神车,法拉利引擎的轰鸣声极大程度刺激陈飞的耳膜,这种车的出现仿佛就是为了迎合天生有野性的人,这一刻,陈飞坐在已经有些沉醉的杨亚洲开得车上,没有一丝慌乱、害怕、反而感到洒脱、狂妄。

  “这种感觉爽么!”杨亚洲跟着动感的节拍,摇晃身体,张牙舞爪的问道。

  “人生得一此车,足以”陈飞认真的回道。杨亚洲没继续向下说,更没说出我家还有一辆,给你开得脑残话,一方面是陈飞不可能接受,另一方面,谁见过市委书记的秘书,能开法拉利的。

  路上陈飞得知,那两个女孩也是市广播电台的,实习生,还在上大四,目前正积极为了能留在电台女里,杨亚洲与他们出来都不是一次两次了,发生过什么可想而知。到达帝豪楼下,杨亚洲把车钥匙给服务生,两人上楼。

  “兄弟,这些年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是学生、白领、少妇?”杨亚洲状态有些疯癫,陈飞判断,自从分手以后,他应该一直这样,怕是早已过了N人斩。

  “别扯犊子,我现在过得挺好”陈飞走出电梯,不想与杨亚洲在纠缠这个问题。

  “操,还不好意思,就咱俩你怕啥啊”杨亚洲鄙夷的说道,向前走了一段,推开一间房,打呼道“妹妹们,唐僧嫁到!”

  陈飞走进包房,有一名女孩正拿着麦克风唱歌,不得不说,学播音主持的女孩子声线都非常好,唱起歌来中气十足,不输任何原唱,另一名女孩与冉竹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小吃,茶几上放着啤酒、洋酒,陈飞很少来这种地方,所以对上面没有一个中文字的酒叫不上来名字。

  陈飞坐到沙发上,欣赏着那名女孩的歌声,十分优美,他很享受。冉竹走过来,坐到陈飞变声“来KTV听别人唱歌多没意思,咱俩合唱一首”

  “我不会唱歌,天生五音不全”陈飞摆摆手,接过冉竹递过来的啤酒,喝一口,这酒味道还是啤酒味,但是比他平时喝的酒气大,差点没呛到。

  “没事,我也五音不全,咱俩半斤八两!”冉竹不以为意,向边上坐了坐,在点歌台上找了一番“知心爱人会不,这首歌音律比较简单”

  “那行吧”陈飞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这首歌他还比较拿手,当初与王美玲没少唱,现在竟然与别人一起唱,也不知算不算嘲讽。

  拿起麦克风,冉竹刚一张嘴,就让陈飞自惭形秽了,他唱的不算很好,但绝对不跑调,可冉竹像是在歌词中融入情感,每唱一句,都能勾起回忆,陈飞硬着头皮把这首歌唱完,回到沙发上。

  “咋样,口活都不错吧”杨亚洲色眯眯的问道。

  “…”陈飞有点无语,人家明明就是歌唱的好,愣是让他说的这么污秽。

  “啪啪啪”杨亚洲拍拍手“来,先把音乐小点声,刚才陈哥说了,他号称惠南市骰子皇帝,没人能赢得了他”

  陈飞推了推杨亚洲,紧张的问道“我什么时候说了,我根本就不会玩”

  “你别说话”杨亚洲没搭理陈飞,继续说“昨天晚上我欣赏一部艺术片《西门庆大战潘金莲》场面很恢弘啊,这种战斗的气氛也深深感染了我,所以我决定,咱们也设置个大赛,就玩骰子,很简单一人一个,比大小”

  “杨哥,赢了奖品是什么?赌注太小了可没意思”顿时有女孩接话道。

  FO酷。匠8网√w唯_一正版,u其;:他…都b"是,w盗版o

  “你们赢我兄弟一把,一千块!”杨亚洲说完,色眯眯的看着她们“不过你们要是输一把,可就得脱一件衣服”

  “别闹”陈飞又阻止。

  “又不是让你脱,你怕个屁!看见没,她们都把塞子拿过来了!”

  陈飞就这么在半推半就中开始游戏了,冉竹并没参加,陈飞以一己之力对抗二人,这种东西很靠运气,并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陈飞这段时间的运气如日中天,第一把,他就把二人双杀了。

  “哎呦,陈哥,你明明就是会玩,还故意耍我们,不跟你好了”女孩媚眼如丝,犹犹豫豫的脱掉上衣,现在本是夏天,女孩穿的不多,一件外衣脱掉之后,就剩下一个小吊带了,陈飞还是没适应环境,有些不敢看。但还是注意到了,一人穿的是粉色,一人穿的是蓝色。

  第二把,陈飞赢了一人,输了一人,杨亚洲拿过皮包,啪啪,把两沓百元大钞摔倒桌子上“没事,你就放心玩!你们,赢了之后自己拿”赢得那名女孩心满意足的拿起前,放到包里,输的那名女孩抽抽着小鼻子,缓慢的脱掉吊带,上身仅剩一件粉色胸罩,根本包裹不住发育成型的胸部。

  陈飞脑袋上的汗刷刷向下掉,再赢一把,那名女孩就光着身子了。果不其然,上天如此眷顾陈飞,第三把,他再次双杀,连输三把的女孩顿时有些失落,一下子坐到陈飞身边,抱起陈飞胳膊,练练摇晃“陈哥哥,你让让人家嘛,再脱下去人家可就要光光了,好害羞”

  陈飞干咳的嗓子根本说不出来话,倒是杨亚洲在一旁说道“赶紧做回去,不准耍赖,脱,快点脱”

  “哼,那我也不要让你们看!”说着,女孩抬起腿,把双手伸到后背,弄了几下,就停“斯”的一声,她裙子一下松掉了,把腿太高,裙子在腿上穿过,陈飞注意到,他腿很直,很长,尤其是包裹着黑丝,在包间里昏暗的灯光映衬下,尤为诱人,陈飞再次沿口唾沫“再来,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你”

  接连几把过去,陈飞与两名女孩各有输赢,可女孩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两人,身上,都剩下三点式。

  “哈哈,兄弟,又是双杀”杨亚洲兴奋的拍着陈飞肩膀,指着女孩“脱,快点脱”

  “还是不要了,这把不算,咱们唱歌吧”陈飞断断续续的说道,不是他不想好好说话,而是全身不知道哪里用力。

  “这可不行,愿赌服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