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飞先是一抖,随后晴天霹雳般的转过头,盯着女孩,她睫毛接的很长,一眨一眨仿佛能吹动周围的空气一般,脸上画着淡淡的腮红,美眸一转,不经意间像是含苞待放的少女,羞涩异常,陈飞久久不知该如何说话。

  “怎么,白天刚见过面就不认识我了?不会是想偷偷吃点腥走人吧,那样我可不干哦”冉竹依旧趴在陈飞耳旁,轻声细语的说道,她个子很高,但陈飞更高,冉竹为了能抱住陈飞,撅在炕上,不长的裙子都已包裹不住她丰满的臀部,露出冰山一角。

  陈飞咽了口唾沫,事实上根本没有唾沫,他只想缓和一下被这旖旎气氛烘烤的嗓子,不自觉的扭了扭胳膊,被冉竹双胸触碰,这种感觉很爽,但也让他烈火焚身,很不自然,陈飞不可思议的问道“怎么能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冉竹笑呵呵的问道,她已经看出陈飞的囧境,坐下来,一手抱住陈飞的胳膊“人不都需要两张面孔么,人前一张,人后一张,中午你看到的是在人前,现在你看到的是人后,怎么样?反差大吧?”

  “天壤之别”陈飞缓缓说道,忍不住再看冉竹一眼,如果说她白天的时候称之为女神,那么是校园的清纯女神,而现在活生生的变成网红女神,对于冉竹刚才的举动,陈飞到现在还有些晕头转向,冉竹的声音他听了三年,几乎是每晚的必修课,他从前也幻想过,一睹芳容,哪怕一眼就好。现实的存在让陈飞瞬间警醒,看了眼手表,已经九点多了,问道“你不需要去上班么?马上十点了”

  “咯咯”冉竹会心一笑“陈哥居然能把我的工作时间记得这么清楚,从实招来,你说不是每天晚上都期待我的声音”

  “呃”陈飞脸色通红有点尴尬。

  “那我今天晚上就给你一个播好不好”冉竹再次凑近陈飞耳朵,很自然的把胸部贴在陈飞手臂上,又说“放心好了,广播又看不见人,可以录播的”

  “那就好,那就好”陈飞有些慌乱,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好什么呀?是我给你一个人播好么?”冉竹眼睛紧盯着陈飞,有些逼供的意味。

  杨亚洲见陈飞尴尬的模样,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行了,别再调戏我们纯情小伙,一会精子上头,把持不住,这屋里就这么大点个小地方,折腾不开啊”杨亚洲拿起酒给陈飞倒上,又说“给他一个人播可以,但是别传出去,陈飞让人知道,陈飞可就成为全市男人的公敌喽”

  “没事,有些事情,只能两个人知道,你说对不?陈哥哥”冉竹这一声陈哥哥,把陈飞的骨头都快叫碎了,成粉面的那种,冉竹松开陈飞,然后对杨亚洲问道“杨哥,一会儿又什么安排,我这两个小师妹可都盼着敲你一笔呢”

  看,a正V版》|章Y节r上酷、匠.:网\☆

  “好说好说”杨亚洲心情非常好,那两名女孩坐在他两侧,但他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一会儿帝豪走起,要什么随便点”

  “别,太晚了,那天吧”陈飞出言阻止,他迫切的想离开这种环境,话说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但陈飞真不敢太过放肆,他怕先从小事,开始一点点的堕落,最后走进万丈深渊。

  “完蛋玩意,怕个JB啊”杨亚洲鄙视的拿起酒杯,又喝一口“你就是刚接触到这个层面,不适应,实话跟你说,有点身份的人,玩的都比咱们嗨,多了不提,惊涛拍岸知道吧,一到十六号为什么不出台?都他妈是有主的,主是谁?不就是市里那几个老JB蹬么”

  听完杨亚洲的话,陈飞惊愕之情难以言表,惊涛拍岸是本市顶尖娱乐会所,据说出入里面的人,身价必须达到私人银行级别,消费不是一般的高。“哎呀,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上梁不正下梁歪,领导都那JB味,你还纯情神马,权这个东西不用白不用”杨亚洲继续说道。

  陈飞默默无语,他在心里是渴望那种纸醉金迷、美女绕膝的生活。可出身的卑微让他不得不一直小心翼翼遵守游戏规则,每走一步,如履薄冰。但冉竹的的出现无疑击碎了他第一道防线,正应了她的话“人都是需要两张面孔的”再加上杨亚洲道出惊涛拍岸的内幕,无疑摧毁了他的全部,有可能,这也是规则之一。

  “行了,他不说话,就是默认,你们先出去把,咱们帝豪集合!”杨亚洲大手一挥,包括冉竹在内的三名女性,真如金丝雀一般,十分听话,招呼杨亚洲快点过来,穿上鞋走远。

  人走后,房间内陷入短暂的平静,犹豫一会儿,陈飞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潇洒?”

  “不潇洒么?”杨亚洲先是反问,又说“当我父亲破产之后,我算看明白了,人这辈子,不是为了钱服务,就是为了权服务,至少要得到一样,你说,假如我没有钱,像冉竹这样的女人,会乖乖俯首称臣,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么?”

  “可这世间还有亲情、友情、爱情啊?”陈飞低下头,再做最后的辩驳,他不愿承认现实真如杨亚洲说的那么,无情。

  “个屁!”杨亚洲大呼一声,抓起肉串“兄弟,你说爱情,我问你现在结婚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你有房么!亲情,当父母躺在病床上,你没钱拿什么看病?医院让你拖延一天药费么?友情,呵呵,这级JB东西对个人还行,对所有的朋友谈友情,那就是个傻逼”

  “也没你说的那么不堪”陈飞语气出现松动,内心在挣扎。

  “行了,别想了,我的兄弟”杨亚洲站起来,整理下裤子“走吧,我今天让你看看什么叫纸醉金迷、欲仙欲死,什么叫彻底颠覆人生观”说着,招呼陈飞向法拉利走去。

  陈飞在短暂抉择之后,选择上了法拉利,正按本山大叔说的:人生在世屈指算!人生苦短,何不让自己过得更潇洒一些?他骨子里的基因与陈思瑶是相同的,只不过陈思瑶被激发出来的更早一些。

  小心翼翼活了二十几年之久的陈飞,这一刻身体里的痞气被彻底激活,他大吼一声“骂了隔壁的,帝豪,出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