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些往事,两人都是刻骨铭心的,曾经有一个段子比较流行,大致意思是说,人在伊始的时候只有二十年寿命,后来,牛给了人三十年,猴给了人十年,狗给了人十年,二十岁以后要像牛一样工作,五十岁以后要像猴一样自娱自乐,六十岁以后要像狗一样守在家门口。事实上,要说的意思是,仅有前二十年是人类应有的,这也是为什么人一旦有点年纪之后都喜欢回忆,述说曾经的曾经。

  两人交谈的话题很广,有小时候扒过村头张寡妇玻璃,有长大后的各奔东西,回忆这个东西一旦借助酒精,就会持续发酵,两人说着说着,都有些婆娑。

  酒是杨亚洲自己带来的,陈年茅台,陈飞一手抓过酒瓶,一手拿起杨亚洲的酒杯,帮他倒上,悲伤上过后都是冷静,陈飞问道“兄弟,这么多年没见,你去哪了?看你这茅台喝的,日子过得不错吧?”

  杨亚洲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脸色通红,回道“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说好听点是不拘小节,说难听点事放荡不羁,天南海北到处走呗”

  “事还过不去是么?”陈飞沉重的问道。

  杨亚洲显然没想到陈飞会这么问,先是一愣,然后自嘲似的笑笑“有啥过去过不去的,日子不还得过么,这么多年,早就忘了”

  “可是活着与喘气是两种概念”陈飞盯着杨亚洲的眼睛,举起酒杯“我这个位置,权很大也很小,要是帮你走到你父亲那样子不可能,造就百万、千万富翁还是可以的”

  杨亚洲与陈飞碰杯“冲你这句话,没忘我这个兄弟!实话跟你说,钱,我不缺,看见外边那辆法拉利没?我一起买两辆,那辆在家里都落灰了,呵呵”

  陈飞来时看到了,但没想到是杨亚洲的,他没说话,等待杨亚洲的下文,杨亚洲又说道“老爷子破产,说白了就是资金链断裂,欠银行钱换不上,可他就我这一个儿子,留下点家底,在出事几年前就开始买保险,数额很大,足够我挥霍一辈子,法院查封的时候也无权查这笔钱,等我大学毕业之后才给我”

  “钱有了,也回不去么?”陈飞在短暂的诧异过后,出言问道。

  “还回去个屁呀,实话跟你说,这些年我一直在她身边,光我知道她去医院就不下三次,你告诉我,去妇科,是因为痛经么?”一看杨亚洲的状态,就知道他还没过去。

  陈飞无言以对,深沉的点了点头。

  杨亚洲在初中时有个女朋友,甚是亲密,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她拉屎,杨亚洲都会说“妈的,要说屎味,我还是闻你的亲切”反之,杨亚洲撒尿,她会说“你看看那色,比美年达还纯正”

  两人的关系一直从初中持续到高中,亲密无间,除了上课不在一起,其他时间都在一起,但是两人一直没发生过关系,心里都想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到新婚之夜,杨亚洲曾对陈飞说“这辈子,只要她能跟我结婚,街头要饭我都愿意”

  就这样的关系,在杨亚洲他父亲破产的一个礼拜之后,她连面都没见杨亚洲,仅用短信给他发过来四个字“我怀孕了”

  “该忘了就忘了吧,人不得向前看么”陈飞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能简单的提醒一句。

  “也对,人嘛,就得向前走,不能踏步”杨亚洲拿起一串腰子“你吃呀,今晚有你受的”

  “操,你要干啥!”陈飞一激灵,紧忙向后退。

  “看你那小胆,我还能把你咋地啊!”杨亚洲鄙夷的白了陈飞一眼,看下手表“再等等吧,马上到了,你不说人得向前看嘛,我让你知道我现在活得有多潇洒”

  “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陈飞向门口看了看,没人,谨慎的问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杨亚洲话音没落,就听一阵高跟鞋的咔咔声传来,由远及近,脚步声能有两三人。

  “说曹操曹操就到,一会儿看上哪个跟我说,我给你安排”杨亚洲喝了口酒,把门打开,对外面招呼道“这儿,进来”

  就听外面回道“杨哥,你是鲍鱼龙虾吃腻了,来这种地方”从语气中听不出是恭维还是嘲笑。

  “这的腰子劲大!”杨亚洲调侃的说了一句。

  陈飞回头一看,有三人,清一色的明星脸,身上衣服标志着品味不凡。个头都在一米七以上,下身黑丝,紧身短裙,她们把鞋脱掉,坐到炕上。

  她们刚一进来,就只能用一句诗来形容“满园春色关不住”叽叽喳喳的围绕在杨亚洲身边,动作幅度之大,不经意间就会露出令人垂涎的三尺白肉。陈飞别过头,假装不看她们,因为她们太具诱惑力,仅听那发嗲的声音,陈飞就不争气的硬了。

  “得得得,别光围着我了,我告诉你们,今天他才是正主”杨亚洲指了指脸色通红的陈飞“管他叫陈哥,今天你们要是把他伺候好了,毕业以后工作问题就是小事一桩”

  更《v新最g快&!上酷匠#网

  “呀,陈哥,我敬你杯酒”有一名女孩凑近陈飞“陈哥,你是嫌弃我么?怎么不看我呢?要不我们喝杯交杯酒吧”

  “哈哈”杨亚洲一笑“他就那样,闷骚,看寡妇洗澡时比谁都欢,要是想让陈哥陪你喝酒啊,交杯肯定不够,上嘴吧,用嘴喂”

  陈飞心跳直奔一百八,鲜血都快从脑袋上喷涌而出。他听杨亚洲的话,原来这些女孩都是大学生,快不得细皮嫩肉,看上去就有活力,但他还是不适应这种情况,显得十分腼腆,对杨亚洲说道“别闹了,好好吃饭就行”

  “完了,看来她俩是搞不定,只能你上了”杨亚洲无奈的看了他身旁,环抱住他胳膊的那个女孩。

  那女孩画的烟熏妆,很浓,落落大方的一笑,松开杨亚洲,向陈飞这边过来,胳膊搂住陈飞肩膀,散乱而有形的秀发落在陈飞身前,她把嘴巴靠近陈飞耳朵,缓缓吹出一口清气,欲言又止般说道“领导,加个微信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