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陈飞曾进入办公室一次,为二人添水,他故意把动作做得很慢,只见吴波一脸严肃的坐在办工桌正前面的凳子上,秦刚则靠着椅子,左手抱住右手关节,右手夹着烟,脸色铁青。事实上,秦刚烟瘾不小,每天需要两包烟,陈飞算了一下,自吴波进去到现在只不过十分钟,烟灰缸里就有三个烟蒂。

  两人都没在意陈飞,秦刚凝重的问道“证据确凿么”

  吴波回答“我们侧面调查了一下,也找到实名举报人,就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已经构成违法犯罪,达到双规标准,根据举报人说,他所拿出的证据仅是九牛一毛,所有的赃物都藏在床下,他初步估计..”

  “按实说吧,别犹犹豫豫的,市里有能力接受任何情况”秦刚声音很不好。

  “是”吴波拿起刚给他倒完的水,浅酌一口“初步估计,不低于一个亿,这单指现金,不包括文物字画,还不包括生活作风问题”

  “这么多!”秦刚很是惊讶,直接站起来,他把烟蒂掐掉,迈步出来,来回踱步,随后指示到“此事影响甚大,处理时要注意方式方法,切莫声张。这样,先暗中调查,力求赃款赃物不被转移。娘的!党章和纪律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

  “可是,要通过常委会..”吴吧有些为难。

  “你先去办,常委会那边有我”秦刚紧接着又点了一根烟,此时陈飞已经走到门口,他不能呆太长时间,被秦刚叫住“小飞啊,你先去会议室那边招待下记者朋友,我这边有可能晚一会儿”

  如果说,女人对男人的称呼为老公、达令,能让男人感到亲密,那么秦刚的这一声“小飞”有过之而不及,陈飞从未想过有一天能让一个男人能叫的这么开心。会议室在二楼,陈飞整理完工作走下楼。

  推门进去,记者已经到了,是一男一女,男子正在调摄像,女子正在检查麦克风,麦克风上面写着惠南晚报,前来的目的应该是就全市的反腐倡廉工作进行采访,毕竟这是全国的大趋势,各省各市都要搞一些动作出来。

  陈飞走上前,先打声招呼“你们好,我是秦书记的秘书,我叫陈飞,秦书记在上面处理一些事,估计要等一会儿,麻烦你们了”

  女子总是让男人更容易接受的,她走上前,笑着伸出手“你好,我叫冉竹,这位是刘浩,今天对秦书记的采访由我们进行”

  陈飞浅尝辄止的握了握,光凭触感就知道她不是居家妇女,因为手太软了,柔弱无骨,有些凉,让人心旷神怡。记者还是走在时尚前沿的工作,因为她们属于公众人物,要以最光鲜的形象示人,陈飞很诧异的问道“你调到惠南晚报工作了?”

  “嗯?你认识我?”冉竹比陈飞还惊讶。

  “仅闻其声,未见其人”陈飞笑着说道“大家好,欢迎收听FM100.8,我是冉竹,今天的情感世界..”

  “呵呵”没等陈飞说完,冉竹就掩面笑了起来“没想到领导还有时间听广播,真是我的荣幸。今天采访的同事有些不舒服,我就被临时来抓抓壮丁了”

  陈飞点点头,对于冉竹的解释并不意外,因为昨晚还听了她半宿的广播,她声音属于很有磁性那种,比以前无所事事时听得波多野结衣、小泉彩之类的声音天籁的多。至少从声音上来看,她是全市司机的梦中情人,甚至把司机变成了老司机“上天对人真是不公平啊”陈飞感慨道。

  “为什么这么说呢?”冉竹很配合的问道。

  “以前我一直以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可目前来看,鱼与熊掌你是都得了,还算极品的那种”陈飞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回道。其实陈飞恭维的成分仅占了一层,冉竹长得确实漂亮,水汪汪的大眼睛与八十年代的王祖贤有的一拼,五官精致,身材高挑,身形婀娜,声如天籁。

  “领导真会开玩笑,我看你也不赖啊,年纪不大,身居高位,前途不可限量”冉竹见惯了场面,回答的很大方,行于流水毫不做作。

  陈飞知道,简单说两句可以,说了了传出去算调戏,毕竟现在是工作时间,陈飞说道“一会儿给我签个名再走!对了,先把采访的大纲给我看一眼”

  冉竹从包里拿出一沓白纸,交给陈飞“不如这样,咱加个微信吧?”她穿着高跟鞋,大约一米七四左右,比一米八的陈飞矮上一点,递过来的时候身体微微弯曲,仅是这细微的动作,带起一阵微风,把她身上那种香奈儿与体香混在一起的特殊气味,吹进陈飞鼻腔。

  陈飞顿时有些心猿意马,想想他都快半年没碰过女人,男人的生理渴望差点让他理智丧失,但是,他知道,有些女人能碰,有些女人只能看,像冉竹这种混迹半个政治圈的女人,不一定是谁身边的金丝雀,是他万万不能碰的。

  陈飞嘴里咬了咬舌头,看了一会儿,抬起头说道“有些绝对性的问题最好不要问,像这种:反腐倡廉工作以来,我市没出过一起重大贪污事件,是不是与惠南市侧重强硬自身有关”他不经意的回避了加微信的请求。

  冉竹也不在意,又向陈飞身边靠了靠,小声问道“是不是市里最近酝酿什么重大决策?或者,有重大案件即将发生?”

  陈飞再次惊讶了,看着冉竹,像她这种女人才应该混迹政坛,比赵婉如那个单纯的女子要理性百倍,两人有些过短的距离让陈飞呼吸有些不是,因为她每呼吸一口,其中都会掺杂冉竹身上的香味,他向后靠了靠,回道“市委的事谁也不知道,只不过马克思主义教育我们,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必然,太过可定的结论都是会被推翻了”

  4酷☆Y匠网7正版首)0发.-

  “那好吧,我知道了”冉竹点头,拿过稿子去一边试光。

  就这时,秦刚迈步走了进来,陈飞惊呼好险,如果刚才两人之间的距离被秦刚看到,后果不堪设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