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五楼,陈飞拿起抹布对自己的办工作擦了擦,简单收拾一番,然后去四楼,走进刘成民办公室,秘书之所以可以狐假虎威,其中一点原因是,他知道领导在工作期间的一切动态。一般来讲,领导的工作安排,除了极少的私人会见之外,都是由市委办公厅统一部署,然后交到秘书手中,再有秘书转交给领导批阅,领导认可这份安排,则不会出声,反之亦然。

  “秘书长,我来拿一下今天的日程安排”陈飞走到办工作前说道。

  刘成民指了指面前的座椅“坐,先坐一会儿,日程具体还没排,需要敲定一下”他这次的态度要比刚才好上不少,虽然市委秘书长挂着市委常委的名头,但是市委书记对这个位置有强大的话语权,毕竟市委秘书长就是对市委书记服务的。

  陈飞没有坐,而是拿起刘成民面前的水杯,给他倒一杯水才做到凳子上,腰板笔直,相当恭敬,等待刘成民,他又说道“小飞啊,你的位置来之不易,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盯着你,行事必须谨慎”

  听他一副谆谆教诲的语气,不知道还以为是他推荐陈飞去这个位置上的,陈飞暗中鄙夷,刚才都听说了,董文浩这几天没事就往他家跑,知道的是去送礼了,不知道还以为找他老婆。嘴上却说“领导放心,我会按规矩办事,一切不会逾越雷池半步”

  刘成民满意的点点头“这个是行程,你去给书记看一下”陈飞道谢之后,回到办公室,陈飞简单看了一眼,下午两点有个市委常委会。送给秦刚,秦刚表示没有异议。

  直到此时,陈飞才踏踏实实的坐到凳子上,看了眼时间,才知道都已经十点半,不由感慨,忙碌起来,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没等来得及放松,桌子上的电话就响起来,这部电话极少有人知道,打来的都是内部人员。

  陈飞接起电话“你好”

  “陈飞同志?我是吴波,请问秦书记在办公室么”对面先是自报家门,然后问道。秦刚的行程别人并不知道,所以只能先问陈飞。

  陈飞想了想,终于在脑海中搜出这个人的位置,他是市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官场中有一句话:纪委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他的出现,将代表一批人的陨落,陈飞想了想,日程安排中并没有会见吴波这一项,如果会见只能从缝隙中挤出时间,这个主意他不敢定,说道“吴书记,您看我一会儿给你回过去?”

  吴波想了想“也行”随即又说道“这样,你一会儿直接打给我的秘书,我先过去”说着,吴波挂断电话。

  由此可见事情很急,陈飞不敢怠慢,敲了敲门,然后进去,他敲门的频率是特有的,不是“咚咚咚”连敲三下,而是“咚-咚咚”中间带有停顿,因为一天之中他要进去倒水,通知事情,不知要走多少遍,所以必须与众不同,让秦刚一听敲门声就知道是他。进去之后,陈飞说道“刚才纪委吴书记来电话,说要见您”

  秦刚放下手中的笔,问道“今天上午有时间么?”

  陈飞犹豫两秒“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之间有个采访”

  “采访时间可以挤一挤”秦刚看了眼手表,见已经十点四十五,而纪委虽然在市委大院里,但不在一个楼,走过来需要十分钟时间,采访至少要二十分钟,也就是说会见只有十五分钟,他感觉不够,又说道“让他下午过来吧”

  更M新最@快.`上\3酷F/匠网

  “好”陈飞点头答应,推门出去,刚坐到位置上没两分钟,吴波走了进来,先对陈飞打了声招呼,然后小声问道“首长现在有时间么”

  陈飞现在有两种选择:第一,说没时间,让吴波回去,可这样彻底得罪了吴波,毕竟纪委书记的路不能白走,第二,进去通报,这样他就会在市委书记面前减分,因为做事不牢靠。短暂犹豫过后,陈飞还是选择进去通报,他是真心不想得罪官场的阎罗王,他一边走一边感到懊恼,为什么脑袋反映这么慢?当吴波说让吧电话打给秘书的那一刻,就应该想到他已经在路上。

  有句话说:一等聪明人从政,二等聪明人经商,在这件事看,目前的陈飞显然存在瑕疵,进去之后,对秦刚说到“吴书记来了”又补充道“看上去很急”

  吴波的到来显然出乎秦刚意料,停顿了一下,说道“请他进来”陈飞悄悄观察秦刚的脸色,见没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转身出去,把吴波请了进来。坐到凳子上才发现,他后背已经快湿透了,怪不得常说伴君如伴虎,果不其然,这条路上一面是天堂,一面是深渊,随便走错一步都将万劫不复。

  陈飞拿出电话,这一天他都活在电话轰炸之中,烦不胜烦,只好把电话调成静音,现在正好有机会,拿出看一眼。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恭维短信,比如“首长,我是某某主任,有时间吃个饭”之类,对于这种信息,他一概忽略,百分之八是女人发来的,比如刘丽“小飞,工作一天一定累坏了吧,姐姐晚上请你放松”对这种明里暗里的勾引短信,陈飞选择删除。

  看到最后,终于有一条短信引起陈飞注意,上面写道“小桂子,给你打一天电话你也不接啊,现在得势了,就忘记哥们了呗?真他妈一副小人嘴脸,晚上经常去的那家串店,撸一发!来不来随你”

  看到这条短信,陈飞心中巨浪滔天,对于小凳子这个称呼他再熟悉不过,小时候陈小春版《鹿鼎记》空前火爆,人人都起了一个里面的名字,他叫小桂子,而管他叫小桂子的只有一人,小玄子,杨亚洲。

  秦桧尚有三个朋友,这个杨亚洲无疑是陈飞最后的朋友,通俗点讲叫发小,那时陈飞身形瘦弱,挨欺负都是这个杨亚洲帮忙出头,后来他父亲做生意成功,家境变得优越,搬离农村,但两人联系没断,高中也都是在惠南市上学,杨亚洲经常偷他父亲钱包里的加币,然后去银行换钱,两人撸串。

  只不过三年前,他父亲破产,杨亚洲整个人就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