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陈飞在刘成民接起电话的一刹那,眼睛就看向刘成民,他见刘成民眼睛先是精光继而犹豫,最后落寞,可想而知,他在接电话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心里经历了三个阶段。刘成民放下电话,先是看了董文浩一眼,又看向陈飞说道“你跟我我来”

  陈飞点头答应,跟在刘成民身后,刘成民步伐极快,上楼时一脚迈两个台阶,这与官场中强调稳扎稳打不相符,陈飞只好快走,不能落的太远。上到五楼,他俩是从右边楼梯上来,穿过走廊,来到最左边。

  五楼房间都很大,只有不到十个房间,陈飞的步伐越迈越沉重,因为都知道以左为尊,那么继续向左边走,只有一个可能,市委书记办公室。

  果不其然“书记办公室”五个大字如太阳般绚烂,这一刻,陈飞心脏快要跳出来一般“咚咚咚”刘成民轻缓的敲了三下门,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

  进入的第一眼并不是办公室,而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间,设施很简单,有一张办工作,一把椅子,旁边还有一盆盆景,如果不出意外,这将是陈飞以后的办公室,侧面有一扇门,此刻是虚掩着的,刘成民推门走了进去。

  “是成民同志啊,我这还有点工作,先坐一下”市委书记看了一眼二人,随后把头低下,手伏在案上,不知道写些什么。

  陈飞先是打量这间办公室,设施中等偏上,但极为开朗,整个办公室就像是大厅一般,足足有七八十平,还不包括他侧面身后的一扇门,那里应该是休息室,打量房间过后,又看向市委书记秦刚这个人,秦刚这个人很低调,几乎很少出现在本市电视上,所以陈飞以前对他的轮廓不是很清晰。现在一看,年纪大约四十几岁,比刘成民还要小,国字脸,长相一般,但他的眉毛很特别,几乎呈二十度角像上生长。

  成飞闲来无事时,也看一些野史、周易之类的书,他知道这种眉毛在面相学上叫立眉,这种面相的人内心刚毅,做事公正。有了前一次的教训,陈飞并没傻乎乎的与刘成民一起坐到沙发上,而是走到刚进来的那个小房间,他来时注意到哪里有饮水机。

  在饮水机下层拿出一次性水杯,接杯热水,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放到刘成民面前“秘书长,您喝水”陈飞恭敬的说道。由于他不知道秦刚是喝茶水还是白水就没上前。

  刘成民若有深意的看了陈飞一眼,没说话,把水杯向前移了移。

  秦刚做完工作,从办工作里面走出来,说道“成民同志,给你添麻烦了”说话的同时与刘成民握了握手。

  “不麻烦,这都是分内之事,这位就是陈飞同志”刘成民在与秦刚说话时,满脸笑意,果然,每个人都不只有一番面孔。

  秦刚在与刘成民握手之后,转身看向陈飞,仅仅是这一眼,陈飞就感觉有无形的压力向他袭来,秦刚主动神手,说话很客气“陈飞同志你好,以后工作上的事还需要你多多费心啊”

  “为领导服务是应该的,定当全力以赴”陈飞微微弯腰,双手相迎。

  刘成民简单与秦刚谈了谈工作,就起身告辞,房间内仅剩两人,秦刚见陈飞坐的腰板笔直,中规中矩,屁股仅挨上沙发一点,说道“陈飞同志,不要这么拘谨,放松一点,对于官场上那套不成文的规矩,我个人比较厌烦,工作上是同事,私下里也可以是朋友”

  陈飞有些不知该怎么答话,屁股向里面坐了坐,这么简短的时间,他心里想了不下三种回答方式,最后说道“古语有云:伴君如伴虎,小陈有些诚惶诚恐”千穿万千,马屁不穿,关键时刻,只能虚伪一点。

  还好,秦刚没在意这些,有些严肃的说道“我对你没什么要求,生活中可以适当放松,工作上必须一丝不苟”

  “嗯,我会记住”陈飞郑重点头。

  ^◇最'新q章W节“/上}酷k匠y;网%\

  “以后还需长久相处,你可以叫我秦刚,或者秦刚同志都行,细节我不在意,最主要工作上必须严谨,明白么”秦刚又说。

  “明白”陈飞再次点头,可秦刚说的称呼他可不敢乱叫,直呼大名本来就是对人不敬,更何况还是顶头上司。秦刚同志他更不敢叫,那是同样官职或者比他官职还大的人才叫的,即使是刘成民,也得叫声秦书记。

  陈飞知道,在官场上秘书对上司有三种称呼,第一是首长,这种情况发生于一些非正式场合,比如部门聚餐。第二是称呼姓氏,后面加上官职,这种情况是正式场合,有外人在场,比如考察工作时。第三种情况,是最小众的,也是最能表现二者关系的,叫老板,当默认你可以叫他老板的时候,说明完全信任你了,这种也是在私下里的称呼,只有在场的人全是关系亲密的时候。

  陈飞见秦刚停顿几秒没在说话,知道时间差不多了,起来退出去,他先是下到三楼,回道一科与众人混个脸熟。

  “呀,真的是你来啊”刚一进门,赵婉如就惊呼起来,然后夸张的对其他几位同事说“你看,我就说咱们科室要来一位帅哥吧,你们还不信”

  “完了,本来就狼多肉少,这下又来一匹,咱们更没戏了”顿时有人哀怨的问道。

  也有人很诧异,心里默默说道“怎么能换人呢?我礼都送完了啊”

  陈飞就认识赵婉如,先与她打个招呼,随后与众人一一握手,一科室有四个人,算上他五个,名义上说,这些人都是为市委书记服务的,事实上,他们连见市委书记的机会都没有,与其说是一科,不如说是给陈飞配的助手。

  理论上讲,陈飞应该是科长级别,组织一科的日常工作,但他得为绕在秦刚身边,所以有一名叫胡秋雨的人,负责工作了。胡秋雨走上前“千等万等终于把您给等来了,这三匹野马我可管不了,以后还是你来吧”他虽是用埋怨的语气,但其中带有示好的意味,主动交权。

  “别,还是你来,以后怕是回来的时间少了,今天特意跟大家见一面,在说了,你们都是副科级别,哪轮到我一个小科员指手画脚”陈飞谦虚的说道。

  “嗨,给市委书记当秘书,提科长不是早晚的事!”心直口快的赵婉如又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