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等的好苦

  这时的陈飞是慌乱的,他已经到了该要孩子的时候,以前曾多次与王美玲说过,都被一一拒绝,他也尝试过一些办法,比如把避孕套用针给扎漏了,把安神补脑片当成避孕药让王美玲服用,不过都没成功。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因为他不想等孩子生下来,发现长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陈飞没有说话,他在做无声的抗争。

  “难道我们夫妻之间不能多些信任么”王美玲坐在一旁,哀怨的问道。陈飞久久不语,王美玲见状,不再多说,转身离开。实则她是聪明的女人,知道在男人不愿意与她交谈的时候,留给足够空间,冷静思考。

  有话多说,无话少叙,陈飞在冷战中又度过一天,时间来到周一,今天是他报道的日子,早早起床,对着镜子照了照,王美玲更早,等陈飞收拾完毕,她已经拿着豆浆油条走进来。

  “老公,你真帅!”王美玲换好鞋,对陈飞说道“吃点东西在走吧,东西都是新炸出来的,还脆呢”

  %#看%4正$版+章y\节=上酷匠9网7

  “不了,吃不进去”这是这两天以来陈飞第一次回答她,说完,也不等王美玲反驳,转身出门。女人说:男人的内心都是肮脏的,渴望妻妾成群左拥右抱,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实则作为男人,我也很同意这种看法,陈飞不吃出于对王美玲的厌恶这是其一,第二点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去市委对面那家早餐店,他心里渴望着再见到那位女子,那位优雅如斯,毫不做作的女子。

  又到窗边位置坐下,一边吃,一边看着窗外,他看了看手表,已经七点二十,再过十分钟就是那天女子来到的时间,他既紧张又兴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内心中又生出一种罪恶感,这算不算是精神出轨。他想:我这么做与王美玲有什么区别,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不过,他耳畔仿佛又响起了王美玲在其他男人胯下承欢的声音,这种罪恶感一扫而空,彩旗之所以称为彩旗,是因为家里有红旗,可现在家里的红旗已经五颜六色,外面的还能算彩旗么?显然算不上。

  七点四十,不能再等了,陈飞心里有些落寞,扫一遍餐馆,确实没有那女子的身影,他强打起精神走向市委大门。

  市委大门与其他大门并无两样,宽的一处是走车,窄的一处走人,只不过两边的牌子格外耀眼,鎏金大字“惠南市市委”“惠南市人大常委”陈飞渴望已久之地。

  “同志您好,请出示证件”刚走到门口,陈飞就被守门的武警官兵拦了下来。因为陈飞是生面孔。

  这一问,陈飞才感到忙中出错,市委的临时通行证其实已经给了,随借调通知一起发往镇里,可这两天让他不厌其烦,早把这事抛到脑后,他尴尬的说道“您好,我今天是第一天来上班,通行证还没办下来,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武警见陈飞说是来上班的,穿着也很得体,语气并不强硬“对不起,按照规定没有通行证是不能进去的,您看看有没有您认识的人,只要有人能证明就行”

  “这个..”陈飞有些为难“同志,我一直在镇里工作,今天真是第一天,认识的人没有,你看这样行不,让我先进去报个到?”

  武警想了好一会儿,一脸难为情的表情“同志,您就别难为我了,这个真不可以,要不你打个电话吧”

  陈飞点点头,没做过多的纠缠,毕竟来往的人太多,而这又是个人多嘴杂的地方,一传十,十传百,到最后不一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他有些犯难,这个错误实在太大了,想要解决,就只能给镇里打电话,送过来,可时间又不够,总不能第一天就迟到。

  “嘿,真的是你呀,包子吃完了么?”

  正当陈飞犯愁,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正是那女子无疑,她不同于那天穿着,今天比较随意,一身偏运动风的衣服,头上扎着马尾,很是阳光。

  “最后一个,今天早上吃的,弄的呀,现在喘气一股包子味”陈飞笑呵呵的回答,眼睛板不住偷偷看向她,如果非得用一句话来形容陈飞对她的感觉,纯洁一点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埋汰一点是:我愿为你精尽而亡。

  “呵呵,你说话真幽默,对了,你在这干什么,难道你也在这里上班么?以前没见过你呀”她又很诧异的问道。

  “实不相瞒,我今天是第一天来上班,没见过也很正常,如果不出意外,以后也见不到了”陈飞略带忧伤的说道。实则他这么做事为了博取女子同情,因为他想让女子给他作证明,放他进去。

  果不其然,女人的好奇心都是极重的,她又问道“怎么了?”

  “哎”陈飞长叹一口气“没带通行证呗,又是第一天上班,武警根本不认识我,不让我进去,你说,第一天就旷工,以后还能来么”

  “嗨,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呢”她不但长得美丽,性格也很大方,说道“没事,看我的,一会儿就跟着我走就行”

  “那就太感谢了,有时间请你吃饭”陈飞回道。

  “不用,小事一桩,”女子摆摆手“对了,怎么的咱么也是第二次见面,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陈飞,飞翔的飞,你呢?”陈飞回答完,问道。

  顿时,女子小嘴张的像鸭蛋那么大,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飞,随即大声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就是陈飞?”由此可见,她虽然长得有气质,但心里还是挺单纯的,官场中人绝对不会喜形于色,她恰好是个特例,这一瞬间,陈飞心里竟然有些心疼她,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要进这种地方?

  “对呀”陈飞点点头,有可能是女子的心性影响了他,暂时放下一切束缚,随即开玩笑道“本少侠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耳东陈,飞翔的飞,陈飞是也”

  话音刚落,就见女子一把抓起陈飞的手,惆怅说道“我等你等得好苦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