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语有云: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意思是说在小人的眼中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正人君子,他们也不相信任何人,赵玉龙蒙圈的走出胡局长办公室,顺着台阶有气无力的往下走。

  “队长,怎么样了?我工作的事问好没”看见赵玉龙,小李就赶紧凑上来问道,他内心焦急无比,所以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嗯,问好了”赵玉龙长叹一声,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继续说道“既然你一直想跟我干,我跟领导说了,以后就把你调到我身边,领导也同意了”

  “那感情好啊”小李喜上眉梢,噗呲一声乐了出来“队长,你都不知道,您就是我的偶像,自打我上班那天我就崇拜你,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都想在您的领导下工作,现在梦想成真了,是我今生最大的荣幸”

  赵玉龙看着嬉皮笑脸的小李,心里的怒火在也控制不住,人嘛,憋到一定程度就要发泄,不管是生理还是心里。赵玉龙上去一脚踹在小李腰间,小李疼的妈呀一声,瘫倒在地,怒骂道“荣幸你奶奶比,你这个灾星,操你大爷的,以后我也去看档案室,咱俩一起,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队长,你说啥,我没听清”小李躺在地上,仰望赵玉龙,哀怨的问道。

  陈飞在办公室与胡局长简单寒暄一番,起身告辞,当他走到楼下的时候,见到已经在警察局呆了十几个小时的陈思瑶,她颓废的坐在大厅木质长椅上,这一刻,陈飞感觉到一丝心痛,陈思瑶长发散到面前,蓬头垢面,完全没有二十几岁女孩应有的朝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寂。

  陈飞走到陈思瑶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陈思瑶抬头一看,见到了久违的哥哥,所有委屈抑制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倒陈飞怀里“哥,我害怕”

  陈飞咬咬牙,回道“没事,不怕,有哥哥在”说着,陈飞拍了拍陈思瑶的后背,他对这个妹妹的溺爱程度比父母更甚,原因无他,陈思瑶与他一个姓。对胡局长挥了挥手,转身与陈思瑶出门,坐到捷达车上。

  事实上,事情发展到现在,陈飞仅仅知道妹妹是因为给别人捅了两刀进来,起因经过一概不知,陈飞想出言问,可又怕勾起妹妹的伤心,只好作罢。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陈飞看了看陈思瑶,说道“把头发染回来吧,不红不黑的”

  “嗯”陈思瑶点点头,异常乖巧,如果以前陈飞这么说,她一定会回答“大叔!我们年轻人的事你就别指手画脚了呗”可见这次她被伤的不轻。

  陈飞沉吟片刻,又说道“你放心,哥哥会帮你报仇”

  “不用,冤冤相报何时了,过去就过去了”陈思瑶瞅瞅着鼻子回答。

  陈飞心里巨震,这些话,放在以前陈思瑶绝对不会说的,在她的思维方式里,你打我一拳,我要踢你一脚,你骂我一句,我必须要还回去,要不然她也不能成为小太妹。人的血脉是息息相关的,陈思瑶骨子里的一些东西,陈飞也有,他听完陈思瑶的回答,我在说话,而是在心里默默发誓“无论是谁,欠我的必须给我还回来”

  几分钟以后大家,母亲见到陈思瑶欣喜异常嘘寒问暖,父亲则是鼻子一哼“越活越退步,都进局子里去了”还想继续往下说,被母亲一眼瞪了回去。

  陈飞几次想要陈思瑶去他家待几天,散散心。都被陈思瑶拒绝了,虽然她嘴上没说,但心里都明白,陈飞那个家已经破败不堪,她去只是添乱罢了,小孩不会说,但不表示不会听,不会听也不表示不会看。对于陈飞与王美玲的婚姻,怕是全世界只有他父母以为过得甜蜜。

  陈飞陪父亲喝了几杯,晚上就在家里住下,一夜无话,第二天大早,陈飞开车回到惠南市,王美玲比前几天更甚,在家里打扮的很是妖娆,对陈飞嘘寒问暖。

  “怎么样,家里的事处理妥当了吗?用不用我帮忙?”见陈飞进来,王美玲弯腰拿起鞋架上的妥协。

  陈飞看了她一眼,见她脸上话了点淡淡的妆,以为她一会儿又要出去勾搭野男人,没好气的说道“以后我家里的事你少管,也别打听,你干你的,我活我的”

  “什么叫你家里的,难道你家不是我么”王美玲有些冲动的喊道“咱俩夫妻这么多年,你爸妈还不认可我是家里的人么,你告诉我,我还有哪里做的不好,我改”

  陈飞烦躁的摆摆手,他是真不想与王美玲吵架,甚至厌恶与她说话,他已经下定决心,在忍一段时间,只要把位置坐稳了,必须要离婚。古人总结出两条最不可饶恕的错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反而言之,女人出轨是最不可妥协的。

  走到沙发上躺下来,最近他爱上尼古丁的味道,仿佛在这种烟雾缭绕的环境中,能陷入久违的平和,他点了一只,因为以前怎么吸烟,家里并不备有烟灰缸,他吧烟灰都瘫倒垃圾桶里,王美玲站在一旁,也不阻止,待陈飞吸完,烟头没地方放时,她走过来,接过烟头说道“给我吧,我帮你扔卫生间里,别再扔垃圾桶里着了”

  陈飞没有拒绝,把烟头给她,其实每个人都知道,就连烟盒上都写着:吸烟有害健康,亲近的人总是不希望沾染这种恶习的,而王美玲没有出言提醒,从这个角度上看,他们之间剩下的只是虚与委蛇。

  扔完烟头,王美玲走过来,坐到陈飞边上,她缓缓说道“累了,就进房间睡吧”

  陈飞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说实话,当王美玲坐到他身边的那一刹那,女性独有的气味充斥他的鼻腔,这让好几个月没有过夫妻生活的陈飞有那么一丝丝激动,他想答应,想酣畅淋漓的大干一番。

  酷di匠GI网E#唯@一9正!版)c,d其~i他I都是D盗?N版B

  他咬咬牙,在度清醒,回道“不用,我已经习惯在这里”

  王美玲沉吟片刻,又说道“老公,我们要个孩子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